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图)魔道祖兔 34 二哥哥减肥记

忘机兔的少女心事【不对

所谓关心则乱,热恋中的兔子就是会患得患失嘛~

配图:二哥哥性感的抹臀【啥 画师 @壹牙瓜 表白瓜瓜!爱你么么哒=3=!



34

羡羡兔想得很简单:既然猫尾草环刚好能套住忘机兔的屁股,那就套在屁股上呗,物尽其用嘛。它围着忘机兔蹦了几圈,觉得自己把本来就好看的忘机兔打扮得更好看了,于是非常满意地眯了眯眼睛。

忘机兔却僵住了。它不明白羡羡兔为何要专门做这么一个环套住自己的屁股。

莫非……魏婴它是在含蓄地嫌我胖么?

忘机兔想起自己兄长曾说过自己的……太大,越发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苍天可鉴,忘机兔的身材其实是非常好的,骨骼宽阔颀长,肌肉柔韧健壮,蕴含着强劲的爆发力。它的盆骨比羡羡兔宽,所以从后面看上去显得更圆更大一些,但那并不是多余脂肪的原因。对于兔子来说,长得够大够强壮是一件好事,因为体型较大的兔子更不容易成为天敌捕捉的对象,在遇到危险时也更有对抗的力量。而且更长一些的跟腱使得它们能够跳得更高、跑得更快,所以大大提升了生存的几率。蓝曦臣蓝忘机这一对兔子可谓是兔子中身型比例非常完美的典范了。

但是爱令智昏。忘机兔不在乎自己遇到了狐狼能有多大的几率存活,眼下它只在乎羡羡兔对它的看法。

“魏婴,你……我,知道了。”忘机兔不着痕迹地缩了缩耳朵,但还是难以掩饰眼里的失落。

羡羡兔非常不解。在羡羡兔的想象里,忘机兔收到自己给它的礼物应该是惊讶然后开心得翘起尾巴,抱住自己蹭蹭舔舔才对啊?为什么它看上去并不怎么高兴?难道是猫尾草戴上去很扎吗?想着它就要去摘草环,谁想到忘机兔一闪身没让它摸到。

忘机兔有点不自在地说:“下午我需要去帮叔父接待晓前辈它们,晚上我会去……跑一跑的。”

“啊?”羡羡兔更疑惑了,要知道,忘机兔作为一只气质优雅的纯种姑苏蓝兔,平日里走起路来都是端正稳重,没有急事从不乱跑的,怎么突然想去练跑步?不过忘机兔既然想跑,自己便陪着它跑呗。“那好啊,我等你回来和你一起去。”

忘机兔点点头。看到羡羡兔愿意陪自己一起训练,忘机兔心里感觉好了一点。

 

等到晚上一同走在云深山绵延的山丘上,忘机兔才突然意识到,这似乎是它和羡羡兔第一次作为一对相爱的兔子一同走在一起,望着同一片璀璨的夜空。它转头蹭了蹭身边的羡羡兔,心里升腾起一种温暖的充实感。羡羡兔人立起来抱住忘机兔的头蹭着它撒了一会儿娇,这才噔噔几下蹦到前面,转身唤忘机兔:“蓝湛!我先跑,你来追我!”

忘机兔点点头,看着羡羡兔窜出去十几步,才脚一蹬地追了上去。

天还没有完全黑透,溪流泛着波光汇入小河。它们沿着河流一个跑一个追,很快就远离了兔子们的聚居地,周围静得只能听到蝉鸣。河流绵延不断去向远方,消失在遥远的山谷里。

羡羡兔看到小河里映出的闪动的月亮,脚下减缓了速度。忘机兔见状轻轻往前一扑就把它扑在了地上,抱着它不动了。

两只兔子搂在一起喘了一会儿,平复了急促的呼吸。羡羡兔眨眨晶晶亮的黑眼睛对忘机兔说:“蓝湛,你小的时候就是在这条小河边自己玩吗?”看到忘机兔点头,它又说:“那你一定是个不会玩游戏的兔子。不如我来教你我小时候玩的?”

忘机兔轻轻舔舔它头顶的毛,柔声回到:“好。你想玩什么。”

羡羡兔的眼睛骨碌碌转了转,忽然勾起嘴角笑了起来:“我们来捉迷藏!”

“嗯?”

“我小时候经常和我师姐它们玩的!现在你转过去,我找一个地方躲起来,然后你来找我,找不到的话你就得按我的要求做一件事。如果你找到了我,那我就听你的话做一件事,怎么样?”羡羡兔说着四处环顾哪里有好的躲藏地点,谁知忘机兔闻言四爪牢牢把它固在了怀里:“不好。”

羡羡兔收回目光,“怎么了?你不想玩这个?”

