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魔道祖兔 45 金光瑶兔的阴谋

补充一些小的细节设定。

兔兔世界里的一些小动作:

拱爪用于比较正式的打招呼和道谢,一般是居于高位的兔子之间或晚辈拜见长辈时使用。

兔兔世界没有“男女授受不亲”的规定,随便拍拍摸摸没啥大问题,然而不可太过逾越,不可故意触碰一些敏感部位。

兔子转过身摇尾巴是表示“跟上”,或者表示“啪啪吗英雄?”【喂

 

另外,这里设定瑶妹是宗主,但是没有原著里那种黑暗的背景(兔兔文能不虐处绝不虐),所以瑶妹只是一只对蓝大哥有些奇怪情愫的心机兔,并非很坏的boss,各位兔兔不用担心会出现各种争斗和刀片。

45

    在兔族中,赤锋兔体型算是非常大的,平时单往那一戳就不怒自威,很少有兔子不长眼敢去招惹它。如今骑上了大狗,那就更是气势汹汹,连启仁兔都被它的阵仗吓了一跳,赶紧控制好表情,轻咳两声,拱爪道:“赤锋兔百忙之中赶来赴会,启仁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啊!”

    赤锋兔大爪一挥,道:“蓝前辈哪里的话,我聂明玦是小辈,怎能劳烦蓝前辈迎我。况且我这没打声招呼就多带了不少朋友来,还望蓝前辈莫要介怀才是。”说着指了指身后的犬族队伍。

    大狗们虽然听不懂兔子们在说什么,却能猜到这大概是在介绍自己一族,俱点头摇尾巴以示友好。

    启仁兔被大狗们呼出的热气蒸得有点晕,却不敢失了礼节,立即点兔子去给这些来宾安排住所。“蓝凌……兔呢?哎,蓝漠!哦……那你先去送食物。哈哈,赤锋兔你看,我没想到这次兔谈会能有这么多宾客到访,准备不周,赤锋兔莫见怪啊!唔……景仪!对!站那么远瞅什么呢?就是你!过来过来!”启仁兔四下寻找爪上没活儿的族兔,瞧见景仪思追金凌几只小兔子躲在远处观察这边,索性唤小辈来帮忙。然而等景仪兔走近些仔细看清了自己与这些犬族来宾那巨大的体型差异,四爪一蹬,登时就要翻白眼昏过去。启仁兔气得狠狠一拍它屁股,“没见过世面的小兔崽子!这些可是尊贵的外宾,你这是什么态度?!”

    思追兔立刻跑过来安抚道:“蓝老师,景仪它第一次见狗,难免紧张了些,你莫要怪它。还是让我来给贵宾们带路吧。”说着冲赤锋兔摆摆尾巴,示意它们跟随。

    启仁兔这才顺了气。

    其实思追兔和金凌兔也是第一次见到狗。金凌兔虽不至于吓晕,但脚上也是颤巍巍发软,一句话也不敢说。然而见到思追兔居然气定神闲去给这群大狗带路,它心里对自己产生了些奇怪的气愤,强忍着恐惧追了过去。景仪兔看小伙伴们勇敢地接过了担子,不禁也鼓起了勇气,跟在了犬族队伍后面。

    启仁兔望着小兔子们摇头,金光瑶兔从它身后笑眯眯靠过来,恭恭敬敬一拱爪:“多日不见,蓝前辈身体安康否?晚辈命族兔送来了一些珍稀药草,望能对前辈有所助益。”启仁兔忙回身拱爪,“金宗主。多谢金宗主挂念。”

    金光瑶兔笑道:“前辈客气了。此次兔谈会宾客云来,虽说是小会,却比那大会不差些许,皆因前辈一族声望在外,令各族钦佩啊!晚辈能受到邀请,深感荣幸,还望交流会上蓝前辈能多多指点一二。”把启仁兔哄得眉开眼笑,它才装作不经意问起:“说起来,倒是没看到我二哥泽芜兔,许是在哪里备会,忙得很了。”

    提到这个启仁兔就来气,冷哼一声,道:“它?它哪里在备会,我看怕是躲在哪个山头看戏呢。要不是看在忘机给我争了口气的份上,我翻遍了山头也得把它揪出来乖乖相姑娘去。”

    金光瑶兔会意点头,“蓝前辈又在操心二哥的婚事?”

