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进团一次就瞎眼】16-17

最近致力于日更,本文改为两章一发!

16

周六下午四点半,蓝湛已经占好了靠窗的位置。这是离学校最近的一间中档咖啡馆,还有半小时就将迎来营业高峰,所以位子要先占好,绝不能让初次见面的回忆被等座位这种无关紧要的事占据。

然后是咖啡。他为魏婴点了一杯美式咖啡,加了半包糖、三块冰。如果魏婴能够按说好的五点准时到来,那么这三块冰刚好能够将咖啡保持在凉爽却不刺激肠胃的温度。

食物也是初次约会的关键。如果很快端上桌,那么就会缩短交谈的时间,甚至会因为食物吃完而迅速结束这次见面。于是他喊过女服务生,要求一会儿点餐后,可以将订单往后推两桌再开始制作。

女服务生很少接到顾客这样的要求,有些奇怪地打量这个颜值高过头反而让她不再有任何绮念的年轻男人,实在无法从他无波的脸上看出任何端倪,只好点了点头表示记下了。

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蓝湛端端正正坐在柔软的沙发椅上,观察窗外马路对面的校门里涌出的人流。

并没有魏婴的影子。但现在刚刚四点五十二分。

不要心急。不要慌。

他的双手在桌面下握成拳,暗暗告诫自己。

 

魏婴没有从校门口出来,因为他上午便离开学校去了市中心处理房子的事。他经晓星尘介绍在那里的一个小区看上了一套不错的二手三居室,这几日正在和原房主洽谈买房事宜。等到事情基本办完,离和蓝湛约定好的时间还有四十分钟,他抬头望了望鱼贯进地铁口的人群,撇撇嘴,抬手招了辆出租车。

虽然坐地铁差不多也能赶上,这要是去见江澄,魏婴才不花这冤枉钱去打车。但是对方是蓝湛,魏婴潜意识里不愿让他等。

或许是因为感受到对方那份灼热的感情,他也跟着不得不认真起来了。

 

五点零一分,魏婴推开了咖啡馆的门。视线所及已经没有空着的桌子,但他不怎么担心。果然,顺着几个小姑娘好奇的视线,他看到了仿佛参加学术会议一般身着白衬衫正襟危坐在里面靠窗位置的蓝湛。

 

哎我去,居然还有点紧张咧。魏婴想着,面上作出随意的表情,朝那桌子走去。

 

蓝湛一直在盯着窗外,直到听到有人用指尖叩击桌面。他回过神,就见到魏婴俯下身子,一只手撑在桌上,另一只手熟稔地翻着菜单,对他灿烂一笑,“在等人吗?二、哥、哥。”

这称呼令蓝湛的耳朵瞬间粉红。

魏婴没注意到他这点小小的情绪,只想着这个蓝湛现实里果然还是一如既往面瘫脸,也不觉得尴尬,自顾自坐下继续翻菜单,问蓝湛:“你常来这里吗?”

蓝湛摇摇头。事实上他是第一次来这里,因为他并不喝咖啡。但是曾经有好几个下午他都看到魏婴夹着实验数据走进这间咖啡馆,然后点一杯咖啡一份三明治,坐在靠窗的位置奋笔疾书。而只要有时间,蓝湛会驻足看着魏婴写读书报告,最长的一次他一直看着他直到太阳落山。

而这一次,终于没有玻璃窗阻挡在他们之间。

 

“你就喝柠檬水?”魏婴挑眉瞅了瞅蓝湛的玻璃杯,“要不我帮你点杯饮料吧,算我账上。”

“我不喝饮料。”

“哦,也对。你大概也不抽烟不喝酒不熬夜不逃课,做得最出格的大概也就是沉迷网游。”魏婴说着,把菜单推给蓝湛,“地方是你定的,菜你来点吧。”

常来咖啡馆无非是因为这里适合看书写报告,要说吃,魏婴还是更爱吃中国菜,尤其是川菜湘菜这一类辣菜。不过蓝湛这油光水滑的小脸蛋,一看就是不吃辣椒的主。这要是真能在一起,吃饭还得开两个灶?魏婴不着边际地瞎想。

另一边,蓝湛给魏婴点了份牛排,想了想,还是把自己原本想点的蔬菜沙拉也换成了牛排。他实在不想让魏婴觉得他们的生活习惯没有任何共同点。虽说牛排这种东西他并不爱吃,但是现在是他在追魏婴,所以,顾不得喜不喜欢。

魏婴斜靠在沙发上,眯起眼睛,仔细看了蓝湛一会儿,突然问:“你为什么喜欢我?”

