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莲花村儿爱情故事 11(又毒又土,慎追)

11

涣娃子回答:“俺也是这么说,不过叔父好像已经去过江叔家了,江叔说他家那边没有岁数小的娃子,比羡娃子小的就剩下澄娃子了。”湛娃子想了一下结亲当舔澄娃子臭着个脸往那一杵的画面,当机立断道:“那就俺们这边出两个吧,澄娃子太大了,不好。”

涣娃子点点头,“俺也是这么想的嘞。婴子,你同意不?”

羡娃子眨眨眼,又问了一次:“喜童是啥啊?”

湛娃子看向他,“你干姐出嫁时没有喜童吗?”

羡娃子想了想,“嘶……没记着有啥喜童啊?哦……有张照片里倒是有两个小娃给俺姐捧的白裙子来着。蓝湛,你说他们城里人怪不怪?成亲穿白衣服,恁不吉利的。”

涣娃子笑了,“婴子,人城里人结婚都穿礼服,那叫洋婚礼,哪有什么不吉利的?不过你干姐那喜童八成是一男娃一女娃。你跟湛娃子都是男娃,你俩的喜童就都用男娃,不然不合制。”

羡娃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一会儿他突然问:“那俺成亲时,江澄他们来看不?俺姐能知道不?”

涣娃子想了想,“江叔他们肯定要来的,你干姐那儿要过来……可能费点劲儿。不过俺可以帮你问问晓大夫,看能不能让宋老师从城里带个数码相机来,到时候拍了照片给你干姐寄过去。”

听他这么一说,羡娃子才终于有了自己要成亲的实感,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儿。

他长到现在,虽然跟村里村外的小姑娘玩儿得不亦乐乎,但也没有真的跟谁家的闺女好过。他偷偷瞥了一眼气定神闲的湛娃子,在心里长舒了口气。

当初是因为怕狗,莫名其妙跟湛娃子回了家。虽然湛娃子老是冷着脸,但他好看又好玩,跟湛娃子好羡娃子也没啥不乐意的。虽然仓促了点儿,不过他跟湛娃子处了几天,觉得挺舒坦的,以后就这么继续搭伙过日子,每天身边有个人给自己逗着玩儿,也挺好。

羡娃子轻而易举就想通了自己的人生大事,乐颠颠进屋换衣服去了。

涣娃子瞅着羡娃子进屋,低声问湛娃子:“婴子干农活利索不?”

湛娃子想到上午睡了个把时辰,最后被驴嚼了头发的羡娃子,昧着良心说:“挺好的。”

涣娃子点点头,“那就成。到时候你进了城里,苹果园就让羡娃子看着,俺跟叔父到城里跑生意去,家里有个人守着,也安心。”

湛娃子没说什么,面上神色却是稍微动了动。涣娃子察觉了,“湛儿,咋了?你不是还没跟婴子说你明年要到城里念书吧?”

湛娃子还是没说话。

涣娃子叹了口气,“好吧,横竖还有些时日,等你俩日子安顿好了再提吧。”

“哥,”湛娃子忽然道:“俺不想让魏婴一直跟着俺种苹果,也不想让他一直跟叔父住一个院里。俺结了亲,理应盖房自己住。可种苹果,不知道要用种多少年才能再盖上一间房。”

涣娃子静静看着弟弟,好一会儿才说:“当初叔父把苹果园承包给你,你是很高兴的。”

“那时候俺没遇见魏婴。”湛娃子说,“现在俺想让他过得更好一些。”

涣娃子沉默一阵,最终点了点头,“湛儿你放心去念书吧,只要婴子回头看看你,他一定能懂你的心的。”

湛娃子默默垂了眼眸。

这时候换了身儿衣服的羡娃子从屋里出来了,兴致勃勃去前院儿牵驴。涣娃子喊他:“婴子,干啥去?先吃了饭再走啊。”

羡娃子摆摆手,“俺还不饿呢,俺得带小苹果去村里头转转看有没有人要,没有人要它就归俺嘞。”

湛娃子皱眉,“小苹果?”

“嗯啊,小苹果啊。”羡娃子得意地拍拍驴腚,“它是跑到苹果地里被捡着的,肯定爱吃苹果,俺也喜欢苹果,它就叫小苹果吧。蓝湛蓝大哥你们先吃饭吧,给俺留点儿就成。”

说着也不等湛娃子两人的反应就自顾自推门出去了。

 

评论(9)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