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魔道祖兔番外.云梦双兔(上)

说明:兔兔不分“男女”,所以没有“子女”一说,儿子女儿全是“儿兔”。

羡羡兔与江澄澄兔,两只风骚的兔子,两种别样的童年,一段纠缠的兄弟情。

番外.云梦双兔(上)

    当今世上,云梦江家在兔界是排得上号的名门,兔丁兴旺不说,风评更是一等一的好。自从江枫眠兔领导族兔成功讨伐云梦泽豺族后,云梦江家更是声名鹊起,在大型的兔谈会上越来越能说得上话。

    宗主江枫眠兔很早就开始考虑继承兔的事情。它膝下仅有两个儿兔,一公一母,偏生母的那个年纪大些。兔族继承的规矩是以嫡儿兔为尊,不论公母皆可担任宗主,除非此兔外嫁或入赘别族。所以按理说,未出阁的江厌离兔是名正言顺的云梦江氏下一任宗主。但当时的兔族里,少有以母兔为宗主者。倒不是轻视母兔,只是世道不平,各族时常遭受外族威胁,绝大多数母兔子的作战能力不如公兔,难以安抚族众。更何况,江枫眠兔的嫡儿兔厌离兔身子并不强健,性子更是唯唯诺诺温顺地紧,要说料理家事它还算在行,但要它带领兔子们去打仗,江枫眠兔想想都心痛。

    因此江枫眠兔的意思是让小儿兔江澄澄继承家长的位子。但它不敢与它妻兔商量此事,百般忧虑,愁得趴在莲池边叹气。

    为什么江枫眠兔不敢同它妻兔商量此事呢?当然是因为害怕它妻兔生气啊。

    当年讨伐豺族一战的功臣之一,便是江家宗主江枫眠兔的妻兔虞紫鸢兔。这虞夫人生得健硕美艳,身爪比它的夫兔还好,是母兔里难得的战将,飞起一脚能把豺狗踹翻个个。但虞夫人性子泼辣说一不二,常常与江枫眠兔吵架,有时气急了还会和江枫眠兔打起来,当然结果多是江枫眠兔被妻兔踢得抱头逃窜。因此,江枫眠兔在不知道妻兔对儿兔继承一事上的意思之前,是不敢向妻兔坦言自己的想法的,就怕妻兔觉得自己偏袒江澄澄兔不喜江厌离兔。

    其实江枫眠兔是多虑了。虞夫人虽然强势,却并非不讲理。相反,它是只颇有远见的兔子。它知道江家这一辈小兔里没几个适合与厌离兔婚配,将来厌离兔外嫁的可能性很大,因此本来也想着把江澄澄兔作为下一任家主来培养。

    等到妻兔主动开口提及此事,江枫眠兔终于松了口气,并按照原来的计划向全族通告了选定继承兔的事,从此小小的江澄澄兔头上就冠上了个“江家未来宗主”的帽子,不是一般小兔子了。

 

    当今世上声势大些的几个兔族,都是以品行和本领为标准来选拔有才干的兔子担任各种职位,只有家主一职沿用了世袭的办法,由原宗主在儿兔中选定一个继承兔培养成下一任家主。除非这个继承兔品行极不端正、能力极不出色,否则没有推举其它兔为宗主的理。所以,比起那些需要勤勉修炼才有可能出兔头地的小兔子,江澄澄兔算是提前有了个铁饭碗。但如此一来,它和同龄那些孩子难免就玩不到一起去。一方面,是因为其它小兔忌惮江澄澄兔的身份,怕交往时一言一行不慎得罪了未来家主,索性干脆不带江澄澄兔玩。另一方面,那些天天练功长大后也不一定能任个一官半职的小兔子难免对江澄澄兔有所妒忌。

