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魔道祖兔 44 小两口吵架

绵绵:卧槽这都什么鬼?吓死我了我要去找我老公!
汪叽:撒泼的魏婴也好可爱哦
44 

   “蓝公子,这便是魏公子送你的定情信物?”绵绵兔惊讶地打量着忘机兔山洞深处一个早已干枯的草环。草环已经呈现棕黄色,完全失去了水分,上面的草粒一碰就会簌簌往下掉。绵绵赶紧缩回爪,又转头去看忘机兔洞内的草垫。两个睡觉用的草垫,一个大一些,一个小一些,小一些的那个明显铺得更厚实更柔软。 

    绵绵兔问:“这个是魏公子的?”得到了忘机兔肯定的回答,它忍不住感叹道:“我真没想到……才一个多月不见,魏公子居然已嫁了蓝公子作妻兔。这可真是……神奇。” 

    忘机兔颔首,沉默不语。 

    绵绵兔对于两只公兔在一起这种事是前所未闻,但真见了也没觉得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唯一令它不解的是……

    “蓝公子……所以,你为什么要带我看这些呢?”绵绵兔现在大约猜到忘机兔是想用自己挡一下它家长的催婚,也不介意帮它这么个小忙配合一下,然而事情到这里应该已经结束了,为何忘机兔还要一脸凝重且不由分说地要求它来参观山洞呢?

    “……它,”忘机兔淡淡地说,“与我两情相悦,约定终生,便不会再去倾心另一只兔子。” 

    绵绵兔点点头表示了解。但它依旧不懂…这和它有什么关系?

     忘机兔却认为自己已经表示得足够明白。绵绵说它的意中兔是一只有着全黑毛发、修长矫健、又温柔风趣的公兔子,忘机兔越听心越凉,暗下决心要让绵绵兔趁早掐灭这个心思,才会直接向绵绵兔坦白了自己和羡羡兔的恋情,顺便给它看看自己和羡羡兔已有的爱巢,指望绵绵兔知难而退,不再打扰自己和羡羡兔。 

    绵绵兔根本想不到自己被堂堂蓝二公子当成了假想情敌,还以为忘机兔是新婚兴奋想跟别兔秀一波恩爱,于是呵呵笑着夸忘机兔和羡羡兔的山洞又夸忘机兔对妻兔体贴温存,半天没提自己打算“放弃魏无羡”的事。 

    这令忘机兔内心很不安稳,心想难道这个绵绵兔对魏婴的爱慕比自己想象的更加执着? 

    两兔正各怀心思对峙着,洞口忽传来一声咳嗽,忘机兔转身看过去,就看见心心念念的羡羡兔慢悠悠晃进来了。

    “魏婴?”忘机兔走上前去,轻轻拱了拱羡羡兔。羡羡兔回蹭了一下,却是将视线投向洞里的绵绵兔。

    “哎呀,绵绵!多日不见,甚是想念啊。你这毛真是,比我记忆里还好看!”羡羡兔热络地摸摸绵绵兔的背,“上次你走了以后,我可是草水不思了好几天呐。” 

    绵绵兔悄悄躲开它的爪子,客气地回到:“恩兔言重了。上次一事绵绵一直未能找到合适的时机报答恩兔,听说这次兔谈会恩兔也会参加,便想着来看看,说不定能与恩兔见一面,哈哈……”笑着笑着它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忘机兔在羡羡兔身后死死盯着它,那眼神竟是极度的警惕和冰冷。

    绵绵兔始终想不通忘机兔对自己这突然的敌意由来何处,只觉得坐立难安,恨不得不管不顾直接冲出洞去。 

    然而羡羡兔仿佛没看见它局促的神色,还在自顾自地调笑着:“我的好绵绵~都说了不要叫恩兔了,来,叫一个魏公子来听听?”说着就伸爪要去挑绵绵兔下巴。

    “魏婴!”忘机兔一声冷呵。 

    这一声可是让羡羡兔着实一惊,因为作为忘机兔的身边兔,它听出了忘机兔语气里明显的怒意。

     不会吧,这蓝湛……居然真的紧张绵绵?!看自己要去调戏绵绵,居然这么生气?! 好你个蓝湛,我本来没觉得你会真的对不起我,不过图好玩稍稍试探一下,你居然真露出马脚来了! 

