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禁地02 浴情

    继续马脑洞。设定是邪魅狂狷狱霸羡羡和爱妻如命打桩机汪叽


——————————————————————————————

       魏婴这一下并不是做样子,蓝湛听到自己的颚骨格格作响。他无声地盯住了魏婴漆黑的眼眸。魏婴可以对他凶狠,但要他对魏婴凶狠,他是做不到的,所以他权当作被吓傻了的样子一动不动。

       魏婴嘴角勾了勾,放开手又轻轻拍了拍蓝湛的脸,突然嗤一声笑出来,转头对身后几个囚犯说:“你们几个,看这个小鲜肉,和我,哪个帅?”

       几个犯人没回声。半晌那个小平头颤颤地回到:“这小子进来了屁都不敢放一个,一看就是个小白脸,中看不中用,当然是魏少帅啦。”说完他还哈哈地干笑了几声给自己圆个场。

     “魏少,你……这个小子,哥几个先教育一顿让他服服气?”圆胖子小心翼翼地问。

    “不劳哥几个!看他这白白嫩嫩的你们上了手直接给弄死了,到时候还不是我担事儿。这个我自己来。”魏婴说着转身走向自己的床,伸手从床板底下摸出一根弯曲的铜丝,又朝着蓝湛勾了勾手。“新同学,过来。”

       蓝湛沉默片刻,站起来乖乖跟上去。

       魏婴几下捣开了门锁,拉出蓝湛,又转身把牢门阖上恢复如初。他朝里面几个犯人使了个眼色,小平头就动作迅速地把魏婴的杯子拉过枕头又把中间捏鼓装成里面睡了一个人的样子,又对蓝湛的床铺如法炮制一番,然后对魏婴比了个手势。其他几个犯人看着魏婴和蓝湛色咪咪地笑。“魏少,他还比你高一截呢,哈哈。”“真是白啊这小子,魏少怜香惜玉一点啊!”

       魏婴不理他们,把双手揣进裤兜里,扭头就向走廊更深处走。其他房的犯人应该是都入睡了,只是不时能听到一些牢中发出暧昧的喘息声。月光从高而窄小的通风窗里斜穿进监牢,他们从墙壁的阴影中走过,蓝湛看着魏婴那细腰长腿的颀长背影,咬了咬牙才克制住冲上去吻他和质问他的冲动。

       魏婴停在一扇木门前,冲蓝湛比了个安静的手势,然后缓缓推开了门示意蓝湛先进。蓝湛迅捷地闪了进去,在一片漆黑中感觉到一丝冷风吹在脸上。

       蓝湛咋了眨眼,借着木门缝隙射进的光,他发现这里是一间不小的浴室。房间的两边都是喷头和隔板,尽头的墙壁上缘有狭长的通风口,冷风就是从那里进来的。

       身后魏婴推上了木门,浴室立刻陷入一片漆黑。

       蓝湛没有出声,他知道,以他的初来乍到,还是等待魏婴的指示开口比较妥当。然而等了半晌,几步之外的魏婴似乎睡着了似的没有动静。

       就在蓝湛几乎控制不住想向他扑过去的前一秒,魏婴猛地冲上来咬住了他的嘴唇。

       两人在不见五指的空旷浴室里用力啃咬对方的舌头,并在黑暗中准确无误地扒光了对方的囚服。

——————————————————————————————————————

为了安全车随后会发在妹子们的小火车污污小组,反正没有具体描述也不影响剧情嘛!各位乘客不要揍我

 


评论(15)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