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魔道祖兔14 竹马与男友(还不是)的修罗场

我没挖过洞,真的,我没有违法成精。

14

       江澄澄兔一晚没找到羡羡兔,直到在路上巧遇曦臣兔才晓得这傻货和蓝忘机甜甜蜜蜜睡在一个洞里了,江澄澄登时气得垂耳变了立耳。它嫌弃羡羡兔归嫌弃,但是从小到大它从来没把羡羡兔轰出去自己睡过。睡了这么多年羡羡兔居然不说一声就睡在了别兔的窝,这让江澄澄兔感到出离的愤怒了。所以第二天掘洞大赛上虽然碰巧和羡羡兔分在相邻的两个挖掘点,江澄澄兔也装作不认识羡羡兔的样子。

       羡羡兔是感觉不到“尴尬”的,它觉得江澄澄兔大概又到了每月一烦,硬扯着江澄澄兔拉了两句呱就跑去找忘机兔了。

       不得不说这让江澄澄兔对忘机兔更没好感了。其实只是借宿别兔那一晚不值当生气,但江澄澄兔说不上为什么,看着羡羡兔跑向忘机兔的背影,总觉得它仿佛一去就会不复返了,而自己,根本拦也拦不住。

       温宁兔瞧着江澄澄兔如同僵兔一样可着一个方向挖,担心地劝:“江宗主,那个方向土太松了洞壁不承重,我们换个方向吧。”江澄澄兔:“哼。”然后继续挖。

       掘洞比赛是在一座小山丘上每隔十步远作为一个挖掘点,然后让小兔子们分别从这些点出发进行挖掘,这样是为了保证每一组小兔子所挖的泥土硬度和材质相当。挖洞是个技术活,不是像个傻兔一样刨刨刨就行的。不同深度的泥土水分不同硬度也不同,需要根据情况而改变洞的大小保证洞穴不至于塌陷,还要挖出各种不同的线路供遭遇险情时躲藏或逃跑。而在挖掘的时候也会遇到一些坚硬的岩石,有的岩石体量小周围的泥土松软,直接用力刨掉会大大加快挖掘的速度;有的岩石体量大,与其浪费时间也不一定刨得动不如换个方向另辟蹊径;有的岩石虽然体积小、周遭的土质也松,但是整个山体就靠这个重要的小部分顶着上面的沙土,这种时候却是万万不可动这石头的,否则可能连洞带兔就给埋在里头了。一些年长的姑苏蓝兔谨慎地候在每个挖掘点附近以备在不慎发生意外时及时救小兔。

       而江澄这个挖掘点,越往里挖土越松,现在已经扑簌簌地往下落土了。如果把山丘从这个洞截开看剖面,就能看到江澄澄挖的这个洞就像一个巨大的直条形水萝卜直直杵进来留下的坑陷,简直不像活兔挖的。温宁兔看得一身虚汗,也不上前跟着江澄澄兔作死了。它默默退出洞穴,跑向羡羡兔的洞。

       羡羡兔和忘机兔却是挖了一个很有远见的洞。不宽不窄,进入一只兔子的距离后就开始向一边拐弯,既绕开了动土又遮蔽了视线。挖洞比赛考的不只是爪力,还有小兔子们的危机意识和对泥土的感受,羡羡兔和忘机兔恰好对这些都很有想法。

       羡羡兔站起来满足地摸摸自己这个不大不小曲折起伏合情合理的作品,转头眯着眼去看忘机兔。洞的方向主要是羡羡兔掌舵的,但刨土的主力是忘机兔。那一对沾满了泥土的白爪子可谓是风驰电掣,仿佛能看到残影!羡羡兔一度惊呆了。更令兔称奇的是除了爪子,忘机兔身上的白毛居然纤尘不染,仿佛泥土落下来都不忍心脏污这只白晃晃的兔子而主动避开了。

       其实忘机兔平时挖洞才不会刨得这么快,它就是刻意想在羡羡兔面前表现一下。至于往哪挖、何处高何处低、哪里挖哪里不挖,这些事情羡羡开心就好。

       羡羡兔和忘机兔看挖得差不多了,便双双退出洞外,等待长兔来检查。

       比赛要求是挖出洞的大致轮廓就算完成了,毕竟挖洞是个细活儿,可没时间等它们完完整整挖出一个能实际使用的洞,主要看的是想法和质量。

       羡羡兔刚自豪地看着自己的洞被验收完,远处一只灰扑扑的小兔子就冲着它们蹦过来了。“魏公子!魏公子!”

       羡羡兔摇摇耳朵,“叫我吗?你好呀,我们是同学吗?我怎么不太有印象了?”

       温宁兔停下来喘了口气,摇了摇头:“不是。我是温家的兔子,我和姐姐在江家受过公子的恩惠。……这个暂且不提,魏公子,你去看看江宗主吧!根本停不下来!”

 

       江澄澄兔的努力没有白费。在怒气冲冲地一爪拍掉一块坑坑洼洼的石块后,它头顶的土从“簌簌”变成了“扑棱棱”地往下落。江澄澄兔吸进一口沙子,难受地抬起一只爪子,闭了眼睛揉鼻子,另一只爪子撑在山洞壁上。突然它感到爪下一空,身子向下扑去,然后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我抓住了!我抓住它了!快快快拉我出去!”羡羡兔大吼。它的眼睛被沙子迷了看不见东西,也不知道身后何处有兔,只知道紧紧抓着江澄澄兔的后腿往外拼命地扯。忘机兔是从羡羡兔扑进江澄澄兔那个塌了的洞就一直牢牢跟着它的,闻言立刻叼住羡羡兔的屁股用力蹬后腿,把羡羡兔连着江澄澄兔一同给拽了出来。

       羡羡兔不知道江澄兔是自己作死,权当它是不慎遭了灾,心里急得厉害。其他姑苏长兔给江澄澄兔抖土揉肚子时,羡羡兔就面如死灰地死死盯着一动不动的江澄澄兔。半晌,地上的江澄澄兔一阵猛咳,睁开了眼。

     “江澄澄!你个傻兔!”羡羡红了眼扑过去。

     “……”江澄澄兔一时好像没明白发生了什么,片刻后,神色有些尴尬,      “……我没事。”不作死就不会死,怎么就又冲动了呢。看这个情形该不会是魏无羡把自己挖出来的吧?丢兔丢大了!!想着它赶紧一个翻身坐起来,想表明自己什么事也没有。结果它一起来,就被自己一头的土盖了一脸。“……”

     “你在搞什么鬼呀,”羡羡嫌弃地说,却是很体贴地凑上去帮它舔灰尘,“呸!呸!你可是给我们长脸了。别动!……天哪你都变成灰色的了!别挡!唉可不能让师姐看到你这样子,一会儿跟我去洗洗!”

       江澄澄兔胡乱挡着羡羡兔乱摸索的爪,倒是没阻止它舔自己。两只兔整理了好半天仪容,羡羡兔才想起被晾在一边许久的忘机兔。

     “对啦江澄澄,是蓝忘机把你拖出来的。”又转头对忘机兔说:“蓝忘机,你能带我们去你的小溪洗个澡嘛?”

     “……”忘机兔沉默良久,有些艰难地点了点头。

 

——————————————————————————————

羡羡还是一只直男兔,二哥哥已经快要弯到底了


评论(29)

热度(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