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文章完整版加群自取659037329

魔道祖兔18 羡羡兔英雄救美

二哥哥蓄力中


18

       那天晚上羡羡兔花了好大力气才让忘机兔不再用屁股对着自己。但是隔天早晨忘机兔却拒绝去看羡羡兔的划水比赛。

     “你会。很会。很好。不看。”忘机兔绷着脸蜷在洞里。

       羡羡兔拽不动它,挠了挠头叹了口气,便自己出了洞。

       清早的云深山雾气蒙蒙,青草上缀满露水。羡羡兔慢悠悠走在路上,一边舔着草叶一边心里疑惑:之前掘洞比赛那次,它以为忘机兔是因自己把它自己丢下而不满。于是它吸取教训,虽然今日的划水比赛也是单兔项目,但它昨晚依旧陪了忘机兔一道回洞里睡觉……所以这一大早的忘机兔这又是气的什么?这个白白的忘机兔长得比个母兔子好看,脾气也比母兔子还难猜!

       羡羡兔提前到了比赛的小河边。忘机兔没有报名这个项目,江澄澄兔也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它便百无聊赖地趴在水边上啃着水草,等其它小兔子到齐。夏季的山里凉凉的,微风吹拂着面颊,羡羡兔惬意地阖上眼小憩。正在迷糊着,就听到不远处一阵喧哗声。

     “它是自己跳下去的吗?”“不是吧,我看它好像是突然就跌进水里了。”“啊!它怎么不刨啊!难道不会水吗?”“谁去捞一下它要沉下去了!”

       羡羡兔脑子还没来得及思考身体已经抢先一步反应过来,一个激灵翻身跃起,视线一扫,见一群小兔子站在远处河缘上,便冲那边飞奔过去。

       对兔子来说在流动的河水里游泳是有一定风险的,因此长兔们命令小兔在长辈未到场时不可私自下水,不然会取消比赛资格。对自己的划水本领有所怀疑和担心会失去资格的小兔子们犹犹豫豫地扒在河岸上迟迟不下水。羡羡却是全然不管那些事的。它瞧见一只灰色的长毛小兔子在水里挣扎着扑腾,眼看就要筋疲力尽被河水吞噬了,便一下挤开岸上的兔子们纵身投进了河中。

       这条河坐落在平坦的山脚下,水流并不算湍急。羡羡兔很快泅到了河中心靠近了那只灰兔子。可是灰兔子受了极大惊吓,四只爪子不断胡蹬乱踹,想要抓住它的羡羡兔脑袋被狠狠踢了一脚一下蒙进了水里,灌了好大一口水。羡羡兔从水中钻出头来大声喊:“姑娘!你这是发的什么威啊!水里我打不过你,咱们上岸再打成不成!”那只灰兔子听到了别兔的声音便减小了拍水的力度,羡羡兔趁机一把揪住了它的背毛,另一爪用力拨水往河岸游。不过这可不容易。一来险些溺水的灰兔子抓住了救命稻草便不撒手,整只兔几乎全攀在羡羡兔身上。二来它还是一只长毛兔,那一身飘逸的毛发现在满满浸饱了河水,拖得羡羡兔如坠千斤。

       羡羡兔使出吃奶的力气才把它拽到了岸边上,几只小兔见它们靠过来了便跳下水来帮忙。

       被拉上岸的羡羡兔仰面朝天大口喘着气,一旁侧躺着那只灰兔子,小兔子们围在它们身边叽叽喳喳地叫。

     “……怎么回事?!”启仁兔刚出林子便看到一群小兔围在一处吵闹,赶忙走过来看。它身后跟着曦臣兔,看到羡羡兔躺在这里以为它溺水了,大吃一惊后扑过来想给羡羡兔压水。

     “别别别!蓝大哥!”羡羡兔腾地一下坐起来,“别按我!我这累得不剩几口气了你再压我就真没气了!”

     “你没事?”曦臣兔松了口气,马上去查看旁边那只兔子,“这位姑娘是?”

     “从没打过交道,直到我刚才被它踢了一顿。”羡羡兔嘴上调侃着,眼神却是非常担心地注视着灰兔子。

       长毛灰兔被兔子们压了一阵,噗地喷出一大口河水,接着猛地咳嗽起来。启仁兔见它醒了,凑上来问到:“可还有哪里不舒服?你怎么自己下水了?”

       灰兔子摇了摇头,呆呆地看着周围的兔子们,“……我不记得了,我就是来看看,没想下水的,好像……好像,有兔推了我一把……还是我自己滑倒了……我、我想不起来了。”

     “没事,稍后再想,你先在这里休息一下。”启仁兔说着又看向羡羡兔:“你……太鲁莽!”虽是觉得羡羡兔独自下水救兔过于冒险,但想到若非如此可能这只小母兔就没了性命,于是也不再责备羡羡兔。只是……“私自下水,实为不妥。按照规则,你……不可参加今日的赛事。”启仁兔说完便转身走了。“曦臣,我需要去看管比赛,你在这里照看它们。”

       曦臣兔点点头目送了启仁兔,然后回身帮羡羡兔捋毛上的水。灰兔子是母兔,曦臣兔不好碰它,便开口问:“姑娘,你感觉如何、可能行动?”

       灰兔怯怯地回到:“我已无大碍,多些蓝同学。”又看向旁边好奇地瞅自己的羡羡兔。“我叫绵绵,多谢这位恩兔相救。”

     “别叫恩兔!”羡羡兔两耳一竖来了精神:“我叫魏远道!”

       绵绵点点头,随即一愣:“……嗯?”

       羡羡兔笑眯眯地盯着它。

       绵绵猛地反应过来:“谁思你了!”说着似乎也有了力气,一个翻身坐了起来。羡羡兔哈哈大笑地伸爪想拍拍它,被它一爪挥开了。“哼!恩兔怕不是叫这名字吧,不告知真名,绵绵可不知要上哪去报答恩兔。”

     “哪里需要报答!不过我看你的毛又长又好看,不如给我两根吧,我一定好好收起来。”

     “你、你这兔怎么这样子!哪有兔上来就问别的兔要身上的毛!不知羞!”绵绵红了脸怒斥着,神色瞧着却并不真的很生气。

       羡羡兔见这只软绵绵圆润润的小母兔红了脸,觉得更好玩了,刚想继续说点什么打趣,眼尾一扫却看到几步开外忘机兔怔在原地盯着它,浑身的白毛都炸起来了。


评论(59)

热度(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