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文章完整版加群自取659037329

【进团一次就瞎眼】01-05

剑三背景,CP忘羡,双道长,追凌,曦澄,真箐

这就是一个基佬秀恩爱闪瞎无辜路人的臭不要脸的故事。

一次好几发让各位大饭量的兔兔吃个饱。

周更。

前言:

不是安利向,剑三我已脱坑,游戏背景为2016年暑假更新前的剑三系统,基本设定为:

对立阵营恶人浩气,JJC组队竞技和组团副本。

最后作为过来人说一句题外话:游戏好玩但费时费力费钱,适度游戏调剂生活,但千万不要让它占用了本应用来与和你身边那些重要的人们共度的时间,不然真的会很后悔…

关于撞梗:我之前看的剑三背景的魔道文很少,尽量避开了看过的梗,但是剑三吧,就那么几个门派那么几个玩法,秀恩爱也就放个烟花开个麦之类的,如果有和别的作者一样的梗也蛮正常,具体的描写不同应该就不算撞得很厉害……吧。

 

接下来是文中符号说明:

【】内为角色游戏ID

[ ]内为系统消息

‘’内为QQ信息

 

01

“【夷陵老祖】,我们从今往后一刀两段、势不两立,再也不是兄弟!”这是【三毒圣手】最后一次密【夷陵老祖】时放下的狠话。事实上他走之前放了好多句狠话,但是没有收到一条回复。好友列表里【夷陵老祖】的头像从那天起就暗了下去,再也没有亮起来过。

结果这些狠话江澄一句也没能兑现。A了游戏一个月后,他才在一个偶然的契机下发现自己跟个傻逼似的被一群游戏里的“亲友”连蒙带骗,助长了人渣的气焰,误会了现实里的发小,心里那叫一个卧槽。

网游这个东西嘛,就是会让你误以为有很多人和你很近待你很真,其实你在人家眼里也不过只是一个用来打发时间的游戏数据体,这还是好的情况。糟糕一点的话你还会成为人家的一个“乐子”或陷害对象。原来妹子不是你的,亲友不是你的,就兄弟是你的结果还被你挤兑跑了。

和魏婴绝交一个月后的一天晚上,江澄逃了课去麻小诱惑打包了一兜平时舍不得吃的超贵优质小龙虾,扭扭捏捏敲响了魏婴宿舍的门。魏婴的室友是本地人很少住宿,平时就魏婴一个人在房间里过着醉生梦死的大学生活。过了好久,门才从里面被打开,身上只穿了一件长款衬衫露着一双修长美腿的魏婴一脸“哥们儿你谁”的表情揶揄地瞅着江澄。

江澄一把推开他冲了进去。

所谓兄弟,就是分分合合兜兜转转到了最后却依旧可以陪在你身边不让别人揍你的那个人。更何况这次这事儿说白了就是俩小子都智障了被人合起来给坑了。江澄性子高傲,却也是个爷们儿,发现自己误会了发小之后就来负荆请罪冰释前嫌了,虽然他本人的说法是:“我买太多了不吃完就坏了你赶紧给我解决掉”。

江澄和魏婴,两个脑袋聪明生活懒散无所事事的大好青年,在S市同一所大学里念硕士,同一个班同一个专业不同年级,因为魏婴曾因获得了国家青年科技专利奖跳过一级,结果成了江澄的学长。这一直让江澄耿耿于怀。不过眼下更让他窝火的是玩个游戏被人骗了感情。

“走走,跟我回去杀得那帮孙子退服!”

魏婴捏起一个虾沾了沾汤汁送进嘴里,无所谓地摇摇头:“你去吧,我不会回去了。”

江澄傻了眼:“你说啥?”

“在一个虚拟的玩意儿里勾心斗角,我累。我看我还是读读书看看报回回小学妹微信吧。你乐意玩儿你自己回去玩吧。”

江澄说不出话来了。

魏婴这人小到大捅的娄子不断烦死人不偿命没一天闲得住,江澄就没从他嘴里听到过“累”这个字。江澄是真没想到这件事给了魏婴这么大打击。他跟魏婴道了歉后心里还是觉得有点自责,有点愤愤不平,越想越觉得咽不下这口气。

于是当天晚上江澄打开淘宝拍了个工作室,领了一票职业杀手准备上线血洗[弑天下]。

结果一上线发现,居然早有大侠帮自己报了仇了。

 

02

江澄和魏婴念了硕士之后就一起被学姐安利玩了同一个网游,江澄点开角色界面看了看,选了个最能衬托自己的英俊华贵和不俗美貌的。

“看,这个紫色是不是显得很神秘很有气质。”

魏婴看了一眼江澄屏幕上那个风骚引蝶的毒哥哥,眼神复杂地重新打量了一下这个发小。

江澄,你看着我的眼睛真诚地告诉我,你丫真的不是基佬吗?

