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文章完整版加群自取659037329

魔道祖兔 31 忘机,哥只能帮你到这了

阿箐不是有疑心病,是被骗惨了所以才比较警惕。其实本性还是一只天真烂漫的少女兔。

 31 

    阿箐也没想到这两只大兔子能一直啪啪到天光大亮。曦臣兔带着思追兔呆立在阿箐兔站的那个位置,进去也不是走也不是。 

    “泽芜前辈,忘机前辈和魏前辈打起来了吗?为什么呢?”思追兔歪着脑袋问。

     曦臣兔咳嗽一声,用爪子捂住思追兔的眼睛一本正经地说:“兔子大了脾气就会暴躁,打一顿就好了。你年龄小学不得。”说着又转头望着阿箐兔,神色非常尴尬地说:“嗯…这位小友,你是哪族的?这一大早的为何到此处来?不如先同我一同去学堂吧,不要留在这里看…看这个。” 

    曦臣兔心里暗暗埋怨弟弟和羡羡兔,可是转念一想,它们是在自己的洞里做自己的事,有什么好指责的?又责备自己没有做好看管的工作,放了不知哪家的小兔子跑到这里来看了这么儿兔不宜的东西,而且这还是个小母兔子。曦臣兔忙不迭地把两只小兔推到离洞口远一些的地方。

     比起洞里羡羡兔那忽高忽低的叫唤声,思追兔倒是对这个从未见过的小朋友更感兴趣。它拨开曦臣兔的爪子走到一边,很友好地对阿箐兔晃晃耳朵,对它说:“同学你好,我叫蓝思追,你叫什么名字?我以前都没看到过你。” 

    然而阿箐兔从刚才看到这两只兔子起就没回答它们任何一只兔的问话。它只仔细打量着这一大一小两只白兔,心道这个大的和洞里那只压在魏无羡身上的白兔长得一模一样必定是一窝的。这个小的垂耳兔虽然不知什么来路但看上去是没有恶意的。不过出于安全考虑它还是决定谨慎一些,便说:“我是孤儿,哪一族的也不算,我认识里面那只黑兔子,你们也认识它吗?” 

    曦臣兔一笑,“自然。小友你既认识魏同学,大约是它本家那边的孩子?在下蓝曦臣,是此地姑苏蓝氏一族这一辈的长兔。里面…那个…是我弟弟蓝忘机。” 

    阿箐兔点点头,说:“我听我师父讲起过你,泽芜兔,久仰大名。我叫做阿箐,是跟着我师父晓星尘一同前来寻找魏前辈的。” 

    曦臣兔一愣:“魏同学未将行踪告予云梦江氏?” “未曾。师父和江宗主都在找它。” 

    曦臣兔无奈地摇摇头,又问:“江宗主我已见到,晓前辈现在何处?不若我先去将魏同学安好的消息告诉它。”话还没说完,却听得身后江澄澄兔的声音,“你们在这里干什么?魏无羡呢?”

    原是江澄澄兔带着金凌兔找来了。 

    曦臣兔心道不好,赶忙大声咳嗽起来,并提高嗓门,看似对着江澄澄实则对着洞里说到:“江宗主!江宗主怎的忽然驾临我云深不知处?远道而来,曦臣不曾远迎,实属招待不周,还望江宗主多多包涵!” 

    江澄澄兔的爪子停在半空愣住了,“你…不是刚才才见过我吗?这是整的哪一出?” 曦臣兔并不回答,只继续高声自说自话,就指望着洞里的两只不知羞的兔子赶紧反应过来整理规矩。 

    然而洞里的羡羡兔和忘机兔正打得火热,根本无心理会洞外发生了什么。忘机兔拱着羡羡兔,随意道了一句:“我仿佛听见了兄长的声音。”羡羡兔回到:“嗯…这里离你哥哥的洞又不远,许是它醒了出门吃早饭吧,听到了也正常。我的好哥哥,别走神呀,羡羡还没够呢。”说着扭头舔了舔忘机兔的面颊。 

    忘机兔被它的小舌一勾,顿时热血沸腾,哪里还管得上什么兄长家长。

     更让曦臣兔崩溃的是,洞里还没消停,身后又传来了另一只兔子的声音。“子琛,是不是就在这附近了?你看见了吗?”正是星尘兔和宋岚兔拜见过姑苏长兔后问了忘机兔山洞的方向寻来了。

    阿箐兔开心地跳向一黑一白两只大兔子,江澄澄也招呼了一声喊它们过来。 

    曦臣兔感觉冷汗顺着鼻子尖往下滑:“……晓、晓前辈,宋前辈!真是许久不见!”

     “泽芜兔!好久不见,我们突然前来,实在叨扰。”星尘兔拱爪一笑道,又转头对阿箐兔说:“阿箐,江宗主,你们已经见过阿婴了?” 

    阿箐点点头,又摇摇头:“还没说上话,因为它一直在……”话未说完就被曦臣兔捂住了嘴。

     “魏前辈和忘机前辈在打架呢,泽芜兔说不能看!”思追兔老老实实接话到。 

    曦臣兔:“……” 

    “怎么会?”星尘兔闻言有些焦急,“它们在何处?因何打架?子琛,走,我们快去看看!” 

    曦臣兔爪足无措间,正要以身挡住去路,就听得山洞里传出一声高昂的“啊~~~!!!” 

    几只兔全懵了。

     当然了,除了阿箐和思追。

    阿箐兔淡定地望着天,思追兔微笑着茫然地看看曦臣兔又看看其它兔。 

    星尘兔暗道这该不会是自己想的那样吧?宋岚兔在一边默默捏住它的爪子告诉它就是。

     江澄澄兔并不懂得那一声叫声中的愉悦癫狂,只是听出那是羡羡兔的声音。于是它一声大喝“魏无羡你这个傻缺!!”就往山洞里冲去。

评论(79)

热度(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