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魔道祖兔17 忘机兔宝宝的黑历史

苹果酿酒不是放着就行的,之前有妹子说我写的有种野外求生的感觉,于是这里不再详细描写这些细节了,毕竟这不是重点咳咳……

另外特此提醒各位兔子:现实里的大部分兔子是旱鸭子,只有很少的品种比如沼泽兔是会游泳的,所以请千万不要把你养的兔子扔进水里!

 

17

       寻水是个淘汰赛,只要能在九十声蛙鸣以内回到出发地并上交证据证明自己找到水源便可,于是羡羡兔用爪子抹顺了脸上的毛准备下水。

     “我们抓条鱼?这是最有力的证据了。”羡羡兔提议。

       一般来讲是应该这样的。在水边捉条小鱼苗或者小蟹小虾,甚至捞一把新鲜水草也行。但是忘机兔站在原地没有动。

       羡羡兔不知道,超兔蓝忘机有个小小的弱点。

       它不会游泳。

       并且不止是不会。忘机兔平时都是在水深不及腿根处的小溪里梳理毛发和冲凉,就算是在夏季最炎热的时节也不会去河流湖泊里刨水解暑。看着羡羡兔半个身子泡进了湖水里,忘机兔面色沉静心里却有些担心,虽然知道羡羡兔大约是个划水能手,但一来从种族来讲兔子本来也不是非常擅水的,二来,忘机兔对水下有种深刻的畏惧感。

 

       在忘机兔还是一只只有山鼠那么大的小兔子的时候,曾差一点淹死在水里。

       那时候,作为家族里一只尚未到上学年级也没有显露出特别天分的小白兔,它每天的活动也和平常小兔子差不多,挖挖泥鳅蚱蜢、闻闻松子果核,四处跑来跑去望望天。没有长兔们热切的关注,也没有其他兔子小伙伴,有点寂寞但也算自在。

       有一天忘机兔独自跑着玩,跑得比平时远了些,几乎是到了云深不知处的边缘,那里长着一些不高但是缀满了果实的树木。忘机兔在一棵树下找到了一个半红半绿的果子,试着咬了一口,顿时惊觉自己在族里吃的长兔们给鲜草比起这个简直是不值一吃!。

       忘机兔叼了一个回去想给曦臣兔吃,被正在给曦臣兔讲课的启仁兔看见,告诉它那个果子叫苹果,对于兔子来说过于水润甜腻,不可多食。曦臣兔闻言便婉拒了忘机兔的小礼物。但忘机兔没有听启仁兔的话把果子丢进溪流里,而是把它藏进了洞。

       结果,一天一天,苹果在阴凉的洞里被空气中的水浸蚀,开始慢慢发酵,散发出一股浓郁的香味。如果忘机兔和羡羡兔一样自小尝过“酒”的味道,它就会嗅出那是酒的香气,就不会想也没想就把果子吃了下去。

       之后它只记得自己浑身燥热难忍,不知怎么便晃晃悠悠到了河边,伏下身子想要喝水。喝了一通觉得不解渴,便整只兔跳进了水里。

       察觉弟弟不对劲的曦臣兔虽然一路跟着忘机兔,可是醉晕了的忘机兔根本没有理会身后兄长的呼声。

       然后忘机兔就在小河里快乐地戏水……才怪。年幼的忘机兔根本没下过水,何况是流动的小河。它几乎是一进水就被河水冲走了。

       小小的忘机兔还不太懂生死,只是觉得水从四周围不断灌进口鼻的感觉难受得它想要抓挠自己的头!它在河里沉沉浮浮被不少暗石狠狠撞击又被狠狠甩出去,渐渐地,眼前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再醒来的时候,家里的几只长兔围在它身边用一种它从没见过的神情盯着它看。叔父非常严厉地训斥了它很久。而曦臣兔也不替它说话,在一边沉默地蹲着,似乎是在生气。

       那以后忘机兔就很少碰那些诱人的水果,也没再下过深水了。

 

       可是羡羡兔完全不知道忘机兔的童年阴影,它从小就是浪里白……黑条,每一个夏天都和江澄澄在湖里玩乐避暑,自是完全不畏惧水。羡羡兔笑眯眯地泡在湖水里,两个小爪子噗噗地朝忘机兔泼水:“这里好凉快啊~~蓝忘机快来快来!”

     “……”忘机兔走到湖边,羡羡兔见状像是怕忘机兔回泼自己,乐颠颠又往深处划去。忘机兔赶忙停下脚步:“魏无羡!抓到了什么就上来吧,不要再往里游了。”

     “啊?没事呀,这下面可舒服了,你不来吗?”

     “我……我不下去了,你快点上来,水边上的青藻便可作证,我们时间不多,不要耽搁了。”忘机兔一双浅色眼珠牢牢盯着羡羡兔,就怕它一个闪失没入湖中就不见了。可羡羡兔偏不如它愿:“我算着时间啦,还早得很。对了蓝忘机你看过跳水鱼没,我给你演一个,你看着啊!”说着一个猛子扎入水中。

       忘机兔尾巴一竖,前爪已经扑进了水。湖面上残留着羡羡兔入水时留下的波纹。忘机兔等了一会儿,湖面上除了一只黄蜻蜓转瞬略过,再没有任何动静了。

     “……魏无羡?”忘机兔渐渐耐不住性子喊到:“魏无羡!上来!”

       它又往水里走了几步,直到水面上只能露出它的头。它不会潜水,也不知道如何在水下闭气,于是只能从水面往里看。可是那远望是蓝绿色的美丽湖水近看却如同一潭浓墨,看不到其中玄虚。

     “……魏无羡!”忘机兔有些失了方寸,用力伸爪,在身前的水里摸索。它的前爪甫一离开湖底,就感觉身子往下沉,所以它根本没办法再往里去。忘机兔一直觉得自己身为一只山兔不会划水也不算稀奇,但如今它真的万分后悔自己没能早些克服恐惧,哪怕只学了浮水,至少也能再往里去些,能再靠近羡羡兔一些,可能就能伸手抓住羡羡兔,不让它就这么在自己眼前消失……!

       忘机兔一点也不端庄地扑楞着水面,急得快发疯。忽听得身后哗啦一声,然后一个毛茸茸湿漉漉的团子就贴在了自己身上。

     “蓝忘机,你在找啥啊?”从忘机兔身侧的水中绕到它身后一个猛蹬跃出水面的羡羡兔兴冲冲地想问岸上的忘机兔对自己这个帅气的出水动作有何评价,结果发现眼前的岸上连根兔毛也没有。回头一看,好嘛,这个忘机兔啥时候自己跑到水里去了,还在那里用奇怪的动作乱扑腾!

     “我费这么大劲潜那么深才给你做了这么个鱼跃龙门,你倒是啥也没看见,蓝家二哥哥真是给面子啊!”羡羡兔上了岸,抖抖毛上的水抱怨到,“得了,我也没力气做第二遍了,我捞了把水草,还捡到一个螃蟹,我们拿回去交差吧!”

       定在湖水里的蓝忘机:“…………”

     “来你拿着这个螃蟹,它快夹死我了!……蓝忘机?你去哪?……等下呀那你至少帮我拿着这些水草吧!……哎你走那么快干什么!蓝忘机!喂喂喂……”

 

 ——————————————————————————————

忘机兔:我他妈真想弄(cao)死你!


评论(29)

热度(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