不过魏婴还是陪着江澄一起玩了个邪魅狂狷的毒哥哥。

俩人都不是热爱和平过家家的主,玩着玩着就都变成了仇人列表总有人在线的风云人物。那个赛季,【夷陵老祖】和【三毒圣手】这俩手法犀利走位风骚的毒经爸爸成了浩气盟小号跑商时最怕看到的“固定红名人形怪”。

人怕出名猪怕壮。人红了有妹子爱慕,也有小人嫉恨。那时恰逢一个和魏婴“打情骂俏”的同帮会道姑妹子被帮里另一个妹子用非常恶心地方法三了,魏婴便去找道姑的副帮主情缘想给道姑讨个说法。不料自古渣男小弟多,带着一帮人把魏婴堵在复活点杀了一遍又一遍,其中还有不少是曾经小号时抱着魏婴大腿跑商上段位的。整个帮会只有道姑闻讯赶来跟着一起被虐躺在地上。魏婴近聊打了个字:“哥们儿们,咱平时情分不浅啊,何以这么仇恨我。”

平日在一个群里互相吐槽吹牛的亲友,都在不知什么时候对自己积怨颇深,游戏里还是那个角色,还是那个ID,电脑前的人情谊却早就改变。魏婴跟道姑道了句今晚先下线睡吧晚安,就下了线,再也没上过。

道姑眼看着帮会管理把魏婴踢出帮会,在帮会频道留了句犀利的质问,主动点了退帮。

而被小三妹子的闺蜜哄得团团转的江澄,那个时候脑袋抽了筋,居然信了“【夷陵老祖】和【青萝绵绵】苟且给副帮主戴了绿帽子啦”这样仔细想想都知道是胡扯的谣言,还帮着“被人欺负”的小三妹子出风头呢。

回头想想,都是套路啊。

 

03

江澄上了线,点开仇人列表啪啪啪打了几个名字,结果发现好几个都是[该玩家不存在]。他一愣,密了在线的道姑妹子,先是为之前的误解态度诚恳地道了个歉,再问了帮会的事。

【青萝绵绵】:你说弑天下?已经没了,原来的帮主转服了。渣了我的那个狗男人和他那几个跟宠被忘机大大他们杀退服啦。剩下的都是些不知情的小号,帮会现在没人管了。

【三毒圣手】:你说被谁?

【青萝绵绵】:【一念忘机】啊。就是之前浩气第一大帮会的副帮主。

【三毒圣手】:我知道他。弑天下什么时候和他们打起来了?

【青萝绵绵】:没有呀,他只是打了那几个之前守尸我和魏婴的人,并没开帮战。

【三毒圣手】:……他是你相好?

【青萝绵绵】:我?233333

【三毒圣手】:……?

【青萝绵绵】:江同学,你还真是像魏婴之前和我说的一样,傻得可爱。

【三毒圣手】:……

江澄想:这个妹子是在真心夸我吗?为什么我总看不懂女人的话?

 

 

【一念忘机】是带着一个小队的犀利长歌完虐了弑天下的几只狗男人,但肯定不是为了绵绵。这事儿魏婴不知道,绵绵却是看得很清楚。

【一念忘机】和【涣水三千】是本服一对出了名的老琴爹,妥妥的技术帝,但行事都非常低调,平日里热爱和平,做了日常之后就在广都镇切磋或者在JJC里练手法,从不参与野外活动。但是他们的犀利有目共睹,特别是【涣水三千】,还专门在贴吧发过好几个加了精的技术指导贴,迷妹众多。所以“【一念忘机】居然带人去打群架了”的那天世界频道上都刷疯了。绵绵看到了立刻飞到老长安,找了半个地图才找到事发地点。

赶到的时候两方人马刚对上,正在骂架。绵绵看着近聊,基本就是些瞎比比没啥好看,但【一念忘机】仅有的几句话引起了她的注意:

“【夷陵老祖】为什么不上线了,是不是你们还在守他尸。”

“是不是你在世界频道诋毁【夷陵老祖】?”

“是你把【夷陵老祖】踢出了帮会?”

然后就开打了。

绵绵躲在一旁的山包上看着地上各种技能噼里啪啦乱闪,心里大呼过瘾。没过多久[弑天下]的几个人就被干翻在地。有人拉了大旗又来了半个团的人,结果居然又被人数少得多的【一念忘机】一方打得躺成一片。

一身白衣的【一念忘机】挂了一脑袋悬赏,云淡风轻地抚着琴。绵绵几乎看不清他的走位,只记得他几乎躲过了所有有威胁的技能,从头到尾血都没有下过一半。一旁的【涣水三千】一边给他加着血,一边劝地上几个人:

【涣水三千】:一个游戏而已,何必如此伤和气。你们跟【夷陵老祖】道个歉,在世界频道澄清一下,这件事就算了了,如何?

地上几个人死鸭子嘴硬地躲在隐元武卫妈妈身边一边骂一边互相推责任,其中有个人说了句“他自己不上线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绵绵眼看着一直站在旁边不动的【一念忘机】发了句“他就是那晚起没再上过线,必定是你们的原因。”然后一个清绝影歌便冲进复活点,顶着隐元麻麻就砍死了那个作死的汉子。【涣水三千】“deng~deng~”地交着大加才把【一念忘机】毫发无损抢救回来。

……连隐元麻麻都无视了,这是多么大的怨气!

