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莲花村儿爱情故事12

被重感冒袭击倒了几天断了更,不好意思。

12

羡娃子在蓝家村里窜了几天,也摸出了大概的规律:村委会那帮管事的老头儿平日里都是坐在屋里喝茶看报,很少到村口溜达。而会路过村口的,一般都是普通村民。那几个老头想要把驴牵走太容易了,但是一般的村民手可就伸不了那么老长了。

羡娃子是不想把驴送走的。他看这驴很有眼缘,虽然它看起来是挺不待见他的。

于是羡娃子想出了一个自认为聪明的法子:把驴拴在村口的大榕树底下,再撂块牌子等人来认领。过一阵子后回到湛娃子家,跟湛娃子说自己在太阳底下晒了老久,也没找到驴的失主,那估计湛娃子也就挑不出什么理来了。

至于为什么连午饭都不吃就急急出来,自然是因为这大中午的那些村干部就更不大可能跑到村口来晃悠了。

 

羡娃子让驴在树底下吃草,自己就盘着腿坐在驴背上,悠哉地晃着一只脚。旁边摆着一块他从泥土路里捡来的废纸板子,拿块黑石头在上面划拉了几个字:

“失驴招领”。

远处有几个干完农活回家吃饭的村人,看到羡娃子这嘚瑟的样子,那眼神儿就跟看神经病似的。只有几个娃子看到这画面觉得新奇,远远站着三五成群小声嘀咕着。

这些娃子里有个小娃穿得特与众不同。其他娃子身上穿的,一看就是农村人家给孩子缝补了多次的旧褂子。干净是干净,整齐是整齐,但无奈土得掉渣,连颜色都褪得差不多了。只有这娃子穿着一件崭新的大嘴鸭图案黄色套头背心,那花色、那款式,一看就不是村口制衣店有卖的。

此时这个黄色套头背心娃正站在两个看上去大他一些的男娃子身边,对两个男娃说些什么。

那两个男娃从衣着看起来都是村里的孩子,其中个头高些的那个听了黄背心儿小娃子的话,脸一绷,严肃地皱了皱眉,开口说了句什么。就见黄背心娃子嘴一嘟、手一甩,自顾自地朝着羡娃子跑过来了。

羡娃子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小娃,但一直装作看风景的样子没搭理,直到这个小娃站在他身边等了好久等不到这男人的反应,忍不住开口,用稚嫩的奶音道:“叔叔,你这个马能给我骑一会儿吗?”

羡娃子眉毛一挑怒道:“胡扯!俺这是龙!”

小娃露出一副看傻子的表情。

羡娃子清了清嗓子,又道:“好吧,不是龙。不过俺这不是马,这是驴!你家的马长这么长耳朵。”

小娃儿愣了愣,白净的面皮红了一红,小嘴瘪了一会儿,又问:“那……叔叔,你这个驴可以给我骑会儿吗?”

羡娃子潇洒地摆手道:“那哪行!俺这驴认主,除了俺谁也不能骑它的腚。”

话音未落就见小苹果猛一尥蹶子,差点儿把羡娃子从驴背上掀下去。羡娃子长腿一夹稳住身子,对上小娃狐疑的目光,面不改色道:“……它就是跟俺玩儿呢,俺俩铁,就爱这么玩儿。”

这时候那两个年纪大点儿的娃子也犹犹豫豫地靠了过来。其中个子矮些的男娃指着树下立着的那块牌子问:“既然这驴是你的,你为什么还要在这儿找失主?”

羡娃子在心底默默感慨了一句:还是蓝湛他们村儿出来的娃儿有文化,年纪这么小就认字。他记得江澄十岁那年还分不大清驴和驮呢。

羡娃子眯了眯眼,回道:“嗨呀,就这么说吧,有一天你走在路上,捡到一块饼,你问周围的人,这块饼是谁掉的?没有人理你。刚好你又很想吃这块饼。那你是把它扔在地上让它烂掉,还是自己吃了它?”

