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图)魔道祖兔 35 毛蒺藜缠兔

奋战论文中,更新慢,望见谅。

羡羡兔不作死那还怎么能是羡羡兔呢?再说它都立了那么多flag不应验简直不科学嘛

PS本文的毛蒺藜是私设植物,和现实里的毛蒺藜不同。不过也请不要尝试用现实里的毛蒺藜去粘你的兔子。么么哒。

35

羡羡兔这几天可是快活过头了。送草环事件后,忘机兔对羡羡兔的宠爱可谓变本加厉,每日里下了学居然都要叼一支新鲜的花回来送给羡羡兔,白的黄的红的紫的每一天都不带重样的,美其名曰“回礼”,闪得曦臣兔都不愿意再来看它们了。既然蓝大哥都不管了,想要跟蓝二哥撒个娇讨个便宜那就更容易了。羡羡兔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儿就获得了去后山玩的许可,虽然仅限于比较接近兔子洞的范围。于是它白天去看看小师叔小师婶然后在树丛里扑蝴蝶逮螳螂,晚上和忘机兔抱在一起嗯嗯啊啊,日子过得好不自在。

然而羡羡兔是一只永远也不肯安于现状的兔子。姑苏蓝兔一族规定了不许独自进入的后山,羡羡偏要独自进入。忘机兔说了不得涉足的山溪沟谷,羡羡就偏要去踩一踩。羡羡觉得忘机兔它们都是杞兔忧天,整天担心自己会受伤。其实哪来的那么多危险呢?生活还是要好好享受的,如果怕这怕那畏爪畏脚,还何必托生成一只兔子,干脆托生成一块硬石头算了。

所以羡羡兔逛熟了兔子洞附近那一小片山林之后,就开始偷偷开拓根据地,往更高的地方跑。

羡羡兔想要爬高一方面是为了玩,另一方面,它希望去找到一种能让忘机兔也喜欢的果子。忘机兔不爱吃酸的甜的,那么就一定有清淡一些的果子能得它欢心。在遍地奇花异草的云深山里难道还找不到一种能让忘机兔喜欢的果子?既然低处没有,那就去高处找找看,说不定还能有新的发现。

自从和忘机兔在一起,羡羡兔就开始着爪改善伴侣的食谱,因为在羡羡兔眼里,姑苏蓝兔一族那毫无生气的气质必定和它们的饮食习惯有关。羡羡兔在云深不知处求学吃药草的那阵子,江澄澄兔就老说它一脸丧气。而忘机兔可是从小到大都吃这种苦了吧唧的东西,也难怪它那个表情总是跟死了老婆似的。

“啊呸,我咋自个儿咒自个儿呢,真是越活越傻……”羡羡兔顺着山脊一路往上,入目的植被愈见低矮,乔木灌木植物越来越多,各色野花野果镶缀其间,星罗棋布,端的一派繁茂热闹。

对于辨别植物可否食用,兔族可谓天赋异禀。羡羡兔跟着几只山雀尝了尝树莓,又找了有蜂蝶环绕的灌木挑挑拣拣,直到太阳开始向山谷滑落,它才选了一种口味最清淡爽口的橙红色小果,摘了一从衔在嘴里要给忘机兔带回去。它急着回家,便想径直从灌木丛间钻过,这一钻,居然出了状况。

羡羡兔钻了几排树丛就发现自己动不了了……它的尾巴被一种不知何名的绿色带刺球状植物给粘住了。

起初它并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后脚蹬地想要把尾巴拔出来,结果那植物紧紧扒在本体上怎么扯也扯不掉,而羡羡的尾巴跟已经被扯痛了。于是羡羡兔放下果子,转身想去咬断那个黏住自己的刺毛球,却发现这种植物的茎腾上生的满满都是这样的毛球,露出的茎部更是长着细密的尖刺,使得它无从下口。于是它想着伸脚蹬掉尾巴上的刺球,万没料到这一下连脚也被一丛刺毛球给缠住,缩都缩不回来。这么被吊起一只脚的姿势让它十分难受,下意识地伸出爪子想要把脚拽回来。

