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魔道祖兔 43 又见故兔

双向醋源绵绵出场啦

然而绵绵喜欢的不是羡羡!也不是汪叽!它纯属躺枪啊!

43

    就在羡羡兔狂奔寻找忘机兔的同时,忘机兔也正被关在启仁兔洞里接受姑娘们盘问。

  “蓝忘机蓝忘机,你喜欢什么颜色的兔子呀?”

  “……黑的。”

    母兔子们骚动了。“居然喜欢黑的?!”“它说喜欢黑的哎!你快上你快上!”“灰的行吗?脏了就黑了!”

    忘机兔:“……”

    姑娘们又问:“那你喜欢耳朵立着的、还是垂着的?喜欢活泼一点的,还是安静一点的?”

  “……垂的。活泼的。”

    一些符合条件的母兔子跃跃欲试,而不符合条件的母兔子们也不死心,不断绕着忘机兔搔首弄姿指望用自己的风姿打动这个英俊端雅的世家二公子。

    忘机兔为了躲避母兔子们有意无意的触碰,努力地往后缩着身子,整个屁股都已经紧贴在了洞壁上。更可怕的是,洞内被母兔子们挤得水泄不通,而洞外还未能挤进来的母兔子仍在望着洞内蠢蠢欲动。

    简直快不能呼吸了!

    忘机兔生平第一次感受到名为恐惧的情绪。

  “……叔父!究竟要怎样才肯放忘机离开?”忘机兔朝悠哉悠哉坐在洞口处的启仁兔喊到。

    启仁兔搓搓爪子,慢悠悠回道:“想出去啊?想出去,就想办法把你哥哥给我弄过来!或者……在这些姑娘里选一个。我就不信这么多姑娘还没一个配得上你?你要是跟你哥哥学,谁都看不上,成年那么久了还娶不到个合适的妻兔,我怎么对得起你们爹娘。”

  “叔、叔父……”忘机兔用力往洞口挤,“这种事,忘机认为还是你情我愿为好……”

  “你问问它们看有哪个不愿意?”启仁兔问。

    我不愿意!忘机兔在心里大叫道。

    虽然现在这种处境非忘机兔所愿,但它依然不想让羡羡兔知道自己被母兔子们围堵在洞,一是因为说出去太丢脸,二是因为…虽然忘机兔心里清白如水,但万一羡羡兔想多了生气了不理自己了,可如何是好?

    正发着愁,忘机兔眼角一瞥,意外地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只正扒在洞口好奇地往里探头探脑的灰色长毛兔子仿佛有些眼熟……

    啊。

    那不是羡羡兔当初调戏失败的绵绵兔吗。

    不过忘机兔眼下可顾不上吃那个陈年老醋,只见它伸出爪子朝绵绵飞快一指,对启仁兔坚定地说到:“叔父,我要那只。”

    启仁兔本来想着曦臣兔躲藏必定求了弟弟帮忙,于是给忘机兔设了这么个美兔关,只是想逼忘机兔说出曦臣兔的下落,万没想到这个一看就还没开窍的忘机兔还真能选中一只母兔子!

    它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什么?”

  “我说我选了那只。”忘机兔淡淡回道,“叔父可否放我出去与它找个僻静之地细叙?这里有众多外族小姐,有些话怕是不便详谈。”

  “……”启仁兔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立刻眉开眼笑,一下就把曦臣兔逃跑的事情抛在了脑后,“忘机!你、你这孩子!我本以为你还年轻,这种事不急在当前,没想到你……好啊好啊,你比你那个哥哥可让我省心多了!好好好,你们去吧,你可要有风度,万不可莽撞冒犯了这位姑娘!”

    启仁兔一让出洞口,忘机兔就急急挤开一干母兔子,对还在迷茫的绵绵兔道了一句“这边”就头也不回往山上走。

    绵绵兔目瞪口呆。它本想回绝忘机兔的邀请,转脸却看到诸多母兔子正瞪视着自己,一副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样子。

    绵绵兔决定先跟着忘机兔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忘机兔也不顾绵绵兔有没有跟上,径自朝着自己的山洞走去。绵绵兔见四周没了别兔,才追上去叫住它:“蓝忘、蓝公子?蓝公子!”

