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魔道给兔 22 痴汉兔含光君

    姑苏蓝兔是住山洞,云梦江兔是打地洞。

22

         第二天一早江澄澄兔便不耐烦地站在门口催羡羡兔。羡羡兔蹭着忘机兔腻歪了一会儿,还是在江澄澄兔的怒吼声中不得不跟着走了。忘机兔在洞口目送羡羡兔抖动着黑色的小尾巴越走越远,直到完全看不到了,才恹恹蹲了下来。它没去送羡羡兔出云深不知处,因为它觉得自己若是送到山下,说不定会忍不住一路跟着羡羡兔去云梦了。

         曦臣兔送了江澄一行兔下山,回来后就看见弟弟还保持着早上的姿势执着地卧在洞口当一只安静的美兔子,颇感无奈。转而它又想起了什么,两爪一拍便离开了,半晌,领了两只小兔子折回了忘机兔的山洞。

     “忘机,江同学它们回去了,我就把思追交给你继续带了,你要好好教导它们。”

        它们?

        忘机兔闻言看了一眼,见思追兔非常恭敬地坐在一边望着自己,金凌兔也不情不愿地蹲在不远处。

       忘机兔又看看曦臣兔。曦臣兔解释到:“这个…金公子不太愿意跟着江同学回云梦,它娘兔便将它留在这里求学,刚好它现在能开口说一些话了。”

      “哼!”像是为了证明自己掌握了新技能,金凌兔挺起胸脯大声说了一个字。

       曦臣兔:“……”

        忘机兔没理会金凌兔,只是点点头,示意小兔子们到自己的洞里各自找个地方铺好草垫。

       金凌兔怯生生瞅着忘机兔的背影,它有点怕这只不怎么说话的大白兔。思追兔也不说话,不过单纯是出于对忘机兔的敬意。并且它敏锐地察觉忘机兔似乎心情很不佳,便机智地把存在感降到最低。

       “哼。”铺好了垫子坐在角落里的金凌兔憋的难受,小小声抱怨了一下。它凝视着对面思追兔那耷下一只的耳朵,照平时自己早扯着思追兔啃它那只白耳朵了,可是在忘机兔洞里它紧张得都不敢乱动,这让它在冥冥中和它亲爱的舅舅江澄澄兔共同站在了“不待见蓝忘机”阵营。

        忘机兔扫了一眼颤巍巍的金凌兔,又看向思追兔一上一下的小耳朵。思追兔和羡羡兔一样是垂耳兔,只是思追兔发育得早得多。但忘机兔总觉得同是垂耳,羡羡兔就更好看。嗯,无论是耳朵垂下的位置、角度还是长度,都恰到好处。没一只垂耳兔的耳朵比羡羡兔的好看。

         它又低头看看自己的白爪子,想起羡羡兔那总是作乱的黑爪子。那双爪子乌黑发亮,只比自己的小一圈,但忘机兔就是觉得羡羡兔的爪子特别好看,比自己的好看,比别的兔子的都好看,连爪子上的肉垫都比别的兔子的软。

        然后它又瞧了一眼金凌兔粉嫩嫩的小鼻子,了无兴趣地收回了目光。

        羡羡兔全身都是黑的除了那个粉红色的小鼻子。自己的鼻子也是粉色的,但就是没羡羡兔的好看。大家都没有羡羡兔好看。

        魏婴……

        忘机兔失落地抽着鼻子。

 

         思追兔猛地浑身一抖,察觉到山洞里气压更低了,金凌兔也跟着大气都不敢喘。两只小兔子都有些埋怨曦臣兔把自己送到这么一只明显处于焦躁期的监护兔身边。这还不如让它们自己呆着呢!脚都快蹲麻了好吗!好想出去尿尿可是不敢动啊QAQ!

        曦臣兔从自己洞里给小兔子们叼了药草回来,无奈地看着明显没挪过窝的弟弟摇了摇头:“忘机,吃点东西吧。江同学不是说了,下个月兔谈会应该会来赴会,到时魏同学是一定会来的。”忘机兔还是没动,耳朵却垂得更低了。

         一个月!