“……”

这下好了,连前爪都被粘住了。

羡羡兔之前从未见过这么黏兔的植物。它愣了一会儿,不信邪,又全身用力扭动想把满身的刺毛球甩掉,却发现身上的毛被越缠越紧,到最后居然保持着一只前爪一只后腿吊起的姿势动弹不得了。

这它妈就很尴尬了。

羡羡兔本来还庆幸幸好这里没有别的兔子看到自己这个囧样。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它开始感到不是那么回事了。

太阳一落入山峰背面,周围的光线很快就暗了下去,山林里开始拂起凉飕飕的风。一些落叶被风扫起落在羡羡兔头顶,羡羡兔甩甩脑袋,看到周围的树上乌鸦一只只归巢,意识到居然已经到傍晚了。

和毛球植物作斗争还要只用两爪承重消耗了它不少体力,现在它的腿已经开始微微打颤了。但这还不是最糟糕的。云深不知处境内并无兔子的天敌,但是云深山后山已经接近了此区域的边缘,白天一般是看不到别的走兽,晚上却并不好说。而且羡羡兔的肚子也开始咕咕叫起来。

它看了一眼还安放在地上的果子,咬了咬牙没去吃。抬头望望灰暗的天空,羡羡兔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卯足了劲大喊道:

“有没有兔啊——??!!!救——兔——呐——!!!!!”

回应它的只有空洞洞的回声,在静谧的树林里一层一层荡开。

看到那喊声激起的一只只蠢蠢欲动的乌鸦,羡羡兔开始后悔没有听忘机兔的话了。

 

忘机兔下了课和曦臣兔说了会儿话,才启程回洞。它在路上咬掉了一小簇紫藤萝,想着拿回去哄羡羡兔开心。谁知回到洞里发现羡羡兔又不见了。

这几天它不在家的时候羡羡兔都会独自跑出去玩,天黑前便会回到洞里,所以忘机兔并没有很担心。它静静窝在山洞口休息,等着羡羡兔蹦蹦跳跳地朝自己奔来。

可是直到月亮浮现在夜空,羡羡兔还是没回来。

忘机兔起身出了洞,向四处远望。目光所及之处,别说羡羡兔,连一只活兔都没有。它立刻跑向相距不远的曦臣兔的山洞,往里一看,思追兔正坐在地上给新发来的药草分类,金凌兔在它身后玩它的尾巴。

“泽芜兔下午就去找江宗主了,还未回来。”思追兔这样回答忘机兔的询问。

“魏无羡可有和它一同前去?”忘机兔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跳,问道。

“没有,”思追兔挠头想了想,“我记得泽芜兔是自己出的门。”

金凌兔插话说:“我中午还看到大舅,它往后山去了,没有回来过。”

话音未落,忘机兔已经飞一般冲出山洞朝后山奔去。

金凌兔怔了一会儿,转过头愤愤然说到:“为何它们不准我们晚上出去,它们就可以一只只都在外面不回来。”

“我们还小嘛。”思追兔认真地辨认着地上的药草,哄道:“等阿凌你长大到不会被毛蒺藜勾住,我也可以带你晚上出去玩。”

金凌兔不屑地撇撇嘴,“就你上回找给我找来玩的那个毛球球?且不说我会不会被它勾住,就它长那个样子大家看了都知道不能去碰吧,哪有兔子能傻到凑上去被它勾?我怎么会给它勾我的机会!”

“也对。”思追兔点点头觉得有理,“我也的确没见有哪只兔子能真的被它困住的。那好吧,那就等你长大到能不乱跟阿箐发脾气、不再挑食、不再说别的同学难看、不再把天蚕蛾当成蝴蝶送给我的时候,我就晚上带你出去。”

金凌兔:“……”




被缠住的羡羡

表白画师 @壹牙瓜 

评论(40)

热度(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