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文章完整版加群自取659037329

魔道祖兔 28 洗刷刷洗刷刷

二哥哥使用了主动技能:秘技-快速转移话题

28

       清晨,羡羡兔在忘机兔怀里悠悠醒过来,它看忘机兔闭着眼睛,就伸鼻子嗅嗅忘机兔,又用爪子戳忘机兔的脸。

       忘机兔一向比羡羡兔醒得早,只是看羡羡兔还睡得酣,便抱着它闭目小憩。所以被羡羡兔一戳,它就睁开眼,捏住羡羡兔作乱的小爪子。

     “蓝湛,我饿。”羡羡兔把两个爪子抽出来,搭在忘机兔胸前撒娇。忘机兔点点头,蹭了蹭它的脸颊,然后翻身爬起,去衔屯在洞里面的草,留下羡羡兔独自赖在厚实的草垫上打滚。忘机兔衔了草回来发现羡羡兔盯着它头上新换上的草叶子看,就问:“你想吃这个?”说着便要去解自己的草叶。羡羡兔摇头:“不不!我就是在想,你到底有多少这个东西。”

     “很多。”忘机兔答到,“你若是喜欢吃,每天我都可以给你找一根吃。但是一天只能有一根。”因为再多拿恐怕就要被分配草叶的启仁兔发觉不对劲了。

     “不了,我吃这些就行啦。”羡羡兔伸出前爪,忘机兔会意把它抱起来。羡羡兔吃草的时候,早上已经吃过了的忘机兔就在一边看着它吃。填饱了肚子后,羡羡兔伸长四肢惬意地打了个哈欠,挠了挠痒,开始给自己洗脸,顺便翻过身来给自己梳梳毛。它这翻过来不要紧,一看到它的肚皮,忘机兔立刻红了耳朵。

     “我……我带你去洗洗。”忘机兔低头说着,就去叼羡羡兔。

     “我自己舔舔就好了,也没有粘特别多泥嘛,不用用水冲。”羡羡兔并没注意到有什么不对之处。结果忘机兔根本不理会它,叼起它就出了洞。

       云深山今天也依旧雾气蒙蒙。忘机兔把羡羡兔缓缓放在水中,打湿爪子开始给它搓洗身子。这时候羡羡兔才注意到自己腹部几撮黑毛上黏了白乎乎的块状物,伸爪一摸似乎还是半凝固的液体。

       羡羡兔很疑惑。

       忘机兔耳朵都快滴血了,也不说话,抱着羡羡兔一个劲地给它搓洗毛发,可是还是没拦住羡羡兔的问话:“蓝湛,这是什么呀?我怎么不记得我什么时候粘到了这个?”说着捏了一爪想闻一闻。

       忘机兔赶忙拍掉它的爪子:“没什么,洗掉就好了。”

     “蓝湛,你脸怎么这么烫啊,你生病了吗?”

       忘机兔动作迅猛地给羡羡兔来了个快速洗净,然后假装什么也没听见就往岸上走:“洗好了我们走吧,我今日要去听大哥授课,你若是愿意,可以一同前去。”

       羡羡兔还在后面甩毛呢,追上它问:“现在换成你哥哥上课了?那敢情好,这一波小兔子比我们那一波运气好多啦。我看你哥哥脾气那么温软,估计小崽子们逃了学它也不罚的。”

     “兄长虽无叔父严厉,该管教的却也不会放松。”忘机兔晾了一会儿耳朵,感到脸上不那么烧灼了,才回身去贴着羡羡兔。两只兔子一路黏黏蹭蹭着往学堂草坪去了。

 

       同一天清晨,江澄澄兔一个打挺坐了起来。

     “妈的我怎么睡着了?!我睡了多久了?魏无羡那傻缺找到没有?!”

     “宗主……到处都找了,实在没找到啊……”一旁的一只江氏门兔怯怯回到。江澄澄兔闻言双脚一跺地,气冲冲出了洞。

       洞外天光灰暗,雨从前夜起就没停过。星尘兔和宋岚兔带着阿箐兔就在不远处的一片莲叶下面候着,看到江澄澄兔,宋岚兔推了推星尘兔示意它来兔了。

     “晓前辈,魏无羡还是没有去你们那吗?”

     “江宗主。没有,阿婴一直没来过,方才我们把这附近的林子都找了一遍,并未看到阿婴。”

     “唉,”江澄澄兔叹了口气,“我再派兔往远点找找,你们莫急。”

       羡羡兔已经失踪两天了。

       厌离兔急得吃不下草,江澄澄兔也不得不暂停了爪上的事务带着兔到处寻找羡羡兔。它虽然嘴上骂骂咧咧,其实心里急得很,因为它一直都坚定地认为,羡羡兔就是脑子缺根筋,莲花坞多水多沼,这两天又阴雨连绵,若羡羡兔突发奇想跑去玩水没能再上岸呢?如果它傻了吧唧一脚踩进泥沼陷进去了呢?江澄澄兔越想越急躁,搞得其它江氏门兔战战兢兢大气不敢喘就怕刺激到这位新宗主。

       星尘兔也很焦急。大家把各自知道的信息一对,发现羡羡兔最迟一次露面是两天前在星尘兔的洞里,所以星尘兔总觉得对羡羡兔的失踪自己要付上责任。虽然它不认为羡羡兔会因为被宋岚兔撵了一回就想不开去寻短见,但是羡羡兔又确实是在那之后就没了踪影。

       宋岚兔捏捏它的爪子,无声地安慰它。

     “我没事,子琛。阿箐,外面雨大,你先去江小姐那里。子琛,我们跟着江宗主去看看。”

       阿箐兔本想跟着去,转念一想还是决定不给大兔子们添麻烦,遂点了点头。宋岚兔正给星尘兔梳理被雨打湿的毛发,闻言按住了星尘兔刚抬起的前爪,示意星尘兔留下。

       星尘兔想了一下,明白宋岚兔是担心自己看不见,而在这样稀稀沥沥的雨声中,自己听声辨物的本领也不太好用,跟着也只能拖慢宋岚兔的脚步,就艰难地点点头:“好吧。子琛,你千万小心,这附近有很多沼泽。”

       宋岚兔拱了它一下,就转身冲进雨幕去追赶江澄澄兔它们。

 

       江澄澄兔为什么想不到羡羡兔是去找忘机兔了呢?这是当然的,任由羡羡兔和忘机兔关系再怎么好,江澄澄兔也想不到它们能好到让羡羡兔灵光一闪就一言不发离家出走的地步啊。其它兔自然也想不到这一层,权当羡羡兔仍在莲花坞界内。唯有两只兔子心里隐隐察觉出蹊跷。

       一个是厌离兔。和弟弟不同,厌离兔坚信羡羡兔是很聪明懂事的,不至于因贪玩失了性命。并且之前给弟弟们普及兔族繁衍知识的时候,厌离兔敏感地察觉羡羡兔似乎对这个的具体细节非常感兴趣。

       另一个是星尘兔,因为它曾听到羡羡兔明确说过有了一只相好的兔子。

       莫不是……阿婴,去找自己的心上兔了?

       怀揣着共同猜测的厌离兔和星尘兔在莲花池边打了个照面,把各自的猜想一说,顿时感到看到了希望。


———————————————————————————————

江澄澄兔提着刀在赶来教育羡羡兔的路上

羡羡兔和忘机兔即将被迫公开出柜,喜大普奔

评论(32)

热度(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