    于是,江澄澄兔从小几乎没有玩伴,只有姐姐厌离兔偶尔能陪着它做做游戏。但厌离兔好静不好动,大部分时间江澄澄兔都是自己在小树林里刨坑。

    江澄澄兔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没有因此放松修炼,哪怕没老师监督它它也会每天按时完成自己的训练日程。它是一只心气颇高的兔子,对自己要求很高。它觉得自己生来便不同凡兔,必定要做出一番大事业才行,一张小脸上也渐渐带上了不合年龄的沉色,看着就跟老大不高兴似的,惹得别兔更不敢与它亲近。

    虞夫人对此倒不在意,它觉得江澄澄兔毕竟身份特殊,有点脾气也是自然的,这样看上去还更有威严。江枫眠兔却觉得儿兔这样发展下去恐怕会长成一只冷傲孤僻的兔子、听不进别兔的劝,便打定主意要给它找个小伙伴帮它敞一下心胸。

    这个小伙伴就是被捡回来的羡羡兔。

 

    从身份来说羡羡兔和江澄澄兔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羡羡兔没有族兔没有地位没有师门没有兔友,断奶后不久就被丢弃在了乱葬山里,而当初说会回来接它的爹娘,再也没有回来过。

    乱葬山地界里无常驻的兔族,会在那里出没的都是被各族驱逐出门或流离失所没有地方待的散兔,因此没个秩序和规矩,适者生存,物竞天择。羡羡兔找了棵枯树,在树根底下给自己刨了个小洞。它的小爪子还很软,刨不动硬土,而且它吃得也不好,有上顿没下顿,也没有力气刨深坑,于是仅仅是挖了一个勉强能把它自己埋进去的洞。这个洞挖在树根处,土质虽松软却很潮湿,到了晚上十分阴冷,羡羡兔就衔了一些叶子给自己盖在身上,勉强也能过得下去。只是一旦碰上下雨,羡羡兔的洞就被淹掉了,这时候它就只好睡在树木裸露的根系上,半个身子浸在水里,有时夜里被呛醒,才发现雨水已经没过了脖子。奇妙的是,这么个泡水法,羡羡兔居然也没冻感冒过,久而久之还学会了划水,也真真是天赋异禀。

    比起住,吃的麻烦更大。此地气候不好,不适宜植物生长,能吃的绿色植物很少,树叶又都长在枝头,偶尔有些青草落叶,就会引发兔子们争斗疯抢。好的食物总是被霸道的大兔子们霸占,年老年幼和体弱残疾的兔子总是只能吃些烂树根,饿死的不在少数。羡羡兔最初也只有看着那些食物饿肚子的份,一靠近就会被大兔子打。但慢慢地,为了生存,羡羡兔开始学会一些特殊的巧计。羡羡兔力气不大,但动作非常敏捷,但凡有哪只叼着食物的大兔子一走神,羡羡兔就会如同一道黑闪电一般噌一声从它眼前划过,拽走它嘴里的叶子。这让很多兔子很恼恨它。大兔子不喜欢羡羡兔,大兔子的小崽子们也跟着嫌弃羡羡兔,没几只愿意和羡羡兔玩耍。

    羡羡兔在乱葬山名声不好和这件事有点关系。另外就是因为羡羡兔死了爹娘,又长得一身黑,有些兔子嘴碎说羡羡兔命太硬克亲兔。这个说法渐渐传开,羡羡兔就越来越不招别兔待见。最初还有生了小兔的母兔子心软,喊羡羡兔到自己的洞里和自己的崽子们挤在一起过冬。但听说羡羡兔会给亲兔招致霉运,母兔子们也不敢再把羡羡兔带回自己的窝了。

    好在羡羡兔对此毫不在意。它每天在山里跑跑找吃的,晚上专心给自己找过夜的遮盖物,已经够忙的了,没心思在那里感叹兔情冷暖。何况,对乱葬山上的兔子们来说,还有比食物短缺更加直接的威胁,那就是天敌的袭击。乱葬山周边有很多狼獾狐豹,时不时会上山抓兔子打野食。兔子们为此提心吊胆,没有什么时间族内斗。

    野兽一般是搞夜袭,成群结队从山谷里无声无息地入侵兔子们的领地。羡羡兔这种小兔子还不够一只狼塞牙缝的,所以并不是狼群的主要狩猎目标。但对羡羡兔来说,逃生时还是需要用百分百的力,不然万一哪只狼突发奇想不想吃大肥兔而想找点小零食呢?

