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进团一次就瞎眼】C7-9

C7

宋岚作为一个没什么朋友的单身死宅男青年,对电脑游戏并不陌生,只不过他往常玩的游戏都是单机的。而阿箐正在玩的这款游戏比起他玩过的那些经典单机,画质不算出色,但角色造型很有特色。

屏幕里,阿箐的角色穿着一身褐白相间的侠客服装,在长满芦苇的水面上划过,颇有几分逍遥平生的意味。

“好在我就一个心法,也不打本,只要弄一套装备就可以了。”阿箐说着,点开好友界面发了句:

【小箐蛙】:今天是本宝宝本人上线啦!黑戈壁刷人头的有木有?组起组起啦!

立刻就有玩家点了阿箐组队。

宋岚看向晓星尘。此时阿箐正坐在晓星尘怀里兴致勃勃在键盘上敲击,晓星尘温柔地为她捋着刚解开还有些弯曲的头发。这两人皆生得白净精致,气质亲和良善,看上去简直如一对关系融洽的父女。

宋岚被自己这个想法逗乐了。

“你在笑什么?”晓星尘看他。

宋岚拉了椅子在一旁坐下。“现在的孩子可玩的东西太多了。”

晓星尘表示赞同:“那是自然,我上高中前都没怎么摸过电脑呢。”这时游戏里一阵叮当的警铃作响,阿箐恼怒地一拍大腿,骂道:“这个臭流氓!装分比我高那么多还专挑我打!”说着转身对晓星尘撒娇,“星尘哥哥你也来玩嘛,我们一起怼他!”

晓星尘摸摸她的头,哄道:“阿箐,游戏而已,不要这么暴躁。况且这里只有一台电脑,难道要我双开跟你玩吗?”

阿箐想想也是,便咬着嘴唇点点头,继续盯屏幕去了。

宋岚有些惊讶,“你也玩网游?”

晓星尘一笑,“很奇怪吗?”又解释说:“被阿箐拽去玩的。她当初完全不会操作又非要玩,我就注册了个账号陪她。”

“你还说呢,你现在都不上线了。”阿箐撅起嘴,“说好带我打竞技场呢!我装备不好别人都不和我组队!而且我一说我在上小学他们就都不跟我说话了。怎么了,难道小学生会吃人吗?”

“不,是你太可爱了他们不好意思和你玩。”晓星尘认真地说。

宋岚突然起身去了卧室,过了一会儿抱回了另一台笔记本,对晓星尘说:“你可以用这个。孩子难得轻松一下,你要陪便陪到底吧。”

晓星尘笑道:“看来宋学长会是个很讨孩子喜欢的好爸爸。”

宋岚轻咳一声,给晓星尘打开笔记本输了密码然后下载了游戏。几乎是在阿箐第三次战场失利被系统传送回主城的时候,宋岚那边游戏就下好了。

晓星尘略有些无奈地登录了自己的账号,“先说明白啊,我也只是个菜鸟,做个日常被杀五次没什么稀奇的,可别笑话我。”

宋岚摸出这抬许久不用的笔记本其实就是想看看这个清朗如风的交际型学霸晓星尘打游戏到底是怎样一种奇景。不过后来他发现,晓星尘玩游戏并没有他设想的那种“网吧范儿”,不会大喊大叫赢了敲键盘输了骂娘。如果忽略屏幕上的画面,晓星尘看起来简直像是商务人士在咖啡馆里优雅轻松地敲着word文档。

宋岚看着晓星尘屏幕上那个一身白衣的仙鹤道长,不知为何意识竟有些恍惚,渐渐就把那个人物与晓星尘的身影重合了起来。仿佛……在自己心里早有那样一身装束,仿佛晓星尘原本就该是那般纤尘不染、仙风道骨。

阿箐忽然的喊声将他唤回了神:“宋哥哥,你要不要玩啊?”

“嗯?”宋岚一愣。

阿箐费力地双手托起笔记本递给他。

宋岚定定看着阿箐游戏里那个小小的丐帮女孩,蹙眉凝思一阵,才终于开口道:“我不太习惯玩妖号。还有别的角色可以选择吗?”说着一指晓星尘怀里的笔记本,“比如他那个那样的。”

阿箐账号下是有一个纯阳道长的,才练到60级便没再玩下去,平时有时间时也就是和晓星尘装装双胞胎一同站在成都广场上撩妹(阿箐撩晓星尘挂机)。晓星尘那边在黑戈壁一上线就进了战斗状态,阿箐便登录了自己的道长给宋岚玩。

事实上别看宋岚看上去不食人间烟火,却好歹是个新世纪宅男,玩过的游戏比晓星尘和阿箐玩的加起来都多,所以很快就研究清了技能,站在扬州城门口随便点等级差不多的小号切磋。

阿箐托着腮看得神往:“宋哥哥你好厉害呀!第一次玩都能打赢别人!我到现在切磋也只能打死星尘哥哥——在他脱光了装备的前提下。宋哥哥,你也来一起玩嘛!”