    羡羡兔被这个想法气昏了头,又想起刚才看到的忘机兔邀请绵绵兔进洞的画面,心中戚戚然,竟全然忘记了这个绵绵兔明明是自己当初勾搭不成的桃花,也没想到忘机兔吃的是绵绵的醋,只当忘机兔真背着自己对绵绵兔有了什么不该有的想法。它面上没立刻显出不悦,只意味深长地望了忘机兔一眼,回过头又问绵绵兔:“绵绵啊,你这次来打算住多久啊?和谁一起住啊?这兔一多就吵闹,你要是住着不合心,尽管跟我说,我给你找一处最安静的住所。或者……”它暧昧一笑,贴在绵绵兔耳边说,“或者,你可以来和我一起……” 

    话还没说完,绵绵兔就猛打了个激灵。因为从绵绵兔这个角度来看,忘机兔已经快要跳起来咬兔了。

    “魏、婴!”忘机兔咬牙切齿。

     羡羡兔还在持续作死。 

    “嗯?绵绵你抖什么?冷啊?过来,靠我近一点,我给你暖和一下。” 

    “不、不、不,魏公子…我,我就住山下吧挺好的不打扰你和蓝公子的夫妻生活我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不不用送我……”绵绵兔脚下生烟不等羡羡兔拦自己嗖一声跑了出去逃离了这个奇怪的修罗场。

     待它跑远后,羡羡兔才不紧不慢转过身,斜眼睨忘机兔。“……夫妻生活?二哥哥,你还没把我领进家门,倒是先跟绵绵坦白了?不过你跟它说这个是何意?让它嫁进门前有个心理准备知道我是大它是小?二哥哥还真是疼我啊。”  

    “胡说八道!”忘机兔气得将羡羡兔扑倒在地,“魏婴!不要闹!”

    “我又闹了?我的好二哥哥…你不会还嫌弃我打扰了你们吧?要不是亲眼看到,我还真不信蓝湛蓝二公子会把母兔子带进自己的洞里。”羡羡兔冷哼一声,爬起来就要往外走。

    “你去哪?”忘机兔急急从后面叼住羡羡兔的背毛,直接把它叼离了地,羡羡兔大怒:“走开!你去找你的小妹子吧!我不妨碍你!我这就去兔谈会吃东西把自己撑死!省的你费心安顿我!” 

    “魏婴!”忘机兔把四爪乱蹬的羡羡兔按在坏里。

    “干嘛干嘛干嘛!”羡羡兔不死心地扑腾,一边扑腾还一边装模作样地叫:“二哥哥不喜欢我了!二哥哥有新欢了!二哥哥要抛弃我!我要回家!” 

    忘机兔又气又好笑,捂住羡羡兔的嘴不让它乱叫,僵持一会儿,羡羡兔似乎是累了,恹恹垂着耳朵不动了。比起瞎胡闹,忘机兔更受不得它这副委屈的小样子,于是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艰难地开口:“……它喜欢你。” 

    羡羡兔一愣,“……什么?谁…”

     “绵绵喜欢你。我要它死心。”忘机兔泄气地趴在羡羡兔背上,“魏婴,我没有喜欢绵绵,我只喜欢你。我怕你会喜欢它。” 

    羡羡兔静默半晌,扭头看了看洞里那个一直被忘机兔存着不肯扔掉的草环。忘机兔带绵绵兔来这里是想要……宣誓主权? 

    终于,羡羡兔松了口气,“蓝湛……我,我真是服了你了,你做事一定要绕这么大弯子吗?我不觉得绵绵喜欢我,不然怎么我一碰它它就躲。而且就算你坚持这么以为,你直接告诉它我已经和你好了,再不行你直接带它来找我我们把话说清楚不就得了吗?你这一言不发就把外兔往家带,你是想气死我呀?要是给别兔看到了误会了,会怎么想我们呀?”比如不怀好意地盯着羡羡兔而被羡羡兔狠狠踹了一脚的江澄澄兔。 

    忘机兔被说的也没了底气,说白了它是怕绵绵兔不信自己和羡羡兔好了,又不想让羡羡兔知道绵绵兔的爱慕之意造成节外生枝,结果硬是让羡羡兔以为自己被戴了绿帽子。它舔舔羡羡兔的耳朵,道:“抱歉。” 

    羡羡兔蹭到忘机兔怀里哼哼唧唧,伸爪要忘机兔抱。忘机兔盯着羡羡兔看了一会儿,觉得果然还是羡羡兔最可爱,就算羡羡兔总是这样闹腾,但也可爱得紧,自己哪还有可能去喜欢别的兔子呢? 

    羡羡兔被忘机兔哄了半天,才想起要下山找忘机兔的原因,于是问忘机兔:“蓝湛,你知道狗吗?” 

    忘机兔一怔,没料到羡羡兔突然问这个,但还是如实回答:“知道,以前见过。” 

    羡羡兔讶然:“原来你也见过啊!我还担心你会被它们吃掉,可吓死我了。” 

    忘机兔微微一笑,亲了一下羡羡兔的额头,“不会。”

     一对热恋中的兔子在洞里腻歪,暂时把洞外的事抛在了脑后。


    而曦臣兔看着脸上印着一个脚印慢吞吞回到洞里的江澄澄兔,惊讶地问道:“江宗主,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你脸上怎么弄的?魏公子和忘机呢?”

     “哦,它们啊。”江澄澄兔用后爪挠挠头,毫不在意地说:“被狼吃掉了。没救。不想。” 

    曦臣兔:“……”

评论(46)

热度(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