绵绵觉得自己在【一念忘机】那毫无表情的琴爹脸上看到了升腾的怒意。正走着神,忽闻叮地一声,自己头上多了个悬赏。

“我去?!”绵绵一声暗骂,就感到自己开始掉血。看来是有人偷偷绕到一边暗算自己。

她忙着应付,便没再去关注那边的战况。第二天才听以前的熟人说[弑天下]那几个孙子纷纷退服了。

 

【青萝绵绵】:综上所述,你确定【一念忘机】不是你好兄弟魏婴的相好吗?

江澄再次无言以对。

 

 

04

和江澄和好的第三天晚上,魏婴吃着外卖送来的烤鱼,懒洋洋登录了QQ。结果一上线,就看到“罗青羊”叮叮当当敲自己。

‘你终于来了!你好久没上线了!我还以为你不用这个号了!QAQ’

‘绵绵啊~我这几天忙着赶报告呢。怎么,想我啦?【飞眼.Gif’

‘噗!你别闹,我有正事要说。’

‘你说。’

‘那个,魏婴,我不是知道你的账号密码嘛。’

‘哦,你喜欢就拿去玩,随意~反正我不用了。’

‘哎呀不是不是,我跟你说你别生气啊……我之前,觉得好奇就密了【一念忘机】几句,结果他就加了我QQ,问我和你什么关系。我说是亲友,不信我可以替你登陆账号证明给他看。结果过了几天,他就问我能不能给他你的账号密码。哎,我本来是拒绝的!但他说他是你同学,还给我看了他站在你们学校门口拍的照片,卧槽他长得好帅啊你造吗!……不是,我不是要说这个。咳,就是,他每天晚上都问我要,还保证只是登上去看看绝对不盗用,还把他自己和他哥哥的账号密码抵给我做交换,我一时心软就……’

魏婴心里纳闷:蓝湛要我账号干什么?

魏婴是认识【一念忘机】的,因为这人就是他同一年级的校友,不过是国学院的,算是这一级的风云人物,开学典礼上代表国学院发了个言就得到了几十女同学的热切关注。不过此人性格生、冷、硬、倔,过了半个学期追在他屁股后面跑的大部分姑娘都知难而退了。新生友好辩论赛上魏无羡和他打过一次交道,蓝湛看上去不怎么会说话,想不到逻辑清晰方向明确,句句掷地有声。可惜魏婴这张嘴那是成了精的,因为觉得好玩于是刻意针对蓝湛提了些刁钻的问题把蓝湛噎得够呛。除那以外两人基本上连一句话也没说过,只在校园里偶遇过几次,都是互相点个头就过去了。

这几乎可以算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校友关系吧。就连蓝湛也玩同一个游戏也是聚餐时不经意听别的学姐说的。

所以这么一个人,要我的账号干嘛?难道他对于那场辩论会我逗他玩的事心怀怨恨想删我装备?蓝湛看着不是这么幼稚的人啊。

魏婴正腹诽着,江澄突然发了条消息过来:‘魏婴,你这是搞什么鬼?’

‘什么什么鬼?’

这边江澄还没回,绵绵那边又发来个抖动窗口:‘魏婴!你快去看看!【一念忘机】双开你的号给你炸烟花啦!我的妈呀都刷频了我都数不清多少个烟花!太有钱了!你快去看看!哎不对你的号被占了……你登我账号去看看!实在太壮观啦。’

 

05

魏婴登了绵绵的道姑号,一上线就卡成狗。仔细一看,好嘛能不卡嘛,眼前的地面几乎被各色烟花覆盖看不到原本的颜色了。

一个正在升起的“万家灯火”里,【一念忘机】正和【夷陵老祖】面对面站着。魏婴跑过去站在他们旁边。过了一会儿,收到了一条密聊:

【一念忘机】:你好,我在截图,可以请你稍微站远一些吗?多谢。

【青萝绵绵】:我的好蓝湛啊,你给我放烟花,我却不在烟花里,岂不辜负你一片心意?

【一念忘机】过了好久才回话:你是【夷陵老祖】?

【青萝绵绵】:不用试探,好男人就是我,我就是魏婴。

【一念忘机】:你……回来了?

【青萝绵绵】:没啊,我就是专程来看看蓝二公子烧钱。说真的,你要想找个人截烟花,为啥非要用我的号?放给你的绑定奶不好吗?你要是刻意想亲近我,干嘛不直接请我吃顿重庆火锅?给运营商送钱有啥用。

又是一阵沉默。然后。

【一念忘机】:抱歉。

【一念忘机】:我本来没想让你知道。

【一念忘机】:我就是想留个纪念。擅自借了你的账号,对不起。

【一念忘机】:还有三个烟花,放完我就把账号还给你。

屏幕前,魏婴扑哧一乐。

这个蓝湛怎么这么有意思?都是爷们儿还是校友,说起话来小心翼翼地就怕得罪自己似的,自己有那么吓人吗?

于是他在游戏里敲了一句:

【青萝绵绵】:你先别放,一个人双开放烟花多凄凉啊。号先还给我,我上我自己的号跟你放烟花玩,好不?


评论(56)

热度(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