   “我不操心还有谁能操心!”启仁兔叹气,“金宗主你看,你年纪比曦臣轻,都早已娶了妻兔有了儿兔,我家这个曦臣怎的就是不开窍呢?我可是把周围几个族里有意与它婚配的适龄姑娘都请来了,什么性子的都有,就由着它挑,它倒好,跟躲灾似的躲起来了!”

   “那这些姑娘们现在……”

   “我先安排它们住下了。我知道它们见不到曦臣内心不免怨我说话不算话,但我是真拿曦臣这兔崽子没辙了。”启仁兔无奈摊爪,一想起那些吵着“说好的蓝曦臣呢?!”“我不吃萝卜我要见蓝曦臣!”“不相亲至少也要让它在我背上按个爪印做纪念不然我绝不回家!”的姑娘们,它就觉得头痛。请神容易送神难,谁能想到这一次曦臣兔做得这么绝,连面都不愿意露一个啊!

    金光瑶兔安慰道:“蓝前辈不必忧心,依我看,这些姑娘是想觅得良夫,却不见得非二哥不可。我倒是认识几位青年才俊,各个本领出众、仪表堂堂,不如让这些公子与姑娘们结交一下,说不定也能成就几桩美事。更何况我觉得,到时候二哥他……说不定也就出现了呢。”

    启仁兔不明白:“此话怎讲?”

    金光瑶兔只挥挥爪,“蓝前辈只管将此事交给晚辈吧,我必让这些姑娘不惊扰蓝前辈。”

    反正启仁兔刚好不知如何安顿那群精力旺盛的姑娘们,金光瑶兔主动替它分忧,哪有拒绝的理?便将此事交给金光瑶兔去处理了。

    于是兔谈会第二天一早,金光瑶兔就领着一百来只母兔子组成的队伍,往姑苏蓝兔小辈聚居地出发,那场面、气势,可谓空前浩大,惊得几只早起觅食的姑苏小兔嘴里的草都吓掉了。

 

    羡羡兔跟自家夫兔缠缠绵绵不可描述了一整夜,刚刚醒过来不久,睡眼惺忪地站在忘机兔洞外的溪水里洗刷耳朵,等着去领早饭的忘机兔回来喂自己。迷迷蒙蒙间,却听到山下传来一阵嘈杂,那声音越来越大,竟是朝着山上来的。

    羡羡兔猛然想起那群大狗,瞬时就清醒过来,一个箭步钻入路边的草丛里偷偷观察山路上的动静,心想莫不是那些大狗上山抓兔子了?!万万没想到,入眼却是一大群如花似玉的年轻姑娘,跟在金光瑶兔身后,浩浩荡荡爬上了山。

    这画面实在稀奇!要是看在未经情事的年轻公兔眼里,说不定是一幅万千仙兔入梦来的翩翩美景,然而羡羡兔却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这些兔子上了山后看也没看忘机兔的山洞,由金光瑶兔领着队,径直朝着曦臣兔的山洞就去了。

    羡羡兔从草丛里钻出来,挠挠头,拦住队伍最后面的一只母兔问到:“小姐姐,小姐姐!你们这是去做什么呀?”

    这姑娘本来急着赶路不想理它,没想到眼角一斜发现眼前竟是只风流俊美的年轻公兔,一身黑毛光亮顺滑,一双黑眸晶莹含情。母兔立刻停住脚步,笑眯眯回答到:“我们是要去见蓝曦臣蓝公子呀!”说完又眨眨眼,揶揄道:“这位小哥儿怎的一大早在姑苏蓝兔休息的地方出现,莫不是来找哪位蓝家姑娘的么?”

