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进团一次就瞎眼】同居情缘C4-6

如果有人觉得作为现代背景文来说老宋和星星说话有点太文绉绉,不要怀疑,我就是故意的。因为我觉得这俩书呆子(划掉)这俩文青就是这样说话比较合适2333

以及,“这不是剑三背景吗什么时候写网游啊?”请不要着急下一次更新就开始打游戏啦

PS这个故事不会虐,它只是一个如水一般温柔而不息的爱情(and亲情)故事,不用担心吃刀,可安心食用。

C4

   宋岚接过晓星尘手里几本书翻了翻。这些书都是基本的哲学原典导读,按理说晓星尘自己花点时间也可以读懂。宋岚想了想,问:“你以前学过这类的课吗?”

当然是学过的。晓星尘这人平日里的爱好,除了上街扶老奶奶过马路、在广场和老大爷跳剑舞、协助便衣民警抓小偷以外,就是去大学里蹭课。反正大部分公共课程不用选也可以坐进去听,教授们是很喜欢有学生专程来旁听自己的课的,哪怕知道不是自己学校的学生,这些老师大多也都愿意答疑指点。

所以晓星尘拿了这几本书回来,主要目的……是想跟新室友套套近乎。

那为什么不挑完全没读过的书呢?这就事关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平衡了。和一个刚结识的人混熟的最快方法是聊那个人熟悉的事物。然而如果表现得像个单纯的傻白甜,除了问还是问、毫无自己的见解想法,那简直就像学生和家教的相处方式一样了。对方可能会很耐心地为你解答疑惑,却很难将你作为可以深入交流探讨问题的同志。

晓星尘看宋岚面善,起了结交的心思,才稍稍使了这么点小心机。两人下午皆无它事,先是闲聊一阵,对彼此过去的情况作了番了解,才开始真的去谈论书中的问题。

“当真没耽误你做事吧?你可不要不好意思拒绝我,要有正事便先去做。”晓星尘说。

宋岚摇头,目光已聚焦在翻开的书页上。“若你不来,我也不过是看看其它闲书打发时间罢了。你想从哪里开始?我不知道你的兴趣是在哪方面。”

“中西比较吧。我听到有人说《理想国》在某种角度上可以算同时期的西方《论语》。但实话说,我没读出这两本书有哪里特别相似。无论是行文风格、叙事逻辑还是政治理想,重合的地方并不多。”

宋岚点头表示了解。这问题对于读过这两本书的本科生来说肯定不算陌生,对此的讨论已有许多。但晓星尘本科念的不是文科,没参与过有关的讨论倒属正常。他想了想才答道:“相似的不在于形式,甚至不在于文本。若同一个历史阶段,世界的某两处有两本书,俱是包罗万象,且针对一些共同的问题作了详细的探讨,即便结论不同,却也足以作为相似之物去比较。”

晓星尘目光灼灼,“宋岚是说,大同小异可略去小异,只要所视之物相同,便不可谓不同路吗?”

宋岚表示认同。“这两书的作者身处迥异的处境,能关注类似的问题,已经值得后人去思考其原因。世上能有几人所言所想尽数相同?大多数人哪怕看着同一朵花,所思也千差万别。何况个人有个人的性情脾气,怎么可能一模一样呢。若能遇一人相看两不厌,且常常注视同样之山水、想着同一件事,便足以作为同道交心而谈了。”说完他觉得自己离题太远,干咳两声,准备回到书里。

晓星尘却对宋岚跑题的话很感兴趣:“就是说,虽然你爱干净,我却邋遢,但若我们趣味相投,一样能深交喽?”他弯了弯眼睛,笑眯眯看着宋岚。

宋岚面色微红,尴尬道:“我从未觉你邋遢,是我……唉,是我的问题。说来惭愧,我至今也并无深交的友人。你要是愿意……咳……我们、我们还是看书吧。”说完埋头去翻书再不看晓星尘了。