    羡羡兔的奔跑速度就是那时候练出来的。乱葬山满地碎石枯枝、地面坑洼不平,羡羡兔没少崴脚栽倒。但生存是最好的动力,在乱葬山跑了一年以后,羡羡兔身爪愈发灵活,反应速度奇快,能在发现野兽时瞬间跑出最快速度逃离威胁。

    这样的本领奠定了羡羡兔日后在云梦江族内的辉煌。

 

    江枫眠兔把羡羡兔接到莲花坞好生喂养了一个多月,看羡羡兔终于被喂得油光水滑了,才把它领去见江澄澄兔。在此之前,江枫眠兔郑重地和羡羡兔进行了一场公兔之间的对话。

    江枫眠兔说:“阿婴,你无父无母,江叔叔领你回来,便会将你当做亲儿兔对待,保证天天让你吃好吃的,决不让别兔欺负你。江叔叔不图你回报任何,你不需有压力,权当我是你爹就好。唯有一事,江叔叔想托付与你。我有一个小子,比你年纪小,你就把它看做你的弟弟吧,它是我们家下一任家长。它没有别的兄弟,它姐姐以后要出嫁恐怕也无法助它许多,因此我希望你能够作它的兔友、兄弟,若有别兔欺它害它,我请求你能在它身边助它、护它,哪怕有一天我和它娘都不在了,你也能够常伴它左右,不让它孤立无援。阿婴,你能够答应江叔叔这个请求吗?”

    羡羡兔晃晃脑袋,问:“如果我答应你,今天晚上会有胡萝卜吃吗?”

   “会。而且有很多。”

    羡羡兔认真地点点头:“我答应你。”

 

    江枫眠兔带羡羡兔来到小树林,远远指着正在树下刮树皮的江澄澄兔说:“阿婴,那就是江澄澄,我和它说过了你要来。你去找它玩吧,我就不掺和你们小孩子的事了。”看羡羡兔脚步有些迟疑,江枫眠兔温和地鼓励道:“去吧,阿婴,没事的。”

    羡羡兔就朝着江澄澄兔蹦过去了。

    江澄澄兔抓树皮磨爪子磨累了,坐在地上呼哧呼哧喘着气。过了一会儿,它还觉得力乏,干脆趴在地上休息。这时恰巧羡羡兔跑到它身后。

    江澄澄兔继承了父兔的基因,是只垂耳兔,年龄不大耳朵已经发育完全耷拉了下去。羡羡兔还是第一次见到耳朵下垂的小兔子,停住了脚步仔细观察。江澄澄兔这个年龄的小兔子,脂肪还没有堆积起来,待整只兔趴下之后,身子就扁了,而它的耳朵也是服帖地附在脸颊两侧,看上去就像一个平滑绵软的毛毡垫。

    于是羡羡兔想也不想地走过去,条件反射地一屁股坐在了江澄澄兔脑袋上。

    哇塞,果然好软好暖好舒适!

 

    江澄澄兔气飞了。作为大家族里除了父母以外地位最高的兔子,别的小兔子不小心踩了它的脚都要低眉顺眼跟它道歉求它原谅,它万万没想到居然有兔子胆大包天敢坐它的脑袋!

   “它妈的!你找死?!”江澄澄兔跳起来破口大骂。

    这是它兔生第一次说出“它妈的”这个词。

    羡羡兔往后跳了一步,笑嘻嘻道:“不好意思啊哥们儿,你长得太像个坐垫了,我没忍住。”

   “你才长得像坐垫!!你它妈是哪根葱?!”江澄澄兔愤怒地吼这只从未谋面的黑兔。

    羡羡兔抖抖耳朵,无辜地说:“葱?我不是葱啊。我是魏无羡,你爹给你找的小伙伴。你爹说我比你大,你可以叫我魏大哥。”

    去你的大哥!