忘机兔摇了摇头。过了一会儿才说:“这个游戏不好,你中午已经玩过了。”

羡羡兔这才想起它指的是中午自己跑到后山去让它找不到的那件事。羡羡有点心虚,伸爪搔搔忘机兔的耳朵:“那个不算,我以后要出去会和你说一声的。这个只是游戏。”谁知忘机兔还是坚定地反对,“不。你不能自己一只兔消失,什么时候都不行,游戏也不行。”

“蓝湛,你怎么了?”羡羡兔歪着脑袋说,“我是不会消失的,你为什么要这么想?你今天有点奇怪。”

忘机兔的确有个小心结。今天见到的星尘兔和宋岚兔是忘机兔所知的除了自己和羡羡兔以外唯一一对在一起的公兔子。两只兔子各自身有残疾却还能相濡以沫不离不弃,这大约是很不容易的,但大概也正是对彼此的责任感,成为了彼此之间牢固的牵绊。而自己和羡羡兔都五感健全,羡羡兔还特别招母兔子喜欢,这样的羡羡兔,会喜欢自己多久呢?羡羡兔心思千变万化,没有个长性,如果它有一天腻了、倦了,是否还有什么东西能够像捆住星尘兔和宋岚兔那样把自己和羡羡兔紧密地连在一起呢?

但忘机兔不知道怎么对羡羡兔表明自己的这种担心,便只说:“今天太晚了,你躲起来我找不到,以后再玩吧。”

羡羡兔难得乖顺地答应了,缩在忘机兔怀里拱了拱。它不知道忘机兔因为什么心情不好,忘机兔也不肯说,它只好这样紧贴住忘机兔,希望它能开心一点。

两只兔子躺在小河边静静地抱在一起看星星。羡羡兔看到那一粒一粒星子,就又想起猫尾草上一粒一粒草籽。忘机兔下午出门没有戴羡羡编的那个草环,晚上也没有戴。羡羡兔觉得有点失望。但它可不像忘机兔那样憋得住心事,于是直接出声问到:“蓝湛,我编的抹额是不是很难看?”

忘机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羡羡兔转过头来看着忘机兔,“就我中午送给你的那个抹额啊。我看你总是戴同一种样式的,想给你换个花样。”

……那是……抹额吗?忘机兔心想,那个草环简直能把自己整只兔套进去了,叫抹兔还差不多。

“哎呀哎呀你别那样看着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以前没编过这种东西,难免做得不太合适呀!不过戴在你屁股上倒是大小刚好,我看着挺好看的。”

忘机兔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魏婴给自己编了一个抹额?只是刚好做大了才会……?它斟酌了半天,才问道:“魏婴,你那不是嫌我……太胖了,的意思吗?”

“胖?你?怎么可能啊,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一只兔子了,无论是毛色还是体型。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你用它套住我的……”忘机兔意识到自己似乎误会了羡羡兔,耳根有点发热,“我以为……”

这回轮到羡羡兔愣了:“……所以你才要来跑步么?蓝湛哈哈哈,你真是太可爱啦!”羡羡兔跳起来抱住忘机兔的头。忘机兔粉了耳朵,却也没推开它。羡羡兔接着说:“我说我就觉得你今晚有些心事,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哈哈哈,蓝湛,你真是……你怕我嫌弃你胖?你说不让我消失,是在担心我会抛弃你?哈哈哈哈哈哈蓝湛!”

“别说了。”忘机兔终于受不了把头扭向一边,它现在只想钻回自己的山洞躲着。

“哎哟,你的耳朵好红呀~你不胖,真的,我也不会抛弃你的,你别自己把自己烤熟了就成了,你看你,全身都这么烫!哈哈哈哈哈。”

忘机兔一把抱过羡羡兔,捂住它的嘴不让它继续撩拨自己。羡羡兔安静了一会儿,不死心地挠忘机兔:“蓝湛,蓝湛,那是我给你的定情信物,你不愿意戴我很伤心的。”看到忘机兔动摇的神情,羡羡兔乘胜追击,它搂住忘机兔亲了一口,“反正它过几天就会枯萎了,在那之前你都戴着它吧,这样就算我不能跟着你出门,也可以把你拴住了。”

这一句甜蜜蜜的话彻底击败了忘机兔。于是第二天启仁兔去检查草堂的情况时,就看到忘机兔头上戴着一个草叶抹额,臀部套了一个猫尾草环,面色严肃地和小兔子们坐在一起听曦臣兔讲课。

“……忘机,你这是在搞什么名堂?我族兔子讲求仪表端庄,不求繁琐雕饰,你戴个草环像个什么样子!赶紧拿下来!”启仁兔说着要去把草环摘下,没成想忘机兔一扭身躲了过去。启仁兔气得够呛,正要训斥它,曦臣兔赶忙走过来劝到:“叔父,您别管它了,我说过它了,没用。”

启仁兔:“……”

曦臣兔无奈地笑了一声,心里暗暗叹道,这个傻弟弟,还真是被魏无羡给套牢了。情之一字,真是耐兔寻味啊。只是等两族兔子知晓了它们的恋情,必会引出一场风波。忘机,到时不知你挺不挺得住。

不过,在风雨到来之前,就任由它们尽情快活吧。


评论(49)

热度(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