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文章完整版加群自取659037329

魔道祖兔 33 羡羡送礼物

这章居然或隐或显写出了本故事涉及到的所有CP!请允许我兴奋地打一堆TAG。

33

曦臣兔一边跑一边呼唤江澄澄兔。在姑苏蓝兔年轻一辈兔子们的山洞前面是平坦绵延的山丘,那里是姑苏蓝氏一族日常学习活动的场所。而在山洞后面是更高更险峻的山脉,内有峡谷飞瀑,常年云雾缭绕,踏入其境便会感到真可谓云深不知身在何处。曦臣兔出洞时往山下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一只飞奔的兔子,所以它判断江澄澄兔应该是一头钻向了山后。

山后植被更加茂密,有些低矮处不常生长的植物覆盖着泥土,使得泥土常年湿润阴凉,很容易留下动物走过的痕迹。加之这片区域几乎没有姑苏蓝兔会到访,因此曦臣兔想,地上这一串兔子脚印恐怕就是江澄澄兔的了。

“江宗主,我是蓝曦臣。你停下吧,莫再往里面去了。”曦臣兔挤开一丛芫花,面前是一棵冷杉,杉树脚下生了大朵大朵的蘑菇,而一个毛绒绒的屁股正挤在蘑菇和树干之间,尾巴尖还在微微颤动着。

“……”曦臣兔哭笑不得,缓缓走到杉树边,怕惊动对方一般小声喊了一句“江宗主”。

“走开!”江澄澄兔抖得更厉害了,“都走开!我现在谁也不见!我……我要静静!”

曦臣兔好言相劝:“江宗主,你听我说,不是我们刻意瞒你,只是还没来得及和你说。魏同学……和忘机,都已是打定主意要这般相处,我们作为亲兔,理应静下心来好好为它们考虑一下将来该如何。毕竟这是我们两族共同的事。”

“它们该如何?它们该如何?!”江澄澄兔猛地抽出身子扭过脸来,愤怒地叫道:“你怎么不问问我该如何!我姐姐该如何!两只公的……怎么能好呢?!我们江家从来没出过这种事情!这要传出去我该怎么面对族兔?魏无羡它、它怎么干得出这种事来,它怎么面对它爹娘……它小师叔!”

“江宗主你……”曦臣兔面色凝重地问:“你当真看不出晓前辈和宋前辈也是一对夫妻么?”

“……”江澄澄兔愣住了。随后它反应过来,立起上身就要扑曦臣兔:“你胡说!”

曦臣兔微微一个侧身,任由江澄澄兔扑在了地上。它淡淡地说:“江宗主怕是早有察觉,却不愿承认吧。可无论你承认不承认,它们相好,是它们的事。它们在一起开心才会在一起,难道我们的面子会比亲兔开心更重要么。”

江澄澄兔被它这轻飘飘的一句话砸得半天回不过神。半晌,它才从地上爬起,失魂落魄地往山下走了。

曦臣兔看着它的背影叹了口气。没有办法,有些事必须它自己想通了才算了了,别兔帮不了它。

 

而在学堂草坪,被曦臣兔打发去上学的金凌兔也冷冷地甩给思追兔一个背影。等到下了课,思追兔用爪子戳戳金凌兔,笑着问它:“阿凌,一起去吃午饭吧?”

“哼。”金凌兔把身子一缩,不理它。思追兔又戳它一下:“阿凌?你这又是生什么气了?”

没想到这么一句话就把金凌兔点着了,它回过身来气冲冲地喊到:“又生什么气?又生气?在你眼里我就是无理取闹动不动就生气是吧?没你那些个小母兔子温柔体贴善解兔意是吧?那你找我作甚!你找它们一起吃饭去啊!”

思追兔被吼得一脸茫然,“什么小母兔子?……你说阿箐?”

金凌兔又把脸一扭,愤愤然撅着嘴。思追兔无奈,摸摸金凌兔的尾巴解释道:“阿凌,我什么时候说阿箐比你温柔体贴了,虽然它脾气是比你好一点……好吧好吧当我没说!我是想说,阿箐它今天才来与我们一同上课,兔生地不熟的,我们作为同学应当多多照应它、帮它补上之前没听过的课才是啊。”

“照应它上课?”金凌兔冷哼一声,“我看你是想把它照应进自己家里吧,这一路围着它嘘寒问暖地献殷勤,你以为我看不到?你以为我跟它一样是瞎子吗!”

“阿凌!”思追兔厉声制止,“阿箐它不是瞎子,你不要这样说!太伤兔了!”

金凌兔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毕竟阿箐兔就在不远处默默听着呢。可是听到一向任自己搓圆捏扁的思追兔居然敢为了一只才认识一天的小母兔子训斥自己,它又觉得气不打一处来,遂脚一跺地,重重冷哼一声便跑了。

思追兔在后面喊了几声没能叫住金凌兔,转过头尴尬地看看阿箐兔,道:“阿箐同学,对不住啊,阿凌它说话就是那样子,不是故意……”

“没事。”阿箐兔毫不在意地摇摇耳朵,“本来也是我无心抢了它的位置。”

“啊?什么位置?”思追兔疑惑,“你没有坐在它的位子上啊,它那个位置一直是它坐,不让别的同学碰的。”

阿箐兔扑哧一乐:“哎呀,难怪它喜欢你呢,是挺可爱的。”

思追兔:“???”

