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魔道祖兔 53 趁夜出逃

说明:这章里的“小兔子”都是按辈分来说比曦臣兔辈分低的,所以这里叫“小兔子”。并不是小奶兔子,所以可以担任看守。

53

    启仁兔喊曦臣兔来,实指望着曦臣兔能把弟弟劝回正轨,哪里会想得到曦臣兔早就站在了忘机兔那一边。

   “忘机,莫要执拗。我带你出去,这里太冷,没必要在此受罪。”曦臣兔一进洞就劝忘机兔。

    禁闭洞的目的是教训触犯了家规的族兔,因此自然不会让被关的兔子在里面逍遥自在,像曦臣兔这么大的兔子进去了,想转个身,头和屁股都要擦到洞壁。忘机兔正卧在洞的最深处避开洞口飞溅进来的水珠,也不说话,一双浅琉璃色的眼睛定定望着曦臣兔。

    曦臣兔叹了口气。

   “我知道你这孩子从小就固执,认准了的事谁也拗不过来。但你在这里耗着,于叔父来说并无大碍,于你自身却是元气大伤。你且假装放弃,去向叔父认个错,之后的事之后再说。”

    “兄长,”忘机兔打断曦臣兔,问:“魏婴在何处?”

    曦臣兔一怔,想了想,回道:“魏公子被关在山下的一个洞里,我还未来得及去看,据说是离此地很远。”又无奈摇头,“你一松口,它也会被放出来,你们都不必受这幽闭之苦。”

    忘机兔只问:“它松口了吗?”

    曦臣兔沉默了。

    忘机兔站起身来,朝曦臣兔恭恭敬敬一低头,道:“忘机从未想过与叔父作对,也不想给兄长添麻烦。兄长曾问忘机作何想法,忘机与那时的回答一样,唯魏婴这件事,忘机明知不可为也要为之。若此时为了自由而松口,叔父必然认定我与魏婴之间情谊不过如此、至多一场儿戏,便不会尊重我们的感情。我须向它证明,我与魏婴,不是胡闹。”说完,伸爪一指洞口:“这里阴冷,还请兄长莫再逗留。请回吧。”

    曦臣兔看到忘机兔已经费劲地转过身背对自己,摸摸鼻子犹豫了一阵,还是依言倒退着出了洞。

    禁闭洞被飞瀑遮挡,进出都要淋一身水。曦臣兔毛还没长好,从水幕里钻出来被风一吹,冷得打了个哆嗦。秋天几乎已经到了。

    曦臣兔本来也没觉得今天就能把忘机兔劝出来,而且诚如忘机兔所言,要是这么容易就给请出来了,启仁兔恐怕更会对忘机兔和羡羡兔的感情嗤之以鼻。要想磕得动叔父这块硬石头,还真得实打实用上点苦肉计不可。

    不过这计谋嘛,用到起效便可,万没有真冻出个好歹的必要。

    曦臣兔看看天色,默默捏了捏爪子。

 

    四天后的夜里,就在羡羡兔百无聊赖地在洞壁上刻小鸟的时候,一只小小的兔子忽然嗖一声钻进了洞。羡羡兔一惊之下跳了起来,头砰地撞在洞顶,疼得龇牙咧嘴。待定睛细瞧,它发现这只小兔子竟是好多天不见的阿箐兔。

    阿箐兔身子小,一身褐毛在夜里有很好的隐蔽性,在这不见光的客洞内只能看到模模糊糊一个轮廓。洞外的两只看守兔不知是睡着了还是走神了,居然放它溜了进来。

   “魏叔叔,你别出声,听我说。”阿箐兔立在羡羡兔耳侧对羡羡兔耳语道:“我师娘就在洞口。外面的两只姑苏兔正在被泽芜兔训话,暂时没往这边看。一会儿我在洞口给你望风,我一动你就往外跑。跑出去之后你先找一棵树藏起来,等泽芜兔来接应你。”

    羡羡兔来不及多想,下意识地点点头,绷紧了浑身的肌肉严阵以待。

    这时宋岚兔在洞口冒了个头进来,一双金色的眼睛即使逆着光也闪闪发亮。它对羡羡兔点点头,又看向阿箐兔,阿箐兔立刻跑到洞口观察洞外。

    三只兔子静静地等待着时机。忽然,宋岚兔踱了两下地面发出咚咚的声响,然后拔腿就跑。羡羡兔听到外面有几只兔子大叫起来:“魏无羡!魏无羡跑了!!”“怎么回事,不是让你们看着吗?快!快追!”