晓星尘心情大好。他想,传闻当真听不得,宋岚此人不但不难交往,还认真可爱得紧。看那样子,居然只是表达和自己交友的想法,都能脸红,真是意外地纯情。

宋岚心中却百般纠结。他因着洁癖一向不与他人亲近,久而久之性格近乎清傲孤僻,至少其他人常在背后这样评论他。他并未为此愤懑,且刚好顺了这评价,省去了与他人你来我往嘘寒问暖的麻烦。可是见过了晓星尘后,他却有点担心对方会因一些人对自己的成见而觉得自己难以接近,所以为晓星尘导读解惑可谓尽心尽力,实指望晓星尘不要因流言疏远自己才是。然而这么想着他又感疑惑:明明才结识不到一日,自己为何已对他如此上心?虽说自己是对晓星尘一见如故,但……一见如故原来是这种心脏不受控制砰砰跳的感觉吗?

而且这么一想,宋岚方惊觉他甚至忘了擦晓星尘递来的书。要知道,宋岚往日从图书馆借回书来,都是要先用消毒巾将书皮擦净才能安心翻阅的。

两人原是各怀心思,却因越聊越投机而皆将注意力放回了书本,捡着书中有意思的问题一聊就聊到了晚上。宋岚合上书看看墙上的挂表,问晓星尘:“你已经去过食堂了吗?”

“中午去过了,味道比我想象的好。现在也到了吃晚饭的点,要一起去吗?”晓星尘说着起身活动了下筋骨,伸手去拿饭卡准备出门。

宋岚迟疑了。他这人从来都是勤勉自制遵纪守法,做下的唯一一件违反校规的事,就是私自使用电饭锅和电磁炉。原因依旧是爱干净。大多数时间他都是自己去超市买菜回来,洗上半小时然后自己做饭,只在有事没时间做饭时会带着自己的餐具去食堂。他心里虽知食堂司管全校师生饮食,卫生必定还是能保障的,但要他使用不知多少人用过的餐盘和被咬得变形的餐筷,他是真的做不到。

但是若带着餐具和晓星尘一同去吃饭,到时晓星尘看到自己这番举动,会怎么想?自己使不得“脏”餐具,别人就使得?他会否认为自己清高自傲、或娇气矫情?

宋岚这厢还在踟蹰,晓星尘已是披好了夹克外套,回头问他:“我中午只在一楼随便打了些饭菜,听说二三楼还有各种外国菜和小吃,不知是否同在一楼一样喊阿姨帮忙盛,还是要自己去点?”

于是宋岚终于有了逼自己的理由:他作为老住户理所当然应该去带晓星尘了解一下食堂的各个分区以及点餐的流程。于是他一咬牙一狠心站了起来:“走。”

关门时,宋岚费了好大劲才收回留恋在自己柜中那套餐具上的眼神。

 

C5

晓星尘人缘比宋岚好得多。虽然宋岚也以人品正直学术突出在院系里有所名气,但定然不及晓星尘人品正直学术突出并且为人随和待人亲睦那般讨人喜欢。开学三周,来宋岚这间宿舍作客的同学数量超过了过去一整年来访的总数。这些来访者除了来找晓星尘侃大山的同窗,主要就是一些校园社团负责招新的学生。

“学长你可别说笑了,我哪能逗你啊!我们部长已经发话了,要我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把你拉进我们宣传部。”男生比晓星尘矮一个头,脸上稚气未脱,眉目间染着愁色,“学长,你到底为什么不肯加入研究生会呀?上次你主持新生晚会之后好多学姐问我要你的电话呢。而且当干部还能加分,期末评奖学金也有优势呀。”

晓星尘莞尔一笑,却扔是摆了摆手,“那次不过是被辅导员抓了壮丁去填个空位,谁让你们都不肯去主持呢。但我并没有加入任何社团的打算,还劳烦你替我谢过你部长赏识啦。”

送走小男生后,宋岚从笔记本上抬起头,注视了晓星尘半晌,道:“这倒是和你给人的感觉很不相同。”

晓星尘手上收拾着自己的书,也没回身,问:“你是觉得我应当热衷于这些事情吗?”

