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文章完整版加群自取659037329

魔道祖兔 38 一个橙子

38

    兔谈会前几天,学堂照例放假。忘机兔陪着羡羡兔到姑苏兔子们不常去的山溪玩水。羡羡兔至今不知道忘机兔不会游泳,只当它是不愿意打湿一身优雅的白毛,便也没强求它下水。忘机兔则是出于一些面子问题不太想在妻兔面前显露自己的弱点。好在山溪下的水潭中的水深也就到羡羡兔的肚子处,横竖是淹不着兔的,忘机兔便安心蹲在岸上思考如何从曦臣兔那里弄到吃的。

    这次客兔们送来的食物里有一些是忘机兔它们从未曾见过的,连忘机兔都有些好奇,更不用说羡羡兔了。一般来说,兔子一族为了生存是什么能吃就吃什么,对于忘机兔这样对食物无欲无求的兔子来说,身边能找到什么合适的食物也就随便用来饱腹了,但是羡羡兔不知是不是因为小时后饿惨了,长大后就把吃当作了兔生一件大事,只要有条件就可着好吃的吃,对于没吃过的东西也是十分勇于尝试。羡羡兔一边拨着水,一边想着那些又大又圆的看起来像果子的东西,不知是什么味道?

    而忘机兔看着一边游水一边开小差流哈喇子的羡羡兔,更加坚定了坑自家大哥的决心。

    当天傍晚,在外面玩了一天的思追兔和金凌兔走在回星尘兔山洞的小道上,路边的灌木丛中忽然钻出一只大白兔,横挡在了它们身前。金凌兔吓得毛都炸了,思追兔赶紧挡在它前面,定睛一看,发现这只大白兔不是别兔,就是它们姑苏小兔被老师要求模仿学习的典范——忘机兔。

   “忘、忘机前辈,”思追兔擦了一爪冷汗,“前辈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真是吓了我们一跳,哈哈……”

   “跟我走。”忘机兔丢下这么一句就回身往自己的洞走。

   “呃?”思追兔本能地追上去,问道:“我们这几日住在晓星尘前辈那处,不走那个方向……可是泽芜前辈有什么事要交代我们去做?”

    忘机兔只说:“跟上。”

 

    当天晚上,天刚擦黑,曦臣兔就接到匆忙赶来的思追兔的消息,说金凌兔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不在忘机那里?那它可是去了江宗主那?你去找过了吗?”曦臣兔问。思追兔摇摇头表示自己还没来得及去江澄澄兔那里找,曦臣兔看看洞外的天色,转身对思追兔说:“思追,你还小,这么晚了不好乱跑,你就在我洞里待着等我,我去江宗主那看看。”说着飞快地奔出了洞。

    同一时间,江澄澄兔沉着脸看着不知道吃错了什么东西忽然跑来在自己身上蹭的金凌兔。

   “……你什么毛病?”江澄澄兔被蹭得莫名其妙。金凌兔虽然刁蛮但好歹是只公兔,从来不学小母兔子跟爹娘撒娇的那一套的,今晚却忽然跑过来说想自己了,还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这是玩的哪一出?江澄澄兔转念一想,觉得似乎明白了,“金凌,你小子……是不是闯祸了?想让我给你擦屁股?呵呵。”江澄澄兔坐在地上,摆出舅舅的架子拍拍金凌兔的头,“说吧,又惹了什么事?”

   “没什么事呀。舅舅,我很乖的,才不惹事呢。”金凌兔惴惴地答到。它是真的没惹什么事,但不知怎么就被忘机兔给惦记上了,被派来“向江澄撒娇”。金凌兔心里暗骂,这是个什么莫名其妙的鬼任务?!然而比起江澄澄兔,金凌兔对总是冷着脸的忘机兔忌惮得多,于是也不敢反对,乖乖按照忘机兔的命令来找自己舅舅撒娇。

    与此同时,忘机兔已经在思追兔震惊的目光中把一个橙子从曦臣兔洞里推了出来。

    忘机兔是一只雅正端方的兔子,一直都是。所以它奉行礼尚往来的君子准则,在拿出一个橙子的同时把自己今天刚领到的一根光滑饱满的胡萝卜推到了曦臣兔洞里,如此一来,就不是“偷”而是“换”了。胡萝卜也很好吃的嘛,客兔们不会因为一个橙子变成了胡萝卜而生气的,嗯。

   羡羡兔见忘机兔一言不发送走了一根大胡萝卜,连啃都没啃一口,颇有些郁闷,结果没过一会儿就看到一个圆滚滚的黄球滚进了洞里。

   “蓝湛?这是个啥?”羡羡兔用爪子停住那个黄球,问随后跟进来的忘机兔。

    忘机兔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果子,想了想,只回答说:“可以吃。”

   “啊?你……”羡羡兔仔细一想就明白了,“你用胡萝卜和蓝大哥换了这个?”

    忘机兔点点头。事情就是这样,只是以物换物而已,虽然没经过曦臣兔同意。但兄长总会同意的。大概。

    羡羡兔扒着橙子闻了闻,开心得不知如何是好。半晌,它忽然弹起来,围着忘机兔不住地转圈,一边转一边跳。

    忘机兔被它这热情的示爱动作弄得有点耳热,虽然心里很受用,嘴上却还是淡淡地说:“吃吧。”

    它这么一说,羡羡兔也不再客气,啊呜一口啃了一块橙子皮。“唔……这个味道……”口感很涩,没有水分,甚至有点苦。难道别族兔子也喜欢吃苦的东西?但看着忘机兔询问的眼神,羡羡兔又不好表示不喜,只得笑笑,说到:“这个……味道很特别啊,还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哈哈……嗯?这里面怎么不一个颜色?”

    刚才咬的一口橙子皮,除了表皮,里面都是白的。而在羡羡兔啃开的这一处更里面,却露出了橙黄色的果肉。羡羡兔试着舔了一口,两只耳朵登时竖了起来。“蓝湛!这个!这里面好吃!!”

    忘机兔本来想着如果羡羡兔不喜欢,它就再找点东西去曦臣兔那换一个别的。听到羡羡兔这么说,它才放心地走到羡羡兔身边观察起这个果子。

   “这个果子外面是苦的,没想到里面这么甜!”羡羡兔边说着边就着刚咬开的口往里面挖。忘机兔看了看,沿着那个开口的边沿开始把表层的白皮吃掉,露出更多水汪汪的果肉。羡羡兔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了,吃得胡须上都粘了果汁。忘机兔温柔地蹭蹭它的毛,站在一边看着羡羡兔大快朵颐。

   “你不吃吗?”羡羡兔转头问忘机兔。忘机兔对食物本来也兴趣不大,遂摇摇头,转眼看到自己洞深处还放着一大簇野果,是今天自己和羡羡兔上山玩的时候一起摘回来的。

    兄长洞里那些食物明日就会被送到兔谈会上去了,不如……

    羡羡兔吃得起劲,没有发现忘机兔叼着野果子又出去了。


评论(65)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