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莲花村儿爱情故事18

最近忙着论文和找工作,没太有时间写东西,所以拖了很久。不好意思。

18

其后的几天出奇地平静。羡娃子最终被下定决心的涣娃子拉进屋里好好教育了一番为人媳妇的规矩,之后就迫不得已跟着涣娃子学煮饭了。

一开始羡娃子老大不乐意,他觉着他就算是要嫁给湛娃子,那也是个顶天立地的大老爷们儿,难道还真跟大闺女似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天天跟屋里头给自己男人烧菜吃?不过跟涣娃子学了几天之后他就完全抛掉了这种别扭。

羡娃子天生爱琢磨些动手的玩意儿,烧菜也算一种。涣娃子看着认真握着个胡萝卜雕花的羡娃子,觉得既无语又欣慰。憋了半晌,他还是开口道:“婴子,这个……菜不用整这么……俊,关键还是中吃,啊?你知道吧?”

羡娃子点点头,其实压根儿没听进去。他已经把胡萝卜削成了一个完美的驴屁股形状,正苦思着怎样才能让它多长四条长腿出来。

这时候从苹果园回来的湛娃子状似不经意地飘进了灶房。

涣娃子一看弟弟那神色就知他有心事,转过头想跟羡娃子招呼一声,发现羡娃子根本就没注意到湛娃子进来,于是干脆揽着湛娃子的肩膀带他往前院走。

 

“哥,下学期俺打算跟着中学上课,晓大夫说他们有多余的课本。”湛娃子话虽这么说,眉毛却微不可查地蹙着。

涣娃子看了他一阵儿,问:“你打算提前进城?”

湛娃子扭头瞥了一眼灶房的方向,又转过脸,沉声道:“这事儿先别让魏婴知道。”

“……婴子也不是没远见的人。”涣娃子本意是想劝慰湛娃子,但说实话他也拿不准羡娃子到底有没有这个耐心,只得换了话题,“俺们是不是得给交学费啊?”

湛娃子摇头,“晓大夫说,俺可以当‘助教’,坐在教室后头听课,有空给低年级的娃子们改作业,不用交学费。”

涣娃子心里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也不推脱,道:“那你回头给老师们带些苹果过去,好好谢谢人家。哪天开学啊?”

“大后天。”

“今年这么早?”

“嗯,晓大夫说要想进城上大学,这半年得加紧学了。”

“成,明天俺去给你准备上课用的笔和本子啥的。”

两人言毕,一前一后回到灶房。

 

一进屋,涣娃子就看到灶台上杵着一头胡萝卜雕的驴子,驴肚子下头插着四根筷子,比例极不协调,看着很是滑稽。

他在心里挣扎了半天,最终说服自己:虽然羡娃子到现在也没把中午要吃的胡萝卜丝切出来,但好歹他也没有为了让驴腿驴身子合衬而把筷子撅成两截儿啊?虽然他不贤惠,但是他不败家啊?平心静气,平心静气。

“蓝湛,你回来啦?”杰作完工的羡娃子终于抽出空来瞅了湛娃子一眼,“你看我刚雕的小苹果,像吗?腿是长了点儿,但是你仔细看,脸和屁股特别像。”

湛娃子盯着小胡萝卜看了一会儿,违心道:“像。”

羡娃子满意了,在褂子上蹭了蹭手,蹦到湛娃子身边揽住他的脖颈,嘻嘻笑道:“二哥哥,你说你这一天天日头下晒着,咋就晒不黑呢?你是不是嫦娥投的胎啊?”

平日里羡娃子这么调戏湛娃子,后者肯定闹个大红脸,百试不爽。但是今天湛娃子有心事,不太好坦然面对羡娃子的脸,于是将目光瞥向别处,道:“别闹,大哥在。”

涣娃子立刻抬脚出了屋。

湛娃子:“……”

羡娃子眯了眯眼,“得了,这下你叫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了。小娘子,你就从了俺吧!”

“……魏婴!”

两人在屋里头闹腾一阵儿,终于在忍不住拐回来的涣娃子责备的眼神中开始正式准备午饭。

 

湛娃子端坐在板凳上有如神助地飞速削地豆皮儿,羡娃子往炉里填柴火烧水。填着填着他突然想起来前两天在蓝家村儿中学里看到琴的事儿,就给湛娃子说了。湛娃子手上动作停了一下,过了会儿又没事人一样继续削。

羡娃子瞅他一副没兴致的样子,问:“咋了,你不想弹琴啊?你之前不是跟俺说你挺喜欢这些东西的吗?”

湛娃子摇头,“不是。就是……下学期要好好看书,可能没时间。”

羡娃子点点头,“哦,这样啊。开了学你是要天天去学校看书吗?很难吗?俺能去吗?”

湛娃子一一回到:“是。有点难。你……你想念书吗?”

“俺以前没想过啊,俺身边的人都没你们村儿这么有文化。”羡娃子把终于切好的胡萝卜丝丢进锅里,“只是俺跟你好了,那句话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俺嫁了你这么个秀才,还不得赶紧想法儿提高文化素质啊?”

湛娃子微微笑了,“你不必勉强去做你不想做的事。你就这样,很好。”

“是吗?这可真是怪了。”羡娃子撇嘴,“俺长这么大到处都有人嫌弃俺这嫌弃俺那,也就你觉得俺就这样挺好。不过你猜咋着,俺也是这么觉着的!”