宋岚却摇摇头,“还是算了。这个角色控制能力是很好,但是射程太局限,我不太适应。”

晓星尘那边终于收拾好了几只发疯的恶人,转脸看着宋岚笑,“射程?你是说攻击范围么?”他倾身过去,十分自然地将手覆在了宋岚握着鼠标的手上。宋岚微微一颤,手就从鼠标上松开了。晓星尘自然地顺势接过鼠标,点了心法切换,然后对宋岚说:“这就行了。我切换了紫霞心法,‘射程’就远了。你再试试?”却见宋岚面上飞起红晕,疑惑道:“宋岚,你的脸怎么这么红?热吗?”

宋岚连忙摇头,装作一本正经地又去研究新技能。

—————————————————————

老宋:小星星撩我,撩完不负责,好坏好坏的

 

C8

换了远程果然顺手多了。虽然技能不一样,但是宋岚摸索一阵子,感觉还是这个所谓的“气纯”玩起来更舒服,遗憾的是阿箐这是个风景小号,无法体验到毕业号玩起来的那种畅快感。

阿箐看宋岚在思索,立刻抓住时机卖安利:“宋哥哥宋哥哥~你自己玩一个气纯和我们一起玩呗~单修不怎么花时间的,你看我上着学单修一个心法也能跟得上大部队嘛~”晓星尘小声说了句那是因为有我帮你做日常,被阿箐一把捂住了嘴。

其实宋岚本来也是这么想的。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但他就是本能地不想在晓星尘和阿箐共同欢乐的时候作一个孤零零的旁观者。况且反正他平日里没事干也会用游戏打发时间,玩哪个游戏都是一样的。便点头道:“好。”

阿箐眉开眼笑,晓星尘却皱起了眉,柔声责备阿箐:“阿箐,不要闹,你宋哥哥很忙很忙的。”

我很忙很忙吗?宋岚疑惑。“无事。横竖是在一处,做什么都没什么关系。”

他这句话说得让晓星尘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在一处”?谁和谁“在一处”?不过看宋岚已经点开了官网开始注册,他也没再拦。

横竖宋岚这种人是不会玩物丧志的,似乎也没什么阻拦的理由。

 

起名时宋岚纠结了许久,看着阿箐和晓星尘都分别用自己名字里一个字来给游戏角色取名,他想了想,便给屏幕里面色冷峻的纯阳道长冠了个“宋”姓,又在后面打出了“子琛”二字。

“好名字。”晓星尘赞道。

宋岚轻咳一声,解释道:“是我在老家的排字。”

“子琛家还有这样的传统?”晓星尘惊讶。

“……你倒是叫得顺口。”

“你既起了我为何不能叫,子琛?”

宋岚面皮薄,禁不住晓星尘逗弄,便扭脸去研究游戏键位。晓星尘却找到了乐子,自这以后时不时就拿这个逗他,最后喊习惯了居然再也没有改口。

这个时期恰巧游戏里有种官方赠送的神奇升级丸子,吃了就可以砰一声从一粒葫芦籽进化成一个葫芦娃【不是】免去练级的烦恼。宋岚听阿箐介绍后想也不想就点开淘宝买了金在游戏里收了个丸子吃掉,瞬间就和晓星尘阿箐成了一个等级。

晓星尘看宋岚这平台交易玩得熟练,咋舌道:“子琛对网游的事情倒是摸得一清二楚。”

宋岚心一沉,心想自己该不会被晓星尘当作沉迷网游不学无术的游戏渣了吧?登时浑身难受,仿佛一口恶气梗在前胸。不料晓星尘却笑说:“那以后我和阿箐还要拜托子琛指点啦。”

宋岚那口气瞬间就舒畅了。

 

阿箐作为一个万年被嫌弃的手残小学生,别说情缘了,连同学以外的亲友都没几个,又没装备没外观,在主城要饭都没人搭理。而从这晚以后她只要上线,身后就总是跟着两个英俊的道长跟宠,要气场有气场要山河有山河,搞得五七万妹子们羡慕嫉妒恨纷纷近聊打字让阿箐把两个道长上交给国家一个。阿箐着实体验了一把游戏女神的快感,挤在晓星尘和宋岚中间咯咯地笑。

 

整个周末三人都住在宋岚家里,打游戏看电影聊天购物吃饭散步,向来独居的宋岚不仅不觉不适,反倒感到甚为愉快惬意。他们三人作息习惯一致,说话又颇投缘,就连小阿箐也能在上床睡觉前就学校里的所见所闻和两个成年男人进行热烈的深度讨论。

只是晓星尘终觉住宋岚的还吃宋岚的有些不妥,便主动请缨买菜做饭。结果阿箐尝了晓星尘做的(没有)鱼香(生)茄子和宋岚做的专业级宫保鸡丁后,果断把晓厨师炒掉了。

“子琛真是贤惠,星尘自愧不如,孩子归你、归你。”第一次遭到阿箐嫌弃的晓星尘幽幽看着宋岚,抱起阿箐往宋岚怀里递。

宋岚也装模作样往回推:“雕虫小技何足挂齿,此等重礼子琛受之有愧,星尘快收回、收回。”

阿箐气急:“放开我我要夹菜!!”

