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文章完整版加群自取659037329

魔道祖兔12 成功去了黑头所以开心地来二更

不虐是我的服务宗旨!二哥哥终于主动出击啦~

男人(兔)就是在共同战斗中最容易建立友♂情啊。


12

       羡羡以为自己跟忘机兔的交集就此为止了,毕竟今天刚从金光瑶兔那里得知兔谈大会附带的比赛结束后小兔子们这一次的求学就要告一段乱、各回各家了。到时候忘机兔会不会来送自己呢?唉,不送也罢了。

       开着小差的羡羡兔捏着随手抽的签子,竹签上用墨石描了一朵梅花。“江澄澄!你在哪组啊?”羡羡兔扭头找江澄兔,结果一转身,就看到忘机兔站在它身后,爪中竹签上一朵一样的黑梅花。

       真是兔生何处不相逢!

       羡羡兔像看到了亲兔一样脚一蹬就落到忘机兔身边和它贴在一起:“蓝忘机!我们分在一组啦!我说什么来着?我们有缘!由不得你不信。”

       忘机兔轻声嗯了一声,心里直打鼓。它心神不宁地在洞里饿了几天,整只兔有点消瘦,脑袋却是清明起来了。它发觉自己这样一直闭洞不出太不妥当。虽然羡羡兔每次都闹得自己心慌意乱,但(据说)它的本意是想和自己亲近,自己总是掉头就走,实在有失风度。羡羡兔总是主动来和自己说话,自己作为云深不知处的老住户也该有点主兔的样子主动去回应一下。虽然它自己心底里知道把自己对羡羡兔的挂念归结于礼节并不能说的过去,可是现下与其想那么多,不如去看看是否还能做点什么挽回。

       天知道它下了多大的决心才硬着头皮去求兄长在比赛里做点手脚让自己和羡羡兔能抓到一组。这样很不雅正!嗯,很不雅正。可是没办法。毕竟近一百只兔子两两一组合作进行比赛,如果不在一组,那么比赛的这五天直到羡羡兔回莲花坞,它们都没机会再见面了。

       比赛是以小组为单位进行竞赛,再在优胜的小组里根据两只小兔子各自的合作表现进行分别评定,只要不作弊不违规,认真对待比赛,那么稍微在“和谁一起比赛”上做一点小小的干预应该并不算过于不磊落……吧?被负罪感折磨的忘机兔在心里承诺自己在比赛里一定要好好表现绝不偷工减料混水摸鱼。

       而让忘机兔首次做出对它自己来说如此不可原谅之举的罪魁祸首羡羡兔,只是在心里感叹,天兔老爷还是安排好让自己和忘机兔成为好兔友的!且看自己怎么用潇洒利落的身手折服忘机兔!

       羡羡兔立刻就把江澄澄兔给忘掉了。结果厌离兔和抽完签的江澄澄兔找了羡羡一圈没找到,就先去了小兔子们比赛的场地。其实第一场比赛的地方就在离它们上课的地方不远。一大群毛乎乎的小兔子围坐在草地上,启仁兔和其他姑苏长兔正在给小兔子们分药草,赤锋兔握着一根枯树枝在地上一抽一抽,吓得小兔崽子们都不敢吵闹。曦臣兔给江澄澄它们引了座,厌离兔用力揉了揉弟弟的头以示鼓励便退场了。江澄澄兔环顾了一周没看到羡羡兔,倒是一只浅灰色的兔子轻轻坐在了它旁边。这只兔子温温和和地说:“能和江宗主分到一组真是太荣幸了。江宗主,多多指教了。”

      “啊?”江澄疑惑地打量它。江澄澄兔还没有正式就任家主,因此很少会有兔子现在就用宗主来称呼自己。“看你不像聂家的兔,你是……?”

      “我叫温宁。”灰兔子腼腆地笑笑,“久闻江宗主和魏公子大名,今日终于得以一睹真容,果真是风采灼灼。”

       江澄澄这兔吧,有个毛病,就是爱听别人说它好。作为一只身份很高心气更高的年轻兔子,它虽然不是很满意和已经虎落平阳的温家遗兔共事,但这只兔子说话和和气气的,把姿态放得很低,江澄澄也找不出什么可挑刺的,便点了点头,安静地等着领药草。

 

       对大多数兔子们来说,药草是在不慎受伤、误食了毒果、被虫蛇叮咬后用来救命的东西。掌握各种药草的辨别和使用方法是求生的必备技能,因此各族兔子都会把一些基本的知识传授给自己族群的小兔子。但是像姑苏蓝兔一族这样直接把药草当常草吃的确是没有第二家。这一是因为云深山一脉本就是各种奇花异草的生长地,药草遍地可寻。另一个原因则是因为姑苏蓝兔一族沿袭了它们祖先兔的饮食习惯,爱吃些没味道或带点苦味的草来养生。

       所以忘机兔对这第一场的赏草大会是很自信的。很多别族小兔子们只在竹片画上见过甚至只从长兔口中听说过的药草自己都是吃过的,对各种草的不同用途也是心知肚明。于是它便气定神闲地端坐在小草垫上,偷偷瞄身边一脸苦大仇深的羡羡兔。

       得知第一场比赛就是赏草大会的羡羡兔痛苦极了。它是被抓壮丁抓来赏草大会的。这次兔谈会后的比赛有五个项目,分别是赏草、寻水、划水、掘洞和赛跑。它和江澄澄兔说了:“我可以连着跑两次,能不能不让我去赏草会。”江澄澄点头说行转头就把羡羡的名字报给了赏草会的接引兔。

       羡羡兔来到云深不知处之后几乎每顿都是吃药草,它吃不了苦的,便捡一些没什么味道的吃,既吃不好也吃不饱,才会到处去找野果子。这次赏草会的规则是让小兔子们尝分到的不同品种的药草然后报出该植物的名字和用途,羡羡兔想想那滋味就浑身难受。

       忘机兔把它的抓耳挠腮看在眼里,便开了口。

     “一会儿领了药草先给我看,我把苦的挑出来,不苦的归你。”

     “啊?”羡羡兔一愣。每一组小兔子会领到任意十种药草,同一组的小兔子可以共同交流讨论,最终每只兔领五株自己比较有信心认对的药草,当着负责考查的姑苏长兔的面吃下去然后回答问题。两只小兔回答对的数目加起来就是小组的分数,而每只小兔子自己答错的数目则会扣在自己身上,因此大多数小兔子都会抢自己比较熟悉的药草,才不会管什么味道。

       莫非蓝忘机是对鉴别苦草特别有心得?


评论(25)

热度(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