宋岚点点头,随即意识到晓星尘背对自己看不到,又说:“我原以为你是交际型的。”

晓星尘笑了。

宋岚道:“这几周你连我们院的学生都认全了。”又问:“为何拒绝?你前天不是还问我如何申请奖学金吗?若能加入研究生会,评奖时的确能加个一两分。”

“我自有信心不靠那一两分也拿得到奖。”

宋岚调侃:“你倒是自信。”

晓星尘歪头看他,“你不也一样吗?”

宋岚知道他是指自己不参加任何学生工作也一样单凭绩点和项目拿到一等奖的事。于是也就不再提这事。

 

令宋岚感到意外的是,晓星尘这人并不像看上去那样潜心学术。当然不是说晓星尘逃课睡觉,只是宋岚发现晓星尘不但每周都花大量时间出去打工,而且基本上全天都挂在网上和网友聊天。

“是我一个小朋友。”晓星尘解释说,“还在读小学呢。”

宋岚一愣,随后戏道:“星尘还真是全年龄杀手。”

“这话我可担不起呀,比如对你宋岚男神,我就没有任何杀伤力啊。”

宋岚赶忙转回头去,耳尖微不可察地红了。

 

因那“小网友”发给晓星尘的信息几乎从早到晚不间断,最长隔个两小时也定会发来,所以宋岚觉得晓星尘的这位小朋友是个网瘾儿童,亟待成人介入纠正,不然一定会发展为一个天天泡网吧的无业游民。晓星尘却不以为然,“阿箐成绩很好的,也很乖。她只是话多,想随时跟我说话。”

宋岚凑过去,看晓星尘没有拒绝的意思,便快速看了一眼屏幕上的QQ留言。

【星尘哥哥,我这周五运动会耶,我报了800米,你猜我能跑第几?我的项目早上七点半就开始啦!等我比完赛去找你玩好不好呀!不许说不好!!掀桌.jpg】

宋岚有些惊奇。“她与你是怎么认识的?对你竟如此亲近。”

“说来话长。”晓星尘笑笑,手指还在手机上点拨回复阿箐的信息,“阿箐住在寄宿学校,没有父母,难免对我依赖些。”

闻言,宋岚目露同情,“竟是孤儿。如此一来便也能理解。”又想起了什么,“那她现在的学费和生活费……”想到晓星尘每周三天的兼职,宋岚似乎是明白了。

晓星尘点头,“是我付的。阿箐是个特别懂事的孩子,能不花钱的地方绝不花钱,我带她出去玩在外面吃饭,她都是紧着最便宜的菜点。”

宋岚问:“那她的手机……”

“是我买给她的,和我是家庭号。”

宋岚原本只知道晓星尘也是孤儿,资助他的亲戚家经济条件不佳,因此平时周末极少喊晓星尘一起去购物。今日才知道,晓星尘竟不只要负担自己的生活费用,还要挣钱养一个小的。而晓星尘脸上却看不出任何压力,反倒过得平和自在,这着实让宋岚佩服。

“我在市中心有套房子,比起这里离你那位小朋友的学校更近。”宋岚提议道:“不如周五带她去我那里玩?市中心比这边热闹些,孩子应该会喜欢。玩累了就到我家休息,比在学校方便些。”

晓星尘微微一愣,随后露出一个让宋岚心跳不止的笑容,“那就叨扰你啦。”

 

C6

周五早上八点,晓星尘和宋岚两个人高马大的帅哥站在市三小校门外等着接阿箐,引来路人连连侧目。天气很好,阳光灿烂,校门外是柏油马路,没有树。宋岚看晓星尘白皙的皮肤暴露在阳光下,总担心他会晒伤,便买了张报纸遮在晓星尘头顶。

“宋岚……你这人,真好。”晓星尘笑看宋岚。

宋岚心尖一颤,立刻把视线错开去,装作认真搜寻孩子的模样,“她也该出来了吧?哪个是?”