    忘机兔转过身眼神无波地看着它。

    绵绵脸上一片绯红,支吾了半天才开口,尴尬地解释道:“那个,蓝公子,我、我不是……哎呀,我不知道里面是你相亲,我就是看热闹,想瞧瞧到底是哪位公子相亲这么大阵仗,我没想……”它抬眼一瞅忘机兔,立刻又羞赧地低下了头,“我没想到蓝公子……可是请恕我不能答应,我、我心里已经有了别的兔了。”

    忘机兔本想着在这里谢过绵绵兔的解围之恩,跟它解释清楚然后分道扬镳,谁知一听这话,顿时竖起了耳朵,声音也冷了起来:“……谁?”

  “……是……我、我不好说啊,我还没告诉它……不知道它会不会喜欢我。”绵绵兔羞涩地绞着两只前爪,那样子,竟是十足的怀春少兔模样,这令忘机兔更加不安起来。

 

    而在另一边。羡羡兔一路风风火火冲回忘机兔的山洞,这才想起忘机兔下山去了,遂转身就要往回跑。不过它忽然想起江澄澄兔住的山洞也在山上,于是它脚下一转先冲着江澄澄兔而去。

  “江澄澄!江澄澄!出来出来!快!”羡羡兔一边喊一边钻进洞,却见曦臣兔正在洞里蹲着。

  “蓝大哥?!”羡羡兔一惊,“难怪我一直没看到你,你怎么在这?不这个回头再说,蓝大哥,你快下去看看呀!赤锋兔带着狼来啦!”

  “什么?!”曦臣兔闻言也吃了一惊,却随即反应过来,“你说赤锋兔?大哥它怎么可能放狼进云深不知处?……若是它带来的,那大约是它那些犬族的朋友吧。”

    羡羡兔生气地站起来,挥舞着两只前爪比划着:“它们有这么大!牙齿有这么长!你怎么也说是犬!你们一只只在兔子窝里住久了是没见过狼啊!我不管它们是狼是狗,反正它们长得一样!就那个嘴!一口就能吞进去一只兔!”

    曦臣兔一哂,“魏公子多心了,据我所知犬族很少捕食兔子,何况它们和我大哥相熟,定不会伤害我们。”

    羡羡兔将信将疑,“你、你确定?”

    曦臣兔微笑着点头,“自然确定。魏公子你不知道,这些犬族的朋友不是第一次来云深不知处了。它们品行很好,皆是些爽朗正直的君子,魏公子大可放心。”见羡羡兔还是一脸挣扎,曦臣兔拍拍它的脊背,“魏公子若不信,可以与曦臣一同前去再查看一番。”然而说完这话,它忽然想起自己躲在山上无法下山的原因。“……啊,不然,还是请江宗主与你一道前往吧。”

    正说着,江澄澄兔就回到了洞里。看到羡羡兔,它嘴一撇:“魏无羡?你丫还知道来找我?呵呵。”

    羡羡兔一愣,然后反应过来它是在为方才被丢下的事赌气,遂凑上去抱江澄澄兔,“哎呀哎呀,我这不是怕赶不及下山嘛,你生什么气呀。来来来,让哥哥扑一个。”

  “滚滚滚!”江澄澄兔甩了它一爪子,转头对曦臣兔说,“我刚才去看了,那些姑娘都在你叔父那里,你叔父也在那。不过它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也没提要找你的事。倒是那些姑娘见了兔就问你在哪。呵呵,看不出泽芜兔平时一派清高的样子,也不知什么时候整了这么多红颜知己。”

    江澄澄兔对那些母兔子只询问曦臣兔下落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态度十分窝火,但又不能跟它们发作,便回来拿曦臣兔撒气。曦臣兔无奈,干笑了两声,摇了摇头不再说话。

    羡羡兔左看看右看看,看不懂这两只兔之间奇怪的气氛,又想起忘机兔还在山下,便伸爪去勾江澄澄兔,“哎江澄澄,我家二哥哥还在下面,你快点跟我去看看狼……狗啊!我还是担心二哥哥被它们吃掉!毕竟二哥哥又大又好看,我要是狼我肯定先吃它!”

    江澄澄兔不情不愿地被羡羡兔连拖带拽扯出了洞,跟在它身后往山下走。谁知路过忘机兔山洞附近时,走在前面的羡羡兔忽然停住,害得江澄澄兔一头撞在它屁股上。“我去!你干嘛啊!”

    然而羡羡兔没有回答,仿佛定住一般矗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江澄澄兔觉得不对劲,绕过它往前面看去,却见不远处忘机兔正和一只母兔子挨在一起轻声说着什么。江澄澄兔是第一次看见忘机兔和母兔子打交道,而且看上去关系不一般,心中也暗暗纳闷。它正要开口唤羡羡兔回神,竟看到忘机兔领着那只母兔进了忘机兔的山洞!


评论(49)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