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文章完整版加群自取659037329

魔道祖兔11 兔兔们都表示心很累

不是刀,是爱的迷思

11

       之后的几天忘机兔躲在自己窝里静静地思考着什么,那只吵吵闹闹的羡羡兔倒是一直没出现过。曦臣兔想了想,还是自己主动去找一趟。

       这几天云深不知处兔声鼎沸热闹非凡。兔谈会前几天小兔子们就放了假,兴冲冲地跟在到访的自家长兔屁股后面叽叽喳喳说着自己上学的见闻。

       穿梭在云深山各处大大小小的兔子里,还是以头戴草环的姑苏蓝兔家白兔最多,其次就是黄绒绒的兰陵金兔和黑白色的云梦江兔。这些天适逢清河聂家桂花饼节,因此那群强健的灰兔子只派了少部分精壮代表来赴会。其余小一些的兔族也都有不少兔来参加,但是大家都觉得,要说这次兔谈会后的各项赛事谁能夺冠,还得是姑苏蓝兔和云梦江兔。姑苏蓝兔的名望不是空谈,年少一辈中兔才济济,尤以蓝曦臣和蓝忘机一对璧兔最为出众。而云梦江兔双杰之一的江澄兔作为已经内定的下一任家主也被寄予厚望。

       厌离兔这次抛下夫兔来云深不知处,就是为了给弟弟做好后勤保障,让弟弟能精力充沛地参加比赛,给云梦江兔一族争光。而羡羡兔作为云梦另一“杰”,毕竟不似江澄澄兔那样身居殊位,肩上的压力不怎么大,更多是怀了凑热闹的心思。何况见识了蓝忘机的爪力之后,羡羡早已知道了掘洞比赛的结果,它都懒得比了。

       只是这热闹还是要好好凑的,毕竟好玩的事情羡羡是来者不拒。上次被蓝忘机蹬了一脚的惨痛记忆被暂时抛在了脑后,羡羡跟着江澄澄划水跟着怀桑兔挖草药并背地里嘲讽了一下金兔子们编的娘气的草结,正一头埋在泥浆里摸小鱼丁呢,就感到后颈毛一揪被提了出去。

     “干嘛呀江澄澄。”羡羡肆意甩了甩满头的泥水,故意溅江澄兔一身。至于它自己,反正一身黑站在小溪里冲冲和新的一样!

       结果一回头,就见一身泥点子的曦臣兔站在它身后,江澄澄兔躲在曦臣兔后面干干净净地疵着牙挑衅。

       曦臣兔:“…………”

     “呃,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忘机它哥,你来找我啊?”羡羡兔向曦臣兔伸出爪子。曦臣兔无语地瞧了瞧羡羡的一爪泥浆,出于礼貌还是握住晃了两下意思意思。“魏同学,你似乎不是很繁忙,我可以和你聊聊吗?关于你……关于忘机。”

       冲洗干净后的羡羡兔正正经经坐在自己山洞的一角半晌都等不见曦臣兔有动静,便歪着脑袋盯着它看。

     “咳……”曦臣兔想了想还是主动开口:“魏同学,我就直说了。关于忘机……你是怎么想的?”

     “想什么?”羡羡兔是真的没听懂。

       曦臣兔似乎有点艰难地说:“你们的事……忘机它……这几天都草水不思,也不肯出来和大家一起训练。它说他要理清一些事情。所以我想知道,魏同学你这边是怎么个态度呢?”

     “蓝忘机一直在洞里吗?”这倒是让羡羡很惊讶,“我以为它在你们后山里挖洞呢,它不是没事就在那挖洞吗。”

     “不,它连洞都不出了。我听说之前它似乎冲撞了魏同学,我替它道个歉,只是不知你们究竟为何打闹?你为何……为何……”曦臣兔怎么也说不出“爬跨”,便把事情往前推了推:“为何咬它尾巴?”

     “我没有和它打闹呀,我也不是故意咬它尾巴的。我之前惹它生气了,我试过和它和好,但是失败了。江澄澄说过几天就是兔谈会了,我不该再和蓝忘机闹矛盾。所以我先不去找它了。”羡羡兔坐直身子乖乖地垂着头,“我不想惹它不高兴,可是我好像怎样都会惹它不高兴。所以我想通了,我就不去给它添麻烦啦。请你帮我和它道个歉吧,我魏无羡不懂事,还望蓝忘机同学不要介怀,我再不去闹他啦。”

 

     “忘机出来一下魏同学要我带话给你。”放下一颗心的曦臣兔回到忘机兔的山洞口喊道。这几日能不出洞绝不出洞的忘机兔闻言终于有了动作。只见它先是耳朵一竖,马上反应过来这样看起来太激动了,于是偷偷又把耳朵摆回原本的位置。然后慢慢抬起身子,仿佛不情不愿地挪了出来。谁知,曦臣兔把羡羡兔的话给忘机兔一说,忘机兔怔了怔,然后屁股一扭,又钻回洞里趴着去了。

       曦臣兔大为不解。毕竟它是能够从弟弟那仿佛花岗岩的脸上看出如遭雷劈的神情的。曦臣兔原本以为听到羡羡兔不再来骚扰自己的忘机应该是感到高兴至少是松了口气,现在这是生的什么气?!弟弟大了真是一天比一天难猜了!

       这不怪曦臣兔猜不对,连忘机兔自己都搞不清自己现在应该是什么心情。

       这几天它除了在心里复习各种草药的形状滋味,想得最多的就是羡羡兔。它发现当回想起羡羡兔那些胡作非为时,它心里并不觉得讨厌羡羡兔。相反,它甚至希望羡羡兔出现在自己的山洞口大吼“蓝忘机你老不出来我就来看你了你快看我呀!”甚至扔一个草蜢到自己面前再看着自己的反应哈哈大笑。可是羡羡兔并没有出现。

       它说它不会来了。


评论(37)

热度(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