运动会这天学校管得很松,参加完项目不想再看比赛的孩子可以在事先联系了家长的前提下自行离校,已经有不少穿着校服的小学生三三两两背着小书包出来了。

不得不说,孩子们一个个长得纤细小巧、脸蛋光滑白嫩,活泼可爱,却全毁在了那身灰突突的校服上。就算是作为全国统一运动款的校服,阿箐她们学校校服的配色和图案,也算是其中格外难看的。

晓星尘看乐了,“一定得给阿箐买条新裙子换上。”

宋岚表示同意。

“星尘哥哥!”突然,从学校内小卖部拐角处跳出一个小女孩,雀跃着向晓星尘奔来。晓星尘迎了上去,宋岚站在原地仔细打量这孩子。

这女孩也穿着灰色的校服,背着一个小青蛙形状的绿书包,头上扎了两个发辫并分别在两侧盘成发包,下巴尖瘦,眉眼秀丽,一颦一笑颇有灵气。

全然看不出半点无亲无故的阴影。

阿箐和传达室的保安打了招呼后钻出大门,猛地扑向晓星尘。晓星尘顺势将她抱了起来,问:“和老师说过了没有?”

阿箐回答:“说过啦,我还跟宿管老师说我晚上不回来,申请都开好啦!星尘哥哥,我想死你啦!”

晓星尘温柔地笑,“我也想小阿箐。”

“哈哈哈!”阿箐撒娇道,“星尘哥哥我想去博物馆!我昨天……”话才说一半,她看到一个高大冷峻的男人走到了晓星尘身旁。

阿箐立刻收了声,不动声色打量这男人。

晓星尘拍拍她的头,“阿箐,别这么紧张。这是你宋岚哥哥,是我室友,今晚我们就住他家里。你想去哪里玩对宋哥哥说,他开车带我们去。”

宋岚在S市不仅有房还有车,就是没朋友。所以他平时很少去适合多人玩乐的场所,顶多知道个图书馆超市4S店的位置,本来还担心如果阿箐要去KTV或者电玩城他开车找不到地方,不料阿箐却要去市中心广场上一所地标性的博物馆。

这很好,这能找到。宋岚满意地系上安全带调试着后视镜。晓星尘抱着阿箐坐在副驾驶座,心里却是想着等看完博物馆一定要带阿箐去逛逛大商场吃点好吃的,因为他知道阿箐不选别的地方专选博物馆是为了省钱。

是的,每次晓星尘带阿箐出去玩,阿箐不是要去博物馆就是要去公园。因为这两个地方都是免费开放的。有一次阿箐破天荒提出要去看科技展览,晓星尘带着她到了场馆门口,刚想去找售票处,发现大门上贴着通告:“为庆祝开馆一周年,本周科技展览全部免费,欢迎广大市民进馆参观”。

晓星尘:“……”

不用说,阿箐必然是在网上看到了这个消息才会要求来这里的。

阿箐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刚开始注重自己的外表,刚开始追逐时尚,怎么可能对潮流商店、游乐场和电影院没兴趣呢?但阿箐却坚持表示自己完全不想去这些地方玩,晓星尘知道她只是不想给自己增添额外的负担。

“阿箐你知道吗?你宋哥哥是霸道总裁,一会儿你不用心疼钱,想买啥想吃啥尽管问他要。”晓星尘严肃地对阿箐说。

驾驶座上的宋岚噎了一下,决定还是默默当个司机只管开车。

宋岚当然不是霸道总裁,他只是个无偿给导师做苦力的苦逼学生。但他有点钱是真的。他家经济条件不错,人脉资源也广,在S市有熟人做大企业。宋岚本科在那边打工,积了些钱和门路后贷款买了房子车子,硕士就开始自立门户,注册了个小公司,在家附近租了间写字楼,雇了七八个员工开始创业。虽然是刚起步但公司前景不错,研一一年过去宋岚拿到手七十多万,他便又做了投资。总的来说,虽然不算“霸道”,但也算个养得起自己的小总裁了。