“好了你去追它吧,不必担心我,我不会饿死的,我要去找我师父它们一起吃午饭的。你赶紧去吧。”阿箐兔说完小小伸了个懒腰,也转身跑了,只留下思追兔坐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过了好半天,其它小兔子都散得差不多了,它才终于下定决心,朝着金凌兔消失的方向追了出去。

 

而另一边,被赶出洞的羡羡兔并没有扭头回去,而是撒欢儿一般往山上蹿。曦臣兔怕家里的长兔看到它,不许它去山下玩耍,而忘机兔担心它会遇险,也不许它上山玩耍,只允许羡羡兔在山洞附近的小林子里散散步。这可把羡羡兔给憋惨了,要知道它在莲花坞一天要绕着大莲池边缘至少跑一整圈呢。

“我又不是母兔子,还真要守在洞里等蓝湛回来啊?又没有小兔崽子要我照顾,山洞就留给小师叔它们歇着吧,我得去看看蓝湛它家后山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吃。”羡羡兔一边跑一边低声自言自语道。

羡羡兔并不缺食物,事实上忘机兔每天都在想方设法找各种新鲜的青草来哄它,甚至会主动把草叶子解下来给它吃。但是羡羡兔闲不住,偏想找些不常见的野果子来解解馋。

“啧啧,这山里看来好东西不少啊,蓝湛它们估计都不吃,真是暴殄天物。”羡羡兔嗅嗅灌木丛上深红色的小果子,伸出小舌头舔舔,觉得应该可以吃,便兴冲冲吞了一个,结果一入口就呸一声吐出来:“妈呀,这比蓝湛吃的药草还苦!就这样也敢长成果子的形状!你干脆长成药草不完了吗,呸呸……”它沿着连排的灌木继续往里走。树木遮天蔽日,树根下长了许多苔藓和菌菇,羡羡兔绕过它们,寻找着酸甜可口的小果子。找着找着,一小片微微晃动的低矮植物引起了它的注意。

这是猫尾草吗?羡羡兔走近一看,果然是绿油油的猫尾草,每一株上都缀满了穗粒,沉甸甸地垂着。羡羡兔顿时高兴地一蹦。这种草在莲花坞很常见,羡羡兔小的时候,厌离兔经常用这种草编成一个草结逗羡羡兔玩。那种草结上部分是两根支棱着的猫尾草,下部扎在一起成为一束,看起来像个兔子的形状。

羡羡兔想,蓝湛那个古板兔一看就知道没玩过玩具,它家那些老古板肯定也不可能给它编兔子玩,不如自己编一个拿回去逗逗他。于是羡羡兔扯了两根草开始创作。它对自己很自信,毕竟编草结这种事情,连金子轩那个家伙都很擅长,自己怎么可能应付不来。

直到它爪上两颗猫尾草上的草粒差不多掉光了,它才不得不承认,编草结这个事儿,自己还真的做不来。

“唉,我编不出蓝湛。”羡羡兔恹恹摆弄着猫尾草,无意中把一根草弯成了一个圈。突然它灵机一动,把另一根草也弯成一个圈套在一起,然后又拽过几根草如法炮制,一串猫尾草串成的草串就出现了。

“对啊,这玩意儿可以给蓝湛当抹额用!它一直戴那种草叶子,我都看腻了,给它换个新鲜的!”羡羡兔爪上越串越熟练越串越快,很快一个由猫尾草串成的草环就出现了。毛茸茸的穗子从草环各处支出来,柔软又好看。羡羡兔对自己的大作十分满意,再看看天色也差不多了,叼住了草环就往忘机兔的山洞跑去。

星尘兔和宋岚兔早被安排住在了别处,因此羡羡兔回到洞里的时候只有刚下学的忘机兔站在洞口等它。

“你去哪了?”忘机兔面色有些不悦。它给羡羡兔带了午餐回来,结果找了一圈都没找到羡羡兔,就猜到它肯定是不听话又偷跑远玩去了。

羡羡兔钻进洞把草环放在地上然后笑嘻嘻去舔忘机兔的脸,一边舔一边撒娇:“好哥哥,我就在附近转了转,没去危险的地方,你不要生气嘛~你看,我还给你带了礼物回来。”

忘机兔被它舔得消了气,这才注意到地上一个圆形的东西。

“这是什么?”

羡羡兔笑眯眯把草环衔起来就想往忘机兔头上套并告诉忘机兔这就是它的新抹额了。结果这么一比划不要紧,羡羡兔发觉这个草环编大了,如果套在忘机兔头上,能直接滑到脖子上去。

羡羡兔:“……”

忘机兔温柔地拱拱它,问到:“魏婴,怎么了?”

羡羡兔不死心。它摇摇头,把忘机兔从头到尾仔细打量一番,坚持要找一个可以佩戴这个礼物的地方。这可是它第一次亲爪给忘机兔做点像样的小礼品,经验不足做错了尺寸,但也不能就那么扔掉。

忽然,它心念一动,绕到忘机兔身后,在忘机兔疑问的目光中,心满意足地,把那个猫尾草环,套在了忘机兔屁股上。

 ——————————————————————————————

二哥哥:…………………………


评论(53)

热度(4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