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魔道祖兔19 愤怒的忘机兔

二哥哥再次使用了“冷漠的白屁股”对羡羡兔造成会心一击

不过两情相悦不会等太久啦各位兔子请稍安勿躁~


       忘机兔自己在洞里静静窝了一阵,气消得差不多了。想到羡羡兔要去划水,心里不由地担心,可回想起昨天,又觉得自己是杞兔忧天,羡羡兔那样的水中好手,怎么会轻易就出什么事呢……可是,它太爱胡闹,万一呢?这么纠结了一会儿,忘机兔还是站起身来,决定偷偷去看看羡羡兔。

       结果刚到了比赛的河道,就听到几只小兔子在那里嚼舌根。

     “可惜魏无羡今天赢不了啦,我看过它游泳,游得可好啦!”“唉,谁让它违反规则自己下水。”“可是它不去绵绵就死掉啦!它是只挺好的兔子,我觉得蓝启仁做得不对。”“嘘嘘!蓝启仁就在对面好吗!讲这么大声你是想作死啊!”……

       之后的忘机兔就没再听。它截住一只小兔子问了羡羡兔它们的方向,便急急往那里跑。

       羡羡兔又自己下水了?它怎么样了?听别兔的意思羡羡兔应该是平安上来了吧?可是如果它急于在别兔面前表现又跳下去了呢?……忘机兔听到自己的心在紧张地砰砰跳。

 

     “别叫恩兔!”远远听见羡羡兔的声音,忘机兔松了口气,这才放缓了脚步循着声音踱过去。可是靠得近了再一细听,它顿觉脑袋轰地一声。

 

     “我叫魏远道!”

 

       ……远道?……绵绵?绵绵思远道?

       忘机兔感觉自己牙都快咬碎了,也不作声,就默默瞪着那个又在乱撩兔的魏无羡兔。

       羡羡兔撩得正在兴头上,一瞥瞥见了忘机兔,吓得一个哆嗦。不过它马上镇静下来:自己不惜放弃比赛资格见义勇为拯救失足(落水的)少兔,有什么好怕的?

       绵绵的眼神在三只仪表堂堂的公兔子之间逡巡,敏感地察觉气氛不对,小声说了声“恩兔、蓝同学,我先去看比赛了改日再上门答谢二位。”便匆匆跑掉了。

       曦臣兔干咳了两声示意弟弟回神,结果忘机兔仿佛没注意到它,只是执着而怨愤地瞪着羡羡兔。羡羡兔被它瞪得满头雾水:忘机兔眼里都是责备之意,就好像在质问它!这可真是莫名其妙!

     “蓝、蓝忘机啊~你不是说不来看我吗,怎么又来了?想我了?”羡羡兔走上前厚着脸皮打趣道。

     “呵。”忘机兔挥开羡羡兔伸过来的爪子,嗤笑一声,“魏无羡,你这只兔真是讨厌。”

     “哈?”听闻这话羡羡兔不太高兴了:“你为什么这么说?我不记得又怎么了惹着你了?”

     “你自己四处撩拨浑然不觉,却扰得别兔心烦意乱!”

     “啊?我撩拨谁了?谁心烦意乱了?再说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吗?”羡羡兔被说得彻底火了,但一念闪过,它赶紧又小心地问:“蓝忘机,你、难道你喜欢绵绵?”

       它喜欢你!被晾在在一边的曦臣兔在心里默默嘶吼。

     “胡说八道。”忘机兔冷哼,竟是转身就走,边走边回过头,丢下了一句“你今晚可以不用费心来陪我睡觉了。”那语气竟是羡羡兔从来没听过的冰冷入骨。

       羡羡兔呆立在原地,半晌才转头求助似的看向曦臣兔。

       曦臣兔尴尬地咳了两声,想了想才开口劝到:“魏同学……忘机它……在气头上,才会说些气话,你不要往心里去。”

     “可我不明白啊!”羡羡兔有点崩溃,“我就是想不通它到底是生的什么气!它嫌我烦,它自己却总盯着我看!我抱它它生气,我离它远点它还是生气!我陪着它它生气,我不陪它它还是生气!早上它说不来看我,我就由着它了,结果它自己跑来了又跟我发火!它是不是除了对我发火就不会干别的了?!”

     “忘机它基本上算是脾气很好的兔子。它和你生气是因为……呃,”曦臣兔不知道该不该解释清楚,吞吞吐吐了好半天,才说:“它就是不高兴看到你和别的兔子好。”

     “为什么?”羡羡兔梗着脖子问。

     “唉,”曦臣兔叹了口气,“魏同学,你觉得,一只兔子喜欢了另一只兔子,会喜欢看它的心上兔和别兔好吗?我是说,像……像金小公子的娘兔喜欢它父兔的那种喜欢。”

     “……啊?”羡羡兔没太明白,“金子轩那厮敢和别的母兔子好?你看我不拔光它的毛!可这和蓝忘机生气有什么关系?”

       曦臣兔又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魏同学,你若是真的不明白,那说明你确实也没必要明白。只是既然如此,你也不要再去找忘机了,这倒也不算是个坏的结局。”

       羡羡兔迷茫地看着曦臣兔离去的背影。那个白白的身子和忘机兔看上去明明一模一样,但每一次忘机兔这样背对着它独自走远,它都觉得心里难受。

       为什么忘机兔总是这样甩给自己一个背影让自己难受?

       羡羡兔怏怏趴在小河边,懒得去关注划水结果如何了,也不想吃东西。直到夜幕降临,它才抖抖毛站起身子想要回忘机兔的山洞睡觉,方欲抬脚却想起曦臣兔说过的话:

     “你不要再去找忘机了。”

       羡羡兔猛地感到一股酸意席卷了整个胸腔,这种委屈和伤心的感觉如此强烈,它甚至控制不住难过地抽起了鼻子。

       为什么大家都让我不要去找蓝忘机?启仁兔也是,江澄澄也是,曦臣兔也是,连蓝忘机自己也是!

       羡羡兔还是第一次这么努力去交一个兔友,但忘机兔对自己不但没有亲近,似乎比一开始还疏远了。

       羡羡兔越想越委屈,越想越难过,最后忍不住走到小河边看水中自己的倒影,想看看自己是不是一只长得特别讨兔厌的兔子。

       它泫然欲泣地盯着水中的自己。半晌,突然一个激灵:

     “我的、我的耳朵?!”羡羡兔激动地腿都打颤了,转身就朝着忘机兔的山洞飞奔而去。


——————————————————————————————

无奖竞猜:羡羡兔的耳朵怎么了呢?

评论(49)

热度(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