    阿箐兔看着洞外影影绰绰的兔子们,忽然右爪向前一挥,羡羡兔会意立即就往外冲。

    是夜,夜空只悬着一弯暗淡的上弦月,树木在黑夜的印衬下仿佛焚烧过的枯藤。静默的山间有兔子呼喊和跑动的声音,羡羡兔向着那声响传来的反方向奔去。它不熟悉这一片的地形,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只依着阿箐兔的交代四处搜寻能够躲藏的树木。

    转过一个山口,它瞥到一棵被白蚁啃食得镂空的树。羡羡兔不多想,急急钻进一个树洞藏了起来。

 

    曦臣兔与几只看守兔说话时“意外”撞见“魏无羡”逃脱,招呼了兔子们就追了上去。前面的黑兔跑得很快,但不及姑苏蓝兔们熟悉此地环境,最终被几只兔子围堵进一处山窝。黑兔幽幽转过头来,目光沉静地看向身后几只姑苏蓝兔。

    白兔们全惊呆了。“……宋前辈?怎么是你?……我们跟岔了?不对啊我眼睛都没眨啊!”一只兔子惊叫道。

   “那、那魏无羡呢?”

    曦臣兔假装自己很吃惊,“宋前辈!这么晚您为何会在这里?”

    宋岚兔解下背上的草囊,从里面摸出两颗新鲜的药草。

    曦臣兔顺着问道:“您是来给晓前辈采药的?唔,的确,晓前辈的眼睛如想好转,是需要每天敷药的。”

    一只姑苏小兔子问:“泽芜君,您是怎么知道它是来给晓前辈采药呀?而且它早不采晚不采,偏偏这时候出现在这里,也太过巧合了吧?我看它很有问题!”

    曦臣兔佯怒,“蓝溪!不得无礼!这位可是白雪山的宋岚宋前辈,它这几日都在给它的同伴采这种药,我见过的,怎么会不知道?”又问宋岚兔:“宋前辈方才路过山下,可有见过魏无羡?”

    宋岚兔想了想,又从草囊里掏出一个小木片开始在地上划拉。

    它在地上画出一个山洞,洞里冒出一个兔子头,洞外有两只兔子在追另一只兔子。它点了点那只洞里的兔子,又伸爪指向山下。

    “宋前辈是说它还在洞里?”曦臣兔回头对几只族兔说:“看来是我们过于紧张了,看到宋前辈跑过眼前看都没看清就追出来了。洞口的看守还在吗?若看守还在,那么魏无羡定然还在洞里,真是虚惊一场。”

   “呃……”几只小兔怔了怔,互相看了看,怯怯答道:“我们几个……似乎都在这里了。我们、我们之前见泽芜君来了,一兴奋就……就全都凑过去了。然后看到宋前辈突然从洞口跑过,我们就、就全追过来了……”

    曦臣兔恨恨一拍爪子,道:“这么说现在山下留了个空门,魏无羡不跑都是奇事。此事是我大意了,我去和叔父领罪,你们几个先回自己洞里去吧,我会同叔父讲清楚,不会连累你们。”

    小兔子们当即都表示愿意和曦臣兔共同担当。曦臣兔好说歹说劝走了它们,自己往启仁兔的寝洞走,然后在别兔都注意不到的山口一转身,向着反方向跑去。

 

   “魏公子!魏公子!魏公子醒醒!”

    羡羡兔窝在树洞里等了好久,意识渐渐迷糊了。毕竟按平时这个时间它早就窝在忘机兔怀里睡得不省兔事了。不知过了多久,它忽然听到曦臣兔在耳边喊自己,瞬间弹了起来,“啊?!”

    它睁开眼睛,看到曦臣兔正把脑袋钻进它躲藏的这个树洞里,微笑着看着它。

    羡羡兔见到它,顿时感觉见到了亲兔,扑上去就蹭,“蓝大哥!我想死你啦!我这几天都快被闷死啦!蓝湛呢?它还被关着吗?唉你们蓝家兔子心太狠啦!”

    曦臣兔被激动的羡羡兔蹭了几下,抖了抖耳朵,道:“忘机已经在山下了,我带你去找它,我全已安排妥当,你跟着它走便是。”

    羡羡兔知道曦臣兔这是要送自己和忘机兔私奔了,认真地点了点头,道:“多谢蓝大哥,今日之恩,魏无羡它日必报。”说完看曦臣兔没动作,有些疑惑,“蓝大哥,我们不是要下山吗?还在等啥?”

    曦臣兔面露尴尬之色,轻轻咳嗽一声,然后缓缓开口:“那个,魏公子……这个树洞这么小,你是怎么钻进来的?我……似乎是卡住了,你能帮忙把我推出去吗?”

    羡羡兔:“……”

 

 —————————————————————

私奔啦!



评论(53)

热度(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