晓星尘和他住了三星期,两人却已如同认识了十年的挚友,几乎是无话不谈毫无间隙。宋岚请晓星尘吃饭,晓星尘也不再推拒了。只不过晓星尘方才那话多半也是开玩笑,他并不会真要宋岚为他付钱,虽然宋岚心里其实是愿意的。

阿箐很是伶俐,像个小主人似的领着两个比她高两倍的男人一个展馆一个展馆地看,还能讲出比起上次来博物馆里又多了什么新物件。逛到中午,三人从博物馆出来,望着当空的烈日,晓星尘用外套盖住阿箐,将她带进车里。

“阿箐,下午跟我去个地方,你好久没买新衣服了。”晓星尘看看宋岚,“这附近有卖好一点的儿童服装的地方吗?”

宋岚开车载他们去了一家综合商场。晓星尘不顾阿箐阻挠带阿箐去吃了她一直惦记的必S客,又给她挑衣服。阿箐两手背在身后,一脸肃穆地看着晓星尘:“这不好,这不节俭。星尘哥哥你这么乱花钱,以后娶不到老婆的。”

晓星尘被她逗乐了,“花在我们阿箐身上的钱,都不算乱花。再说,小阿箐才几岁,也知道娶老婆的事了?是不是你自己开了窍开始对哪个小男生有意思了?”说着他抱住双臂沉声道:“这不好,这不到时间。要是我发现那个臭小子,我一定要好好训他,居然敢让我无忧无虑的小阿箐害相思病。”

“我才没有害相思病!”阿箐红了脸去捶他。这时拿了晓星尘的卡去柜台付款的宋岚提着衣服回来了。

“一共多少啊?小票呢?”晓星尘问。宋岚说:“没多少钱,卖衣服的店员是我朋友,白送我们了。”

晓星尘和阿箐都抬起眉毛看着他。宋岚没法,只得将小票递给晓星尘。晓星尘接过看了点点头,忽道:“不对,这票上写的不是我的卡。”

宋岚如实答道:“是我的。我一到柜台就忘了你卡密码,就用我的付了。”

晓星尘问:“你忘了我生日?”

“怎么会。”宋岚立刻回到。

“那你怎么会不知道我卡密码?我的卡密码就是我生日。”

宋岚无言以对。

 

晚上回到家,玩了一天的阿箐也不觉得累,缠着宋岚要玩电脑。接触了一天下来,阿箐已经对宋岚毫无戒心。或许是因为她和晓星尘情同家人,所以对于晓星尘亲近的人,她也本能地亲近。

宋岚开了电脑给阿箐玩。阿箐叫着:“宋岚哥哥我能在你电脑上下个游戏吗?”又问晓星尘,“星尘哥哥你有没有给我做日常啊?有没有有没有!”

原来是阿箐同班几个女生玩一个网游,其中一个和阿箐关系不错的姑娘人品爆发在一次官方抽奖活动里中了一年的点卡,知道阿箐经济条件不好,为了把阿箐拉进坑,干脆将那个账号送给了阿箐,以此安利成功一个小伙伴。阿箐用了晓星尘的身份证申请账号,玩得不亦乐乎。但她平时上课,只有周末能上线玩,就托晓星尘帮她清日常。

晓星尘点头,“清了清了,还给你抓了稻稻和寄居蟹。”

“什么我终于也有宠物了吗!啊啊星尘哥哥窝爱你!”阿箐扑上来抱晓星尘。

宋岚家网速奇快,没多久就下好了客户端。晓星尘在书房陪着阿箐玩游戏,宋岚有些好奇,便走过来围观。

——————————————————————

“子琛”这个称呼下次更新就上线


评论(20)

热度(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