蓝湛微微打了个颤。

“你别怪我直接哈,”魏婴摆摆手,“我既然把你约出来,自然是觉得这件事不得不当面说清楚了。游戏里我尚且能装糊涂只把你当个特别亲近的亲友,但三次元咱们是校友,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总不能也跟个瞎子似的假装没发现你跟了我一年吧?”

痴汉般的行为被点破,蓝湛脸上有些挂不住,斟酌半天,才说:“……我尽可能不给你添麻烦了。”

魏婴勾唇一笑,“那是,不但没给我添麻烦,还给我吸引了不少不明真相的小学妹粉。你这个人就连跟踪别人也是正气凛然地往那一戳,真以为别人都注意不到你啊?”

“……抱歉。”

“你不说清楚,不就是给我添麻烦吗?还是说,看我纠结怀疑你心里觉得很开心?二哥哥,你也太坏了。”

“我……”

……这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蓝湛感到自己和魏婴的思路似乎没对上。其实这次的面基,蓝湛是做好了被拒绝的心理建设才来的。他知道,当喜欢女人的魏婴发现了自己对他的感情,是有足够的理由警告自己远离他的。但他不可能放弃,就算魏婴收起那一脸戏谑,认真而严肃地让他走,他也不会就此放弃这段感情,因为如果能放弃的话他早就强迫自己放弃了。

可是魏婴的态度让他很疑惑。他猜不出魏婴心里到底怎么想,看不出他是想拒绝还是想接受。魏婴仿佛只是在轻松自如地撩人,完全没有一点当事人的自觉。

魏婴也很纳闷:为什么扯到现在了蓝湛还是什么也不肯说?自己已经把气氛烘得很和谐关系拉得很亲密了,蓝湛为什么好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在那里一个劲儿喝柠檬水?柠檬水就那么好喝吗?还是说……自己其实会错意了,蓝湛对自己表现出来的那番爱慕之意……其实只是自己的臆想?

 

蓝湛怎么还不跟我表白?

魏婴怎么还不开口拒绝我?

 

 

17

各怀心思的两人,各自端着自己的瓷杯一口接一口啜吸着饮料,唯一的不同在于蓝湛一直低头凝视着自己的柠檬水,而魏婴则在凝视凝视着柠檬水的蓝湛。

仿佛一场无声的战役,先动即输。

而最初为蓝湛点饮品的那位女服务生端着两份八分熟的牛排站在楼梯口,不知自己该不该去打破这两位帅哥之间奇怪的沉默。

还是去吧,不然一会儿牛排凉了他们把锅甩在自己身上咋整?

想着,她堆起笑容,步履轻盈地点到蓝湛身侧,轻轻咳嗽一声,然后将餐盘放置在蓝湛面前。“同学,你的牛排。”

谁知,刚才还在“发呆”的蓝湛猛地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竟是隐含着凌厉的怒意,激得她打了个寒颤。

“呃……对不起?”她赶忙解释,“牛排快凉了,所以……啊我同事在喊我我先去看看。”说着逃也似的跑掉了。

蓝湛在心里狠狠叹了口气。

魏婴突然笑出了声。

他这一笑,似是将蓝湛心头的不安都驱散了。

就算被拒绝,那就被拒绝吧。总好过他永远也不知道。

定了定神,蓝湛终于开口道:“魏婴,我喜欢你。”

 

 

魏婴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这感觉有点像在公交车上看上一个可爱的妹子,凑上去撩人家想看人家什么反应,结果人家回过头,一双眸子热情如火,主动凑上来索吻,结果他反而不知该怎么收场了。

虽然魏婴对蓝湛有些好感,不然也不会提出见面,但是蓝湛就这么丢出一句话,然后一声不吭等着自己作出宣判,这让魏婴感到了一丝压力。

该如何回应呢?

“蓝湛,我问你,”魏婴思索了一阵子才说,“如果我今天拒绝了你,你是不是就放弃了?是不是以后也不会再跟着我了?”

蓝湛摇了摇头。

“就是说,无论我的回答是什么,都没什么差别咯?”

蓝湛点了点头。

魏婴又乐了。

“二哥哥你……简直太有意思了,你这么一往情深的我还哪里舍得拒绝你呀?”

