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文章完整版加群自取659037329

图)魔道给兔 21 终于成了一对基佬兔

       这里设定成只有亲密的兔子们才互相叫小名(乳名)。无羡和忘机……就当作大名吧,毕竟怎么想都觉得兔子还有“名”和“字”之分太违和啦,因为这样下去兔子岂不是还可以有“号”了那简直真的成精了……所以就当作大名小名这样的了OTZ

21

       羡羡兔抓起那个大胡萝卜的尖端,轻轻抚摸了两下:“好大啊!蓝忘机,能分我吃一点吗?”

       忘机兔一爪拍掉了那个捣乱的胡萝卜,语蕴怒意:“魏无羡!”

       羡羡兔小小地抖了一下:“我在听我在听。蓝忘机,你……”

 

     “我喜欢你。”忘机兔深吸一口气说了出来。它的眼神忐忑却坚定:“我其实早该让你知道。”

 

       羡羡兔没有回视忘机兔的眼睛。它自然早觉得忘机兔对自己是非常在意的,但是却不懂这样的忘机兔怎么会常常生自己的气。若是……若是忘机兔对自己是这样的心思,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羡羡兔觉得两个刚成功耷下来的耳朵热烘烘地贴着脸颊,让脸颊都变得有些烧灼。安静片刻,它忽然长长舒了口气。

       忘机兔不明白它这个举动的含义,有点紧张地捏紧了爪子。

     “蓝忘机,”羡羡兔主动把头轻靠在忘机兔雪白蓬松的颈毛上,“你真是个磨兔的小古板!你说你讨厌我的时候,我的心都不跳了。你怎么能那样说呢?”

       忘机兔面露尴尬之色:“我……那是……”

     “我知道了,”羡羡兔伸爪堵住它的嘴,“现在我都明白了。蓝大哥诚不欺我啊。”

       忘机兔不解地微微歪了歪脑袋,羡羡兔反倒释怀一般笑起来。

     “蓝忘机!你真是一只闷骚的兔子!你喜欢我又不告诉我,你是不是还偷偷躲在洞里伤心?”羡羡兔故意去拨弄忘机兔粉红了的耳朵,“我也喜欢你呀,你不要再躲着我了,你每次不理我,我都觉得非常难过。我没有喜欢绵绵,也没和别的兔子好,你别生我的气了。”

忘机兔感觉到一股暖意从心里上涌进眼睛里,烫得它眼圈都红了:“……当真?”

     “自然当真!”羡羡兔晃晃脑袋,“我师姐说了,喜欢哪只兔就和它抱在一起蹭蹭,和它住在一个山洞里。我早就想抱抱你啦,是你自己推开我跑掉的。而且我已经住在你的洞里啦。真不知道你还在纠结什么。”

     “……”忘机兔心中大喜,却有些不知所措。它兔生第一次爱上另一只兔子,本无求结果,却突然听闻对方欣然回应,心中惴惴不安,就怕一切又是一场不切实际的梦。羡羡兔似乎察觉它的心思,笑眯眯用鼻子轻轻拱它的脸。

     “蓝忘机,你看着我。我以前,是真的不明白喜欢一只兔子是什么感觉。当初金子轩那样伤我师姐的心,我师姐却总是偷偷隔老远看着它。我现在想,你当初是不是也那样看我?你别说我自作多情啊,你不看着我那天下大雨你怎么能那么快就找到我?以前我觉得你冷漠又不通世故,后来我觉得你是一只特别温柔细心的兔子,就老想和你再近一点。明天我就要回家啦,我是真的很怕下次见面时你就装作不认识我。我不想被你推开,我想天天抱着你,和你一起吃草、一起睡觉、一起玩。蓝忘机,你愿意吗?”

       忘记兔沉默半晌,稍稍退开身,将两只爪子绕到脑后,把那从不离身的草叶子解了下来,双爪握住,郑重递给羡羡兔。

       羡羡兔看到草叶子,想起姑苏蓝兔家的习俗,意识到这是忘机兔在向自己求爱,这才迟钝地感到一阵强烈的羞赧。

     “蓝、蓝忘机……”羡羡兔摸摸鼻子,“这个……我之前,不小心已经拿过一次……真的,给我吗?”

       忘机兔严肃地点点头,“魏无羡,你刚才说的那些,我的回答是,我也是。今天你既应了我,我便认真待你,你要记得。”

       过了一会儿它又补上了一句:“蓝湛。”

       羡羡兔正低着头细细查看忘机兔的草叶子。这种草叶子在离开了植物本体后只要每天浸饱水便可以继续保持生命,羡羡兔想,忘机兔定是非常精心每天打理它才能让它维持这样鲜亮的颜色。它感到自己仿佛踏入了另一个完全不曾到过的境地。但它非但不觉得害怕,还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安心感填充了它小小的胸腔。正出着神,忽听得忘机兔来了这么两个字,不由有点怔愣:“这是?”

     “我的乳名。”忘机兔耳朵又粉了。它犹豫了一下才解释到:“平时只有我家族里有血缘关系的长兔叫我这个名字。你……”

     “蓝湛!”不等忘机兔说完,羡羡兔就会意喊了一声!

     “蓝湛,我在家里也有名字,叫魏婴,一般只有我师姐和小师叔这么叫我。现在还加上你!我们交换了家里才用的名字,就算是一家兔啦!”

       忘机兔心脏一阵乱跳,以至于都不好意思再看羡羡兔了。

       羡羡兔见忘机兔转过身用白白圆圆的屁股对着自己,头一次没有因看着它的背影而难过。羡羡兔也不再逗它,而是低头满足地嗅了嗅忘机兔的草叶子,然后塞进嘴里嚼掉了。

       忘机兔万没想到这一个晚上它和羡羡兔的关系居然天翻地复,直到现在还心如擂鼓仿佛腾云驾雾,轻飘飘地想着就将草叶子这一件物事作为“定情信物”送给羡羡兔还不足够。眼下天色已晚也不好再出去寻找。于是它便想起那个兄长送来的大胡萝卜,决定暂且借花献佛哄羡羡兔开心。忘机兔仔仔细细将胡萝卜一段一段咬碎,再挑了最好的一段叼起来回头找羡羡兔,正看见羡羡兔满足地吃着自己的草叶子。

     “……”

       忘机兔忘了告诉羡羡兔,姑苏蓝兔的草叶是兔子们结合的见证,两只兔子在一起后会共同呵护这片叶子,尽量让它长葆青翠。一些姑苏蓝兔将它视作兔子结合是否能够长久的一个象征。结果一个没留神,羡羡兔居然又把它的草叶子当食物给吃了!

       忘机兔心里有点纠结,总觉得这不是一个很好的兆头,转念又想,只要羡羡兔爱吃,草叶子又算得了什么呢?大不了再从兄长那要一些回来就是了。

       它温柔地看着羡羡兔的三瓣嘴卡擦卡擦吃完了草叶子又啃掉了小半个胡萝卜,凑上去轻柔地舔了舔羡羡兔的嘴角,然后第一次主动拱了拱羡羡兔,将它拱得趴在地上。两个毛绒绒热乎乎的身子贴在一起,羡羡兔笑着眯了眯眼睛,舒服得昏昏欲睡。

       意识迷蒙间它想,终于能和忘机兔这样贴在一起了,忘机兔应该不会再把它赶走了吧。就算明日就要启程返回莲花坞,再相见时,也可以直接抱住它不再分开了。

配图 @壹牙瓜 



评论(59)

热度(5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