刚才问话的那娃子想也不想就说:“当然是吃了他,俺娘说了不能随便浪费粮食。”

比他高些的那个男娃儿却是听出了什么,用胳膊肘捅了捅他,自己则看向羡娃子,说:“这是两码事。这山头上都是草,你把驴扔在地上,就算没人要,它也不会烂掉的。”

羡娃子打量了一下这个说话的小娃儿。这三个男娃里他看起来是年龄最大的,似乎也是最沉稳的,一张白皙的小脸说不上多么俊俏,但是十分端正讨喜。

羡娃子压低了嗓子,沉声道:“小娃儿,你知道的太多了。”

那娃子被他这近乎威胁的语调吓得后退了一步。

最小的那个黄背心娃子却没有这种察言观色的能力,他是第一次亲眼看到驴这种东西,只一心想着要骑。于是他不死心地说:“喂,我想骑这个驴,你让我骑一会儿,我可以给你钱。”

羡娃子嘴角一翘,“哎嘿!你是哪个地主家的傻儿子哟?俺才不要你这小不点儿的钱。俺就是不给你骑,你能咋滴?”

小娃看他这副无赖的嘴脸,心里更是气,小手一挥指着羡娃子怒道:“神气什么,不就是个驴吗?你想要多少钱,我买了它就是了!我爸爸有的是钱!”

“你爸?”羡娃子哼了一声,不屑道:“你爸是哪根葱!”

小娃气得要跳起来打羡娃子,那个最高的娃子赶紧去拽他,“金凌,你不要这样!”

小娃大叫:“咋了?你们农村人怎么这么小气!还骂我爸!我不管,我今天就是要骑这驴了!就说多少钱?我买还不行吗?!”

说实话,羡娃子长到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见到这种败家不要命的小娃儿。他心想着,俺一向是不为难娃子的,但娃子非要为难俺,那也就不赖俺了。于是他竖起五根手指,随口道:“俺这驴盘正条顺,起码这个价。”

小娃儿想也不想就接道:“不就是五千块钱吗?你等着我去跟我爸爸打电话。”

其实羡娃子是想说五百来着,听小娃这么一说,他几乎要崩不住脸上的假正经扑哧一声乐出来了。

最高的男娃赶紧拦住黄背心小娃,急急对羡娃子摆手道:“哥哥你别听他的,俺们不要驴俺们不要驴。金凌,走,俺们回家。

 

他们这厢拉扯着,远处几个大人也循声望了过来。其中有一个熟悉的面孔,正是村诊所的大夫晓星尘。

晓星尘看到这边的羡娃子和几个孩子,立刻走了过来,“小魏,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

“晓大夫你好哇,你今天没去……”羡娃子的话还没说完,就见那两个村里娃子中矮一些的那个向晓星尘扑过去,“大夫大夫,这个人是骗子,他想骗我们钱!”

“啊?”晓星尘一愣,“骗钱?可……你们不是一家人吗?”

羡娃子惊:“啥?!”

晓星尘眨眨眼,“唔……莫非你们还没见过?思追,景仪,小凌,这个就是小蓝的对象,你江叔叔家的羡娃子。小魏,这两个孩子是蓝书记远亲家的孩子,今天上午蓝书记刚带他们俩到我诊所吃过糖丸。你们这是走岔了还没见过面?”

年纪最大的那个叫思追的男娃愣愣看着羡娃子,一副迷茫的神情。

小一些的那个男娃则是瞪大了眼睛指着羡娃子不可置信道:“这、这人就是蓝湛哥哥的媳妇?不能吧!这也太没……”话到嘴边忽然想起家里老人训斥过不许对比自己大的人的事情指手画脚,硬生生把“没溜儿”三个字儿吞回了肚子里。

最小的那个城里娃子金凌气鼓鼓地抱着胳膊斜眼睨蓝思追,“你不是说你哥要娶的是天仙吗?你家天仙这个德性。”

“怎么说话呢?”蓝景仪看自家亲戚被人鄙视,反驳道:“开头还不是你这个千金小姐撒泼闹的?”

眼见着几个孩子又要撕吧起来,晓星尘赶忙往村里的方向一指,“哎呀,看,蓝书记来了!”

他这倒不是懵人,蓝启仁还真的被几个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村里娃子通风报信匆匆赶来了。他立着眉毛瞪了一眼一脸无辜的羡娃子,一手拎起思追娃子,一手揪住景仪娃子,又瞥了一眼金凌,厉声道:“回家!”

“哎,老爷子,俺这驴还没找着失主咧。”羡娃子连忙插空说。

“驴个蛋!”蓝启仁骂道:“还嫌不够丢人!回家!”

羡娃子偷偷抿嘴。虽然跟设想的不太一样,但他还是成功保住了自己的小苹果儿。

评论(1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