蓝湛下意识反问:“为什么要拒绝。”说完连自己都呆住了。赶紧又加上一句,“我尊重你的决定。”

魏婴被他逗得大笑:“哈哈哈哈蓝湛!你干嘛这么紧张!我又不会吃了你!”

看着耳尖绯红的蓝湛,魏婴感到心情大好,话不及深思便出了口:“那咱们在一起吧!”

说完两人俱是一愣。

蓝湛是怀疑自己听错了。魏婴则是疑惑自己为何这么自然地就说了这句话,而且说完也没有感觉有什么不对。

莫非……我其实本来就是个藏在深柜里的给佬吗?魏婴纳闷。

“魏婴,我对你是认真的。”蓝湛叹了口气,“我不会逼你,等你想明白再说吧。”

“我也是认真的呀。”魏婴赶忙回道:“我并不是随口一说。虽然我以前没和男人谈过恋爱……好吧其实我也没和女人谈过。不过我觉得,如果对象是你的话,我很愿意。你很好,我挺喜欢你的。”

“……你要记住你说过的话。”蓝湛目光灼灼凝视着魏婴,“你这个人,总是随性而为,不愿意去深思。你觉得,就算我现在抱你、吻你,你也不会觉得抗拒吗?”

魏婴没想到蓝湛这么个一看脸皮就薄如蝉翼的汉子能开口问这种话。他愣了一会,才说:“……呃,我还没来得及考虑这些。二哥哥你看着一本正经的,没想到心里想得挺全啊,哈哈。”

蓝湛摇摇头,道:“情之所至,自然而为。”

魏婴接道:“你是说我情未至这地步?这你可就为难我了,你都喜欢我一年了,你自然是早已经想到这些阶段了,但我是最近才开始仔细思考和你之间的可能性。”他坐直了身子,坦度诚恳,“蓝湛,你要我现在立刻像已经喜欢你一年那样,我做不到。可我觉得你很好,你特别好,我想和你一起上课一起去图书馆一起吃午餐一起打游戏一起出去逛街看电影,这样不行吗?你不要觉得我是在逗你玩,我是真心想和你试试看的。”

试试看吗。

蓝湛面色沉静地点了点头,“好。”

令魏婴没料到的是,那天说完那番话后,居然是蓝湛先提出有事要走。他总觉得蓝湛还是在顾虑什么,可他觉得他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当天晚上八点半魏婴洗完澡登上游戏,意外地没有收到蓝湛的组队邀请。他点开好友列表,发现仅有江澄的头像是亮的。于是他给江澄发了句密聊:

【江山无羡】:嗨傻逼!~一天不见想哥哥没有?

【三毒圣手】:艹!!你找死!!

【江山无羡】:哎,问你个事儿。蓝湛今晚上线了吗?

【三毒圣手】:没吧。他上线了我的仇人列表会亮的。

【江山无羡】:你又打不过人家还加仇人找虐,真是个抖M。

【三毒圣手】:gungungun!!

【江山无羡】:哎,那蓝涣今晚上过线吗?

【三毒圣手】:……我怎么知道。

【江山无羡】:我看你加了他好友啊你没收到提示?

【三毒圣手】:……卧槽你丫又随便登我账号!!!

 

确定了蓝湛真的一晚上没上游戏后,魏婴自己在万花谷做了门派日常,逗了会儿妹子,感觉百无聊赖。他一直没去清阵营任务,因为想等着蓝湛一起,于是便切出去挂机看电影。

十点多,魏婴刷完了小黄人,切回游戏,就看到密聊频道有了新的消息,竟是蓝湛他哥发来的。

【涣水三千】:魏同学,我知道我不该多问,但是我真的想知道,你和忘机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魏婴赶紧回:

【江山无羡】:咋了蓝大哥,蓝湛他没事儿吧?他今晚一直没上线啊我还在等他做日常呢。

【涣水三千】:……他,大概没事吧。

【江山无羡】:啊?

【涣水三千】:他今天晚上一回宿舍就躺在床上不停翻滚,还用脑袋撞墙。说来你可能不信,但我真的能听到他无声的尖叫。虽然我猜不出细节,但我知道他这么兴奋肯定是和你有关。魏同学,你方便给他打个电话吗?我实在控制不住他了。

【江山无羡】:……………………


评论(64)

热度(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