    江澄澄兔瞪着这只嬉皮笑脸的黑兔。它是听江枫眠兔说过羡羡兔要来,心里对这个小伙伴的模样还有一点小期待。它想,这个小伙伴一定要有涵养有素质,配得上同它交往,但不能比它强壮不能比它帅。别问为什么就是不能。

    而羡羡兔一张小脸长得很是俊俏,身子却极为瘦削,眉宇间透着灵动机灵,却毫无儒雅的气质,还一副不着调的样子。

    江澄澄兔撇撇嘴,冷哼了一声。它对父兔给它找的这个小伙伴很不满意。

    羡羡兔见江澄澄兔背过去挖地不理自己了,凑上去拨它:“哎,别呀,你还没自我介绍呢!我们要作好兔友,首先就要互相自我介绍的!”

   “呸,谁要跟你作兔友!再说了你被我爹弄到这来你还能不知道我是谁?”江澄澄兔斜了一眼羡羡兔,冷傲地继续挖自己的洞。

    羡羡兔看着它挖了一会儿,严肃地说:“你这样挖不对。”

   “哈?!”江澄澄兔不高兴了,“我从来都是这么挖的!”

    羡羡兔认真地摇摇头,说:“你这样挖,挖到天黑也挖不出一个能睡兔的洞来。”

    江澄澄兔狐疑地看了它一眼,意思:你行你来?

    江澄澄兔挖洞,是一只爪子顶住地面,另一只爪子往里侧刨土。羡羡兔走到江澄澄兔挖的小坑边,拍了拍土壤,点了下头,然后立起上身,往下一坠,两只爪子一起往己侧拨土。简言之,如果说江澄澄兔挖洞是在水平面上挖,羡羡兔就是垂直着挖。

    江澄澄兔没防备地被羡羡兔扫了一身土,退到旁边抖毛,又忍不住去看羡羡兔挖洞。羡羡兔一上一下跳着,肚皮底下很快就堆起了一个土堆。它又挪到没土堆的地方接着挖。过了不多久,一个能睡得下羡羡兔的小洞就造成了。

    羡羡兔停下来,指着洞说:“喏。我一般睡这么大的就够了。再挖一挖你也能睡得下。”

    江澄澄兔凑到洞口往下看。羡羡兔挖的这个洞,洞口小,洞壁竖直,内里空间刚巧够一只兔子翻身。江澄澄兔又走去查看不远处的一个洞,这个地洞是它昨天练习时挖的。江澄澄兔挖的这个洞,洞口很大,洞壁是斜着的。挖出来的土量比羡羡兔挖出的多,但洞底能睡兔子的地方却并不比羡羡兔那个大。而且,这个洞由于洞口宽阔,很难起到阻挡大型动物进入的作用。

   “你平着挖,没有用上全身的劲儿和身体的重量,还必须挖出一个能让你站的斜坡,又耗时又费工夫。”羡羡兔解释道。

    江澄澄兔比来比去,心里觉得确实是羡羡兔挖的洞比较好,但脸上还有些挂不住,便说:“可……跳着挖多累啊,哪来的那么大力气不停地蹦。”

   “所以你得练啊。”羡羡兔老神在在道:“我是前爪扒在树上只靠后脚站立练腿的力气的,你可以试试,很好用。”

    江澄澄兔走向一棵树,扶着树干颤巍巍站起来。

    小兔子后肢肌肉不发达,很难长时间人立,江澄澄兔扒着树都觉得腿发抖。羡羡兔走到一边,根本不用扶树,前爪一抬就轻松地人立起来,悠闲地看着江澄澄兔。

    江澄澄兔站不稳了,把前爪放回地上,又哼了一声,“好吧,算你有点本事。”

————————————————————

我真的没挖过洞,不是兔子精,别问。


评论(21)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