 

周一一早,晓星尘给阿箐套好新洗干净的校服外套,回头喊还在洗手间磨蹭的宋司机。“好了吗?阿箐快迟到了。”

其实宋岚起得比晓星尘和阿箐都早,他洗漱完毕做好了早餐才去喊两个在床上醉生梦死的人起床,然后回到浴室开始洗澡。

“宋叔叔你是德国人么?”阿箐小声吐槽,“时间这么紧也一定要坚持在上班前洗澡。”

宋岚不仅是把自己洗得干净,从浴室出来时居然已经换好了一身新西装,袖口衣领处皆打理得没有一丝褶皱,简直像是刚买回来没洗就上了身。但晓星尘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宋岚必定是执着而耐心地不知熨烫了多久才把衣服捯饬成这种效果。

“子琛,我们只是送孩子去上学,不是去赴宴,你穿这么正式作什么?”晓星尘调侃道。

宋岚却很严肃地整了整领带,回道:“是你说的,对待阿箐的事要郑重其事。”

“我的意思是让你专心开车不要走神,不是让你去吸引女老师。”晓星尘故意叹道,“我们阿箐这么漂亮本来就够引人瞩目了,你穿成这样送她,被她同学看到了又该缠她啦。”

“没差啦。”阿箐毫不在意地摆摆手,“就周五早上你俩穿着T恤衫运动裤在我们校门口接我被我同学看到,我班级群里已经好几个女生不停问我和你们什么关系你们以后几点会出现在我们校门口以及对忘年恋有什么看法介不介意女方比自己年纪小很多了。所以我认为宋哥哥今天穿西装穿裤衩还是不穿衣服区别并不大。”

晓星尘:“……”

 

C9

那以后,帮阿箐做日常的任务落在了宋岚头上,因为晓星尘要出去打工,宋岚不忍心他大晚上回来还得打着哈欠登游戏。在游戏里待得久了,宋岚慢慢就发现,这个游戏对女性角色和男性角色而言环境是不同的。比如他开着阿箐的丐萝作日常,只要他不开口,那么到日常做完了也没人主动理他。但当他双开自己的道长和晓星尘的道长上线时,时不时就有女性角色私聊他:

【XXX秀】:道长,缺情缘不QWQ?人形挂件也行啊?

【宋子琛】:抱歉,不用,谢谢。

 

【XXX花】:道长道长!!看我看我!!

【宋子琛】:什么事?

【XXX花】:咩咩喜欢花羊CP不?我们组个CP好不好好不好?~

【宋子琛】:……不太懂,不过不了,抱歉。

 

【XXX毒】:嘤嘤嘤道长好帅好帅给我舔舔!道长道长你后面那个道长是你朋友吗?他好高冷呀我密他他都不理我> <嘤嘤!你们缺不缺绑定奶呀?意识清楚走位风骚上过大学的辣种!

【宋子琛】:谢谢,不缺。

 

【XXX歌】:哼,还挺帅嘛,看在你纯阳宫美臀的份儿你爹爹我就不劫你镖了,缺22队友么?我们打莫问气纯?或者连上你身后那个打33我切奶歌也可以。

【宋子琛】:……不用了。

 

宋岚搞不明白:这就已经有人邀请我打竞技场了吗明明我的装分比阿箐还低得多啊?怎么从来没人邀请阿箐打22呢?

当天晚上晓星尘从外面回来洗完澡躺上床,宋岚就把今天在游戏里遇到的事告诉他,晓星尘回答道:“子琛刚来可能不知道,玩这个游戏的女孩子特别多,最喜欢你这种操作犀利捏脸帅的成男了。宋大男神可要当心,莫在万花丛中迷了路啊。”

晓星尘这段话宋岚只get了一点:星尘觉得我的捏脸帅吗?我只是突发奇想照着镜子比着自己捏了捏啊?

宋岚:突然的愉悦.jpg

过了一会儿,宋岚又问:“绑定奶我是知道的。但人形挂件是什么?情缘是做什么的?”

晓星尘趴在床上有些昏沉,“哦……差不多……都是情侣那种意思吧,游戏里的情侣。可以用插件绑定的,以后别人点你的人物信息就会看到你情缘的名字。”

宋岚点点头,沉默半晌,忽然轻声说:“那不如我和你绑定吧这样就没有人再私聊我们求情缘了。”

“……嗯……你说什么?”晓星尘半梦半醒间迷迷糊糊地问。

“没什么。”宋岚立刻回到。

“哦……不行,我撑不住了,我先睡了。子琛晚安。”晓星尘说完便细声打起了呼。

眼下时间刚过晚上八点半。晓星尘平日里偶尔也会工作到这个点,不过很少如此疲惫,不知今日到底发生了什么。待明天他醒了再问他吧,宋岚想。

他关掉房间顶灯,拧开了自己书桌上一盏环保台灯,暖黄色的灯光印衬着晓星尘端正安静的睡脸,让宋岚感觉心头暖漾。宋岚走过去,目光柔和地注视了晓星尘一会儿,伸手替他拉下了他没来得及合上的遮光帘。

“好梦,星尘。”

 

 

 


评论(30)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