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生存游戏 Day.2

Day.2

第一天晚上魏无羡没睡好,待他皱眉睁开眼睛,阳光已经从正上方直射下来了。“居然已经到中午了?”他有些愣怔地从地上爬起来,环顾四周,依旧看不到任何活物。他思索一阵,决定还是冒险到海岸线边去一趟,看看能不能捡到些吃的。

这座小岛面积不大,但是对于30个人来说空间是绰绰有余,以至于他走了很久也没看到第二个人。不过他还是决定不在视野开阔的海岸边逗留。拾了一些贝壳和搁浅的小鱼后他就转身快速跑回了树林里。陆地上的动物不能生吃,但海鲜是可以的。他就着摘到的几颗莓果吃了顿不开火的早午餐,才有心思去检查终端上的数据。

如他所料想那般,终端提供的信息如昨,这意味着他今天不得不主动出击去找找看别的线索。收起终端,他几乎是无意识地将手伸进口袋摸出那块表,随意地一瞥,却愣住了。

手表的指针终于动了。

昨天晚上,那根指针停在表盘十二点钟的位置——当然,这是指正常表盘十二点钟的位置。但这块表的刻度线很奇怪,所以魏无羡不好确定它的计时方式是否和寻常手表一样。

而现在,时针移动到了它顺时针数第二根刻度线的位置,魏无羡认为那应该是人们在文明世界里通常所指的一点左右。

“既然能动,就是说没坏?”魏无羡晃了晃手表,无奈地咂咂嘴,“老兄,你可别逗我了,你这‘一点’到底是啥意思啊?我横不能到现在为止只睡了一小时吧?还是说你其实是计算天数的?可是计算天数我自己就能来啊,我又不瞎。啧啧,你就没点儿更实际的用途吗?”

他盯了手表好一阵,确定那指针确实又不动弹了,才将它收好,背起地上的背包想要继续往高处走。就在这时,一声尖锐的鸣笛声忽然在远处响起,他身形一顿,下一秒已经闪身藏进了两块岩石的缝隙中。

是人?

屏住呼吸静候了几分钟,并没有其它声音传来。他轻手轻脚地取出终端,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字后,许久没有动作。

 

所在区域:六区;附近人数:3;人物身份:17号选手魏无羡丨未知1丨未知2;魏无羡特殊物品:手表、淡水;魏无羡状态:正常丨未知1状态:死亡丨未知2状态:死亡。

 

“……”

其实他早料想到这场比赛不会是友好平静的过家家,也早已准备好面对残忍的杀戮,可他没料到这才过了一个晚上就有人沉不住气了。

还真是急不可耐啊。

他从石缝里爬出来,大步朝着声音的方向寻过去。

这片区域内目前只有三个人,其中两个已经死亡,只要他们不是死在六区和别的区域的交界处,那这附近就不会有第四个人对魏无羡产生威胁,所以他一边仔细确认着自己的位置一边四处打量。

没过多久他就找到了那两个倒霉鬼。其实这并不难,因为周围的草地和树干上尽是血迹,魏无羡隔了老远就闻到了那刺鼻的血腥味。

仔细检查了四周后,他在尸体旁蹲下来查看这两名死者的身份。

他初步判断这两人是互送人头,因为他们的终端和背包都还扔在地上,而两人手中都持有染着血的兵器,一把是匕首,另一把则是杆峨眉刺。其中一人勃颈处被切了一道口子,估计就是因此丧命。而另一人身上虽然没有大伤口,但浑身有几十处割伤,大约是在最后的缠斗中失血过多而死的。

魏无羡将这两人的面孔在记忆里过了一遍,确认自己的确不认识他们,甚至没有听说过他们的名字。随后他检查了地上两个背包内的物品,在其中一个包中找到了半截火腿放进了自己的背包里。地上那把匕首小巧又方便携带,必要时可以防身用,于是他朝着尸体拜了拜随后脱下了尸体上衣撕成布片将匕首裹了起来,连同那两人的终端一起收入了自己的包里。最后,他看了看周围的树木,带着那杆峨眉刺爬上了其中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的树冠,用布条把峨眉刺缠在了树梢上。做完这一切后他平复了一下呼吸,接着立刻向着山顶跑去。

身后并没有其他人追逐的脚步声,可他莫名感到一阵心悸,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远处监视着他一样。不管是不是自己多想,尽早离开总没坏处。

他停在附近最高的一座山丘顶部,朝身后的山谷望了望,看到郁郁葱葱的树木宛如海浪随风颤动,如果有些人气的话,那这里真的是个度假的好地方。

他将右手抚在左胸口,那阵悸动还未完全平复下来。

魏无羡不是第一次面对死人,也不是第一次从沾满鲜血的尸体身上摸东西。他身边曾有许多人认为他是个胡作非为的人,认为他胆大包天六亲不认,认为他视人命如草芥,认为他邪恶到该死。但事实上,他非常害怕看到有人死去。

他怕的东西很多很多。

 

但人们可不会因为你的恐惧就对你温言细语,所以,便让他们认为你无所畏惧吧。这样才是聪明的做法,对吗?

 

他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身边没有可以交流的人,终端的信息也没有变动,唯一能转移注意力的似乎只有那块陪伴他的表。

他例行公事般再次将手表掏了出来,惊喜地发现这老兄弟又有了生命迹象——表针移动了两格,指到了第四根刻度线。

“四?”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

在他听到鸣笛声之前,表针还停在第二根刻度线,而现在,它指到了四。

 

……死亡人数?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却被牢牢抓紧,他赶忙再次仔细去数刻度线,发现这块手表的表盘上刻度线一共有三十一条。

这让他有些丧气,感觉刚才的猜想被证伪了。

如果刻度线指示的不是时间而是死亡人数,那么在这场只有三十个人参加的比赛里,就算全员团灭没一个活着出去,那也只需要标记三十根刻度线就足够了。或者,如果表盘是以逆时针排序,而指针表示存活人数……不,那样同样不需要三十一根刻度线,总会多出一根没有意义的刻度线的。

“难道这见鬼的比赛里还有个额外参赛者?唔,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简直太坑爹了。主办方可是明确保证了这座岛上只会有三十个人,难不成他们骗人?”魏无羡把手表翻来覆去地观察,忽然在表盘底部接近表带的位置看到了一行细细的花纹。他眯起眼睛仔细查看,发现这花纹似乎是一串英文字母。

 

SAME ENDING。

 

“……same……ending?结局……一样?”

他皱起了眉。因为这显然不会是某个手表的品牌,它显然是什么人标记上去的一句话,或许是一个提示信息?“一样的结局是什么意思?刻度线吗?三十等于三十一吗?不不……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想到了很多种可能的解释,却又一一推翻。眼看着天色又转暗,他决定还是先找个好地方休息。幸好有了不幸的先驱剩下的火腿,他今晚不用费心去找吃的了。至于明天的事……等明天再说。说到底这场比赛的目的是活着度过二十天,只要能活着,其他都不重要。

评论(10)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