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魔道祖兔10 忘机兔到底怎么了呢?

再次感谢点了关注和喜欢的妹子,你们的肯定是我的动力!只要没有别的事保证日更!有时间就双更~兔兔章节终于到两位数啦~

10

       羡羡兔从来没看到过忘机兔跑得这么快!简直像一只白色的羽毛箭蹭地一声就飞出去不见了!

       忘机兔是一只很稳重的小兔子,很少奔跑。就算是上次雨中送羡羡兔求医,也因为叼了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兔子没有跑很快。

       所以它这一下实在把羡羡兔吓得愣了,等忘机兔跑出老远,羡羡兔才悻悻放下保持着拥抱动作的爪子,两只黑耳朵也失望地垂了下来。

       羡羡兔不明白忘机兔为什么突然又跑了,但意识到自己似乎是又搞砸了。为什么每次想和忘机兔变得亲密一点都会失败呢?而且看忘机兔的反应这么大,估计一切又退回了原点。羡羡兔难得的感到很挫败。它有点伤心地把头搁在前爪上随便趴下来,鼻子一抽一抽。

       思追兔挨了金凌兔三拳并收获了金凌兔沉默的怒视,不敢再靠近,本想和忘机兔说说话缓解一下气氛,一转头看到羡羡一只兔孤单地趴着,不知道该不该开口问,一时间洞里寂静无声。

       忘机兔也很尴尬。感到羡羡兔温温热热的小肚子贴上自己后背的时候,它心底浮起的并不是反感。相反,它听到自己胸腔里那颗小小的兔心脏砰砰砰砰大叫着,像要从口中蹦出来。更可怕的是,和羡羡兔零距离肉贴着肉,它不但没想吐,居然还觉得嘴巴控制不住地往上咧,仿佛是想笑!这实在惊悚!忘机兔顿时一脚蹬开羡羡兔。虽然没有使多大力,但羡羡兔明显受了惊吓,两只水汪汪的大黑眼睛里净是不解,甚至带着一丝委屈。被羡羡兔这么一看,忘机兔觉得浑身的毛都要点着了,整个身子腾腾冒着热气。它被自己没经历过的这种情感弄得惊慌失措,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腿,就那么飞快地跑出了洞。

       山里的夜风簌簌划过它柔软的毛发,那种灼热感被清凉取代,但背上羡羡兔那绵绵的小肚子的触感却没法消失。忘机兔一路狂奔到自己的山洞,爪子划拉开堵在门口的一株矢车菊,急急忙忙躲进了洞里。

       曦臣兔的洞就在忘机兔隔壁。今晚敛芳兔不知为何惹怒了赤锋兔,直接被赤锋兔叼走了。曦臣兔没来得及拦住,不过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曦臣兔见怪不怪,自己回了自己的寝洞等弟弟回来。

       曦臣兔本来卧着休憩,闻听外面有动静就爬出自己的窝,没打招呼就钻进了忘机兔的洞里,借着没有堵上的洞口照进的月光,只见一个白团子背光缩在山洞深处,耳朵还一抖一抖。

     “……忘机?怎么才回来?思追呢?你怎么了?”曦臣兔走近忘机兔,惊讶到:“忘机?!出什么事了,你耳朵怎么这么红!”说着它把弟弟拨过来面对自己。

       忘机兔有些不自在:“兄长。忘机今晚想先休息了,兔谈会的事……”“我没说兔谈会的事。……魏同学那里,发生什么了吗?”一听到羡羡兔,忘机兔立刻装作双耳失聪,眼神转向别处,沉默不语。

       看它拒绝回应,曦臣兔伸爪想抬忘机兔的尾巴,惊得忘机兔后腿一抖躲开了:“兄长!”

     “忘机……”曦臣兔严肃地看着它,“你是不是……快到发情期了?”

       闻言,忘机兔微不可察地打了个激灵。

       姑苏蓝兔一族算是兔子里的翩翩君兔,端方自矜是每一只姑苏蓝兔的行事准则。然而这种家训带来的麻烦就是,很少有长兔会帮助姑苏小兔们明白它们从小兔成长为大兔子的内涵。忘机兔作为年青一代姑苏蓝兔的杰出范例,自然对兔子繁衍的那点事一无所知。它只知道自己迟早会长大到经历“发情期”,但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它不清楚。并且它认为这个东西是不可描述的,对此并无好感。听到哥哥这么问自己,忘机兔心里觉得很不安稳,很不舒服。

      “忘机,”曦臣兔蹲下来,轻轻抚摸弟弟紧绷的背部,“这不是该感到害怕的事。你告诉我,你最近有没有感觉食欲不振、容易生气?有没有特别想跳?夜里有没有觉得暴躁想咬东西?”

       “没有。”忘机兔老实回答到。它没有说谎。虽然它和羡羡兔的相处总是以尴尬收场,它自己也会莫名奇妙面红耳热,但也就是在羡羡兔那里会这样。在别处,忘机兔还是严肃雅正的忘机兔,不窜不跳不乱跑。虽然最近它的确是对食物兴趣大减,但那也是因为它进餐时总想起自己那个从小就佩戴最近却被羡羡兔吃了的草叶子环,心里郁闷才失了食欲。

       曦臣兔担忧地看着它。作为忘机兔的同胞哥哥,它算是唯一比较了解面无表情的忘机兔的兔子了,但那也仅限于觉察它的情绪和一些基本的意思。忘机兔现在明显很不安,但是具体为了何事,曦臣兔还没有本事一眼就看懂。反正八成和魏无羡兔有关就是了。弟弟好几次都是从魏无羡兔那回来后显得这样焦灼的。

       再过几天的兔谈会上,忘机兔要代表姑苏蓝兔年少一辈出席赏草大会和掘洞比赛,心思一直在别处可不好。曦臣兔觉得自己或许应该找羡羡兔谈谈。

       曦臣兔刚转身想走,就听见忘机兔在背后闷闷地叫他:“兄长。”

     “忘机,何事?”

       忘机兔犹豫着,它在思考自己是不是有些反应过度误会了羡羡兔:“我…我们,被别的兔子爬在背上,是应该感到羞耻的事情吗?”

     “…………?!”

       曦臣兔确定要去找羡羡兔谈谈了。


评论(29)

热度(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