        忘机兔完全丧失了食欲。

    “忘机,”曦臣兔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它比较顾虑的:“你和魏同学…迟早会被叔父和其他长兔知道。只怕到时不会让你们轻松…”

    “兄长,”忘机兔终于开口,却是不迟疑地打断了它的话:“忘机此生就这一件事,不可为也要为之。你不必担心我,真有不被容纳那日,我必与魏婴同去同归。”

       曦臣兔叹了口气:“……那好吧。只是小心莫让叔父看到了。”它把草递给小兔子们,准备离开。绕过忘机兔的时候它仔细打量了一下弟弟,语重心长地劝到:“忘机,你起来动一动吧,你近日总趴着,似乎屁股又变大了。”

    “……兄长!”

    “好好好我走我走。”曦臣兔赶忙扭着身子出去了。

         忘机兔不让说,曦臣兔是看出来了:忘机兔几乎算是只成年兔了。不知道它自己有没有感觉,这也不好去问个细致。然而魏无羡兔显然还是一只傻不愣登的未成年兔子,不知道忘机兔要如何自处。

         ……不过我思考这个做什么?

        曦臣兔摇摇脑袋把这些奇怪的忧虑赶出了脑海。

 

        忘机兔是全然不在乎长兔们会如何看自己。它现下只想在自己的洞里静静趴一会儿,感受羡羡兔留下的气息。

       魏婴,说好一月后便回来,你要遵守约定。

       这边忘机兔执着地当着望妻石,那一边羡羡兔却是没空去为与自己刚得到的伴侣分离而伤春悲秋。

    

     “哼。”江澄澄兔第不知道多少次发出这样的声音。

     “咋了嘛,你早上吃了不干净的草啊?瞎哼哼一路了,烦不烦兔!”

     “呵呵,去了一趟云深不知处,瞧把你得瑟的,还住到蓝忘机洞里去了!我看你是不是打算投奔姑苏了?说好的无论何时必在我身后祝我一爪之力呢?我比赛那几天你就没主动露过面!我们多少年睡在一个洞里的情谊还比不过它一个冷屁股!”江澄澄兔嘲讽到。

         饶是羡羡兔从不跟江澄澄兔的坏脾气计较,也有点被它弄火了:“我说了我要背叛你江家?蓝忘机怎么你了你处处看不惯它,它不就是比你个头大比你有力气比你长得好看比你气质高雅比你说话得体比你讨母兔子喜欢么,你至于嫉妒成这样?”

     “讨母兔子喜欢?就它那一张死兔脸?我看它就讨你喜欢吧。”江澄澄兔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在前面。

     “江澄澄,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说你它妈是不是和它关系太好了?我和你算是兄弟,住在一起就算了。你和它啥关系,你见过俩没血缘的成年兔住一个洞里还抱在一起睡的么?”

     “师姐和金讨厌就那样啊。”羡羡兔理直气壮地说。

     “废话!”江澄澄兔回头啐了它一口:“它们那是夫妻!你跟蓝忘机算什么鬼!”

        我们也算夫妻啊昨晚上刚定下的!羡羡兔心里这样顶了一句嘴上却没回话。只装作和江澄澄兔赌气一路上再不搭理江澄澄兔了。

    

       江澄澄兔和羡羡兔各自是有自己的地洞的,不过都离莲花池很远。它俩平时习惯一起住在池边上一个被前兔废弃了的比较大的洞里,这样日常娱乐和训练会方便点。不过像是现在这样闹了别扭的时候,两兔就会各自回到它们自己的洞里去。

       羡羡兔扔下江澄澄兔下到自己的洞里,想要先清理一下腐败的草垫,这时一只深灰色的江家兔子匆匆跑到它洞口对洞里喊了几句话,羡羡兔急忙从洞里跳了出来,直奔师姐的洞而去。

     “公子你快去看看吧!晓前辈带着宋前辈回来了!宋前辈浑身都是血看着快不行了!”

——————————————————————————————

宋小宝不会轻易狗带的,放心。


评论(53)

热度(3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