湛娃子看着羡娃子那故意嘚瑟小模样,最终也没把自己过半年要进城念书的事儿说出来。

在外头劈好柴的涣娃子进来添火,正听到他们俩人这几句。他不由一惊:湛儿不是想带着婴子一起去念书吧?

他瞅着一脸荡漾的羡娃子,又看看虽然在外人看来没有表情但在他看来一脸痴迷地盯着羡娃子的湛娃子,内心难以克制地浮出一幅画面:教室里,老师还在写着板书,羡娃子在下头专心致志……拿试卷折飞机。而正襟危坐的湛娃子目光直视黑板余光凝望羡娃子,不但不想阻止对方还隐约佩服着对方的“心灵手巧秀外慧中”……

涣娃子猛一激灵。

纵然好脾气如他,也绝不能眼睁睁看着弟弟被羡娃子拐带得偷鸡摸鱼无心上课。

“婴子,下学期赶上入秋,咱家的苹果该收了,地里不能没人看着。”涣娃子赶忙道,“湛儿白天上课,没时间去地里瞅着。”

言下之意连羡娃子也听得出来。

“瞧好吧蓝大哥,俺肯定给看住了。”羡娃子没多想就答道,“反正蓝湛上课俺在家也无聊,俺带着小苹果和溜溜球儿一起看园子去。”

溜溜球儿就是被羡娃子送到诊所去的那只兔子,名字是金凌起的。羡娃子想着兔子原本也是小娃抱回来的,也就很大度地没跟小娃争这个起名权。

涣娃子听到羡娃子这么说,一颗心也就放下了,也不想去评论羡娃子牵着驴和兔子一起去干活的没溜儿样子了。

而一旁的湛娃子目光在哥哥和媳妇之间游走一会儿,最后低下头抿紧了嘴唇。

 

另一边,随着暑假渐渐接近尾声,还有一个人的心事也原来越重。

思追娃子看着不知是今天第几次莫名其妙发脾气的金凌,耐着性子道:“阿凌,你五分钟前还说你想吃这种冰棍儿呢。”

金凌瞪他一眼,低头看看被自己摔在地上的冰棍儿,有点后悔,又有点儿生气,“你是不是嫌我浪费钱?哼,不就是个冰棍儿吗,我又不用你请客!”

“就是,你家多有钱,你爹大老板!那你跟俺们这些穷娃子混什么?谁乐意受你的气呀!”忍了半天的景仪娃子终于忍不住呛火,“金凌,暑假就剩几天了,你快回你的大城市了,俺们很快就不在你眼前晃悠了,互相留个好印象不成?你非要给俺们找不痛快是吧?”

听他这么一说,本来还有些愧疚自己浪费思追娃子给自己买的冰棍的金凌立刻红了眼,对景仪娃子大吼:“对!俺……我就是给你们找不痛快!怎么了?反正你们一开始就不待见我!你们巴不得我赶紧滚回城里去消失掉是吧!”

“没有啊!”思追娃子赶紧道,“俺们喜欢跟你一块玩儿,不然也不邀请你来山里呀。不就是根冰棍儿吗,俺再给你买一根就是了,你别跟景仪吵架。”

金凌嘟着嘴红着眼盯了他半天,却问:“你们寒假还回来城里上补习班吗?”

思追娃子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却老实回答:“寒假里不去,要过年,家里忙得很。”

“那明年暑假呢?”

“唔……这个就不知道了,还有那么久呢,说不准啊。”

金凌更委屈了,“就是说我们以后一整年内都不一定还能一起玩儿了是吧。”

思追娃子愣了愣,这才意识到,“啊……可、可能,是这样……”

这一刻不知为什么他突然觉得有些愧疚,仿佛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金凌的事一样。偏生金凌还一副受了天大的委屈的表情瞪着他。

思追娃子摸摸头,搜肠刮肚地想说什么安慰的话,却想不出来。对于匆忙行路的大人而言,一年不过一度四季一转眼。但对于一草一木皆世界的孩子们来说,一年就像是一个被噩梦折磨的深夜那样长。

金凌等了半天没等到想要的答案,终于垂下头,道:“行了,我知道了。我爸爸后天上午来接我回城里。你……这些天,谢谢你们,带我一起玩儿。”说完转身回了房间。

他用了“带”字,说明他自己也或多或少地意识到了,在这样一段友情里,他自己是被迁就被照顾的那一个。

 

待他走了,景仪娃子走到思追娃子身边小声道:“他说这些话是……他不会是因为舍不得跟俺们分开才生气的吧?”

思追娃子点头道:“应该是。”

“哈?俺还当他不待见俺们呢。舍不得俺们不赶紧跟俺们亲热一下,还乱发脾气,真是个怪人。”

思追娃子叹了口气,“俺应该早点想到的。俺净想着下学期的免费新书了。阿凌他好像说过在城里他也没什么朋友,俺想,他大概是……觉得寂寞了吧。”

景仪娃子沉默一阵,撇撇嘴,“寂寞了就拿俺们撒气,他是哪来的大小姐吗?直接说想俺们,俺们时不时给他寄一些好吃的去城里,然后等放假再一起玩儿,不就好了嘛。”

“他要是能这样迂回地思考,他还会没朋友到寂寞的地步吗?”

“……”

“俺们……还是去看看他吧。”

“……好吧。”

评论(16)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