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文章完整版加群自取659037329

魔道祖兔07兔子们陆陆续续登场啦~

惨遭调戏的忘机兔还要再纠结一阵子~兔子们还小,羡羡暂时没有被天天的危险。不过…出来混是要还的哦羡羡兔。
07 

       忘机兔嗖地一下飞了起来,甚至脑袋当一声地磕在了洞壁上。羡羡兔被它的反应吓了一大跳,也跟着窜起来跳到洞里面缩成一团,远远地瞪着忘机兔,像怕它突然扑过来咬死自己。 

       忘机兔一只爪子捂住自己的尾巴,一向雪白雪白的脸上浮起了一层绯红,但不是羞的,是气的:“魏无羡—!!你,你是个什么兔?!!” 

      “什么兔?公兔呗……”羡羡兔摸摸鼻子,心虚地顶着嘴。兔子的尾巴不可以随便咬,这个师姐是说过的。它都不明白自己怎么就咬上去了,本来只是觉得那团毛毛白得很诱人,而且还秃了一撮,它就想靠近一点感受一下那种柔软的触感,不知道怎么就一口吞进去了。 

       现在应该对忘机兔负责吗?但是师姐只和它说不能随便吃母兔子的尾巴吃了就要给人家挖洞和人家一起住,忘机兔不是母的,羡羡应该给它挖洞吗?

       这边羡羡还在迷茫地划地,忘机兔已经气冲冲地甩下一个决绝的背影蹦着跑掉了,连优雅都顾不上了。羡羡望着忘机兔越来越远的白屁股一阵心慌。它常常闹得别人和它翻脸,但大多也都像江澄澄那样过一天就又臭味相投抱到一起玩耍。可忘机兔和其它小兔子不同,它不仅不是羡羡的小伙伴,现在还成了羡羡的救命恩人,结果又被羡羡气跑了。

       羡羡孤单地窝在它的小草垫上,决定就算今晚蓝忘机不回来,它也要自己留在这里,只当是自我反省了,但愿蓝忘机知道它的乖顺后能消气。

       然而遗憾的是,之后几天忘机兔那白晃晃的身影再也没有出现在洞口,一直到羡羡兔被关禁闭的日子到头。被放出来后羡羡兔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去找怀桑兔打听风声。

        “忘机兔这几天在干什么?我不知道啊,它们姑苏蓝兔平常做的事情我们想都想不到的。啊?没…我没有瞒你呀,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它在哪呀。” 

       羡羡兔回到小兔子群里接受了小伙伴们的盘问和安慰之后,才从吱吱唧唧的小兔子们口中得知忘机兔和曦臣兔已经好几天没有和大家一起听课了。 

       云深不知处来了一群大兔子,忘机兔和曦臣兔都被派去采集要吃的和要用的草药,暂停了课业。大家都觉得那是因为它们俩本来也全都懂不需要再听讲了。但羡羡兔却被勒令老老实实坐在草地上听讲不准逃课,蓝启仁兔每讲几句都要扭头看一眼羡羡兔还在不在座位上。羡羡兔烦闷地用爪子撑着下巴,心想不知道忘机兔在哪一个山谷里,等下了课去找,要是找到了…要是找到了…反正先跟它道歉,再给它挖个洞。毕竟虽然不可能一起住,但是挖个洞给它它总不会再生气吧,没有兔子会嫌自己的洞太多的。

       但是没有兔知道忘机兔具体是在何处。眼看着夜色将至,羡羡兔失望地奔跑在云深不知处的山坡上,直到阳光渐渐莫入山的那一边,还是没看到忘机兔的影子。

       这里是姑苏蓝兔练习刨土的山丘,土质很硬,所以基本上只是用来训练不用来居住,到了晚上就很少有兔来了。山丘上长了一些耐寒的灌木,和地上的砂石相间,坑坑洼洼。羡羡兔轻盈地蹬地起身在草丛间穿梭,突然脚下一绊整只兔向前翻了过去。

      “什么幺蛾子,报上名来!”羡羡稳住身子回头大喝一声。

      在一个兔子们练爪刨出的小窟窿里缓缓地钻出一个兔头。 

      这只兔子比羡羡小,看起来刚断奶不久,浑身的毛金灿灿的,额头中间有一小股白毛,看起来就像点了个白点。它用只有羡羡一半大小的小爪子揉着被羡羡踢到的头,眼里含着泪怒视着羡羡。

      羡羡一惊,这只小兔子它是见过的,这不就是师姐被那个烦人的金子轩兔咬尾巴带走之后不久生的那个小兔崽子金凌吗?!这货怎么会出现在这?

      羡羡兔其实是一只不幸的兔子,从小就没了爹妈,刚断了奶就自己在山沟沟里摸烂果子吃,因为想吃新鲜的草抢不过别的大兔子。而且一只形单影只的小兔不敢去太远的地方找东西吃,不然很容易就被狼吃掉了。羡羡捡到什么就吃什么地活了一段日子,遇到了前来寻找故兔遗崽的江枫眠兔。枫眠兔给了羡羡一颗完整的樱桃,就把羡羡抱走了。后来江夫妇不幸在外出时遇难,羡羡兔就和江家的江澄澄兔和江厌离兔一起过活。羡羡兔没有别的亲兔,因此对这两只兔就特别放在心上。师姐厌离兔喜欢上一只特别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的黄毛兔子,羡羡很生气,它不喜欢那只兔子。有一天师姐开心地告诉羡羡黄毛兔子给它挖了一个洞要带它一起生活,羡羡就傻掉了。

      “我们家里也有洞啊?它的洞有什么可去的!” 师姐说,金子轩兔咬了它的尾巴,还给了它好多好多鲜草,它要和金子轩兔搬到一个更大的洞里养小兔子了。 

     “两只兔子在一个洞里就能生小兔子?这倒是新奇!我和江澄澄天天在一个洞里睡,我们也该有小兔子了吧?” 

     厌离兔想了想,觉得也是时候给羡羡传授一点兔族繁衍的常识,于是它盈盈一笑:“不是哦,要咬了尾巴抱在一起蹭蹭,才有小兔子。” 

      江厌离觉得自己说得非常清楚,但羡羡并没有听懂。

      反正在师姐和金毛兔抱在一起蹭蹭几个月后,小兔崽子金凌就从天而降了。 羡羡没怎么照顾过金凌兔,而且金凌兔总是一副生气的样子和江澄澄兔很像,羡羡兔有点嫌弃它们。不过羡羡兔不能把金凌兔丢在坑里不管。

      “小子,你怎么在这里的,我师姐来了吗?它在哪?你怎么掉进这个坑里的?” 

     金凌兔:“………” 

     金凌兔还不会说话。

     羡羡兔无奈地叼起金凌兔,决定先把它给江澄澄送去。

评论(22)

热度(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