    闻言,羡羡兔眼睛弯弯,凑近母兔一脸神秘地小声说:“姐姐这话可不好被别兔听到。要是被蓝家那些老古板听到,怕是要将我赶出云深不知处。不瞒你说,我相好确实是住在这山上的,姐姐可不要告诉别兔啊。”

    听到羡羡兔说它已有相好,母兔子热情稍减,不过还是对羡羡兔很感兴趣,一边跟着前面的兔子们走,一边对也跟上来的羡羡兔说:“我不告诉别兔!不过小哥儿你大约对这里很熟悉吧?那你可得告诉我,蓝大公子平时都喜欢做些什么?喜欢什么类型的姑娘?”

    羡羡兔看看身前诸多年轻的母兔,心里似是懂了,问道:“这倒无何不可。只是……姐姐你们这么多兔,莫非都是来找蓝公子相亲的?”

   “可不是嘛!我本来没想着来参加这个兔谈会的,但我姐妹说蓝大公子正在招亲,我想着怎么也要碰碰运气。不过我年龄大了些,没这些妹妹们有吸引力了,八成也就是凑凑热闹,没什么戏了。”母兔子感慨道。

    羡羡兔连连摇头,严肃道:“姐姐你可说笑了!我看这里面,你算是顶好看的,毛色靓、气质好,又大方成熟。我要是蓝曦臣,可得一眼相中了你。”母兔子被哄得心花怒放,正要嗔羡羡兔,忽听到前面姑娘们吵嚷起来:“蓝曦臣呢?蓝曦臣不在里面呀!”“金宗主!说好让我们见到蓝曦臣的~!”

    羡羡兔越过母兔们头顶向前看去,看到金光瑶兔正安抚着不满的母兔子们。羡羡兔心想,就这阵势,难怪连蓝大哥都吓住了,躲在江澄澄兔洞里不肯出来。

    然而金光瑶兔仿佛早料到这种结果,脸上依旧笑吟吟的,羡羡兔听到它对母兔们说:“各位姑娘稍安勿躁。泽芜兔暂不在自己洞里,我却知道何处可以寻得它。不过姑娘们从现在开始需轻声细语,不可喧哗,我们悄悄去找泽芜兔。”

    说实话,羡羡兔吓了一大跳。金光瑶兔能知道曦臣兔的山洞在何处并不奇怪,但它不该连江澄澄兔暂居在哪都知道吧?莫不是金凌兔已经将自己舅舅的住处告诉了它?可是就算告知了大约的位置,这山上的兔子洞达数百个之多,金光瑶兔又没来过,是怎么知道哪一个是江澄澄兔的?

    然而更令羡羡兔惊奇的是,金光瑶兔还真的仿佛亲身去过江澄澄兔山洞一般,领着缄口不言的姑娘们,一点弯路也没绕,就穿过一众兔子洞,钻过几排灌木丛,准确寻到了江澄澄兔的洞口。

 

    这几日山下的食物太丰富了,忘机兔选了好半天才选好一颗又白又嫩的小白菜,准备离开的时候居然看到食物堆里还有几颗紫色的大洋葱,顿时感到眼睛一阵刺痛,赶忙移开视线,叼住白菜根部飞快往山上跑。过了这么久,羡羡兔可能已经醒了,可不能饿着它。

    然而回到自己洞里的忘机兔并没找到羡羡兔。它连忙出洞看了一圈,发现在往曦臣兔山洞那个方向的路上有一大片凌乱的兔脚印,还是新留下的。忘机兔试着踩了踩地上的脚印,发现这些脚印均比自己和羡羡兔的小,又比小兔子的大得多,看起来,最有可能是母兔子留下来的。踩着踩着,忘机兔忽然一震,因为它看到了最外围的几个稍大一些的脚印,那绝对是羡羡兔的!它可是连羡羡兔每一只小爪子上的每一个小肉垫的形状都记得一清二楚。

    忘机兔暗忖,既然这里只有兔子脚印,那么羡羡兔应该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只是这一大清早会有什么事如此惊师动众?羡羡兔为什么要跟着这一大群母兔子走?

    母兔子。

    啊。

    忘机兔不着痕迹地耸起了毛。

    看样子,大哥凶多吉少了。


评论(57)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