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魔道祖兔16 二哥哥弯掉了

曦臣兔:不知道,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啊TAT!

忘机兔超进化——基佬兔!  

      

16

       结果那天晚上,忘机兔又开始做怪异的梦了。更要命的是半夜醒来它看到梦里缠着自己摸摸舔舔的羡羡兔就贴着自己的后腿睡的酣甜,登时打了个哆嗦。

 

       在忘机兔的梦里,羡羡兔变成了一只英俊潇洒的大黑兔子,母兔们看到它就脸红心跳。但它不理会身边母兔子们的示好,在耀眼的天光下远远将自己看住,眼中再无他物。它在无垠的荒野上奔跑,穿过金色的麦田,来到自己身边,浸染了黑夜般漆黑的眸子迎着光闪闪发亮。它笑着将颈子贴在自己的胸膛,撒着娇要自己舔它。忘机兔没有没有舔它,而是一口咬住了它的脖颈,然后不顾它小小的挣扎便压在它光滑亮丽的脊背上……

       然后忘机兔就醒了。

 

       走到洞口望着天上一轮明月,忘机兔觉得意识像那水色的光华一样一圈圈散开去。

       最近它的皮毛越来越浓密,四肢也愈发有力。曦臣兔一直说忘机兔最近越长越像大兔子了,但是忘机兔没什么明显的感觉。直到它看到羡羡兔赛跑时矫健的身姿,看到它被汗水沾湿了的油亮的皮毛,感觉到它软绵绵的小爪子触碰自己的身体,在梦中醒来时觉得下身暖呼呼的,它才觉得兄长说不定说的有道理。

      于是第二天一早,趁着羡羡兔去小溪里捧水清洗耳朵,忘机兔又去找了曦臣兔。“兄长。”

     “忘机……”曦臣兔怯怯地凝视着弟弟,心里十分忐忑。“你又……你怎么了?”

     “兄长,”忘机兔组织了一下语言,“我们……我,想要爬到自己兔友的背上,是一件应该感到羞耻的事情吗?它还是公的。”

       曦臣兔:“………………”

 

     “蓝忘机!我洗好啦!我们先去吃草再去比赛场地吧!”羡羡兔蹦蹦跳跳过来,看到曦臣兔保持着一只脚抬起踏出洞的姿势定在那里,就凑上去握住它那只爪子摇了摇:“蓝大哥你好哇~你们山兔的洞就是阴凉啊,夜里不堵上洞口小风冷飕飕的,幸好蓝忘机毛多!我和蓝忘机挤在一起睡别提多舒服啦。”

       曦臣兔听到自己脑袋里嘎嘣一声。

       忘机兔从背后蹭了蹭羡羡兔,示意它该走了。

       曦臣兔望着它们离去的背影,感觉自己要提前进入掉毛期了。

 

       搜寻水源的方法很多,视觉嗅觉触觉听觉综合使用,可以最快找到附近干净的小溪或湖泊,这对于兔子们来说也是一种基本的生存技能。在新的环境里能够最快找到水源的兔子往往能成为之后族群的领导者,所以兔子们很看重这项本领的考查。

       然而视觉在这次比赛中是禁止使用的,只因为参赛的小兔子中有不少姑苏蓝兔,对于自己家的地界里何处能找到水一门儿清,这就失去了考察的意义。因此小兔子们会在一个地点集合后被统一用草叶子蒙住双眼。

       失去眼睛是非常不方便的,不过羡羡兔觉得很新奇。

     “蓝忘机,你抓住我!这个是你吗?好的,我们往我这边走吧,我觉得这边的土湿润一些。”羡羡兔触到了忘机兔伸出的爪子,两兔便缓缓向着一个方向出发了。

     “你知道吗,兔子没有眼睛也可以跑得很快。”羡羡兔说,“我认识一只兔子,论辈分我得叫它师叔。它老早就没了眼睛啦,不过它还是可以抓得住草上飞,还能在森林里跑步不撞树,我觉得它可厉害了。它对我挺好,经常带一些我不认识的瓜果给我吃。但是老和他在一起的那个大黑兔子看着挺凶的,我一靠近它它就用鸡毛扫我。”

       忘机兔静静地听着。两兔说着说着就来到了一片湿漉漉的泥地。忘机兔驻足细听,附近已没了别的小兔子的声音,大约都是晕头转向散到不知什么地方去了。耳边有细微的风声和树叶飒飒声,头顶能感到暖暖的光,脚下可以触到树木的根系。

     “这里是个积水洼,不是水源。”忘机兔肯定地判断到。

       羡羡兔点点头随即反应过来忘机兔看不见,就回答到:“我也这么觉得。那我们换个地方。”

     “等等,”忘机兔向着周围各个方向嗅了嗅,“走这边,有水的气味。”

       忘机兔怕羡羡兔和自己走散,一路都走得很慢,保证自己和羡羡兔随时都可以若即若离地碰触到彼此的毛。

       羡羡兔跟在忘机兔后面感到很安心,虽然忘机兔不怎么爱说话也从来不笑,但羡羡觉得它是一只非常温柔可靠的兔子。过两天要回家了就见不到忘机兔了,自己一定会想念它的。或许可以请忘机兔到莲花坞去作客?不知道它吃不吃得惯莲花坞的草,而且莲花坞比这里湿,得提前给忘机兔备几个干草垫子。

       羡羡兔正出着神,没注意到前面的忘机兔停了脚步,于是一头撞在了忘机兔柔软的屁股上。

     “唔——!这是啥,好绵啊。”羡羡兔伸出爪子摸摸。

     “别动!”忘机兔红了耳朵,赶紧挪开一点距离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羡羡兔猛地反应过来,也有点不好意思。“咳咳……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嗯……我觉得找到了。但这里应该不是河流。”

       羡羡兔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它静静听着,发现听不到水流的声音,只能听到一声声细微的“啵啵”声。“这是鱼在吐泡泡!这是个池塘还是湖?蓝忘机?”

     “应该是个活水湖。”说着忘机兔解开了蒙眼的叶结,就见眼前一个蓝绿色的湖泊,远处山谷里的几道溪水汇进湖水,水波粼粼泛光。


评论(46)

热度(3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