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魔道祖兔 55 遇险

说明:按体格来讲星星不如汪叽,但按实战能力来讲,双道长兔远胜于汪叽羡羡澄妹,毕竟生活所迫嘛

55 遇险

    无论忘机兔羡羡兔还是江澄澄兔都从来没有去过白雪山。阿箐兔很早之前去过一次却并不是从云深山往那走的,要找到路也困难。于是一行四兔只得按照曦臣兔所指的方向慢吞吞地一路往前,一边走一边等星尘兔和宋岚兔追上来。

    为了保证不走岔路,它们日出而行日落而息,靠着影子来判断方向,很快就走到了一片荒芜的平原。此处地势平坦,遍地碎石,零零星星生着些乔木灌木,除了几只乌鸦再看不到别的动物。

   “这土特别硬,挖不了洞。”羡羡兔拿爪子在地上刨了刨回头对忘机兔说。

    它们这几日都是走到哪里就在哪里临时找个合适的场地挖洞,勉强挤在一起休息。三只大兔一起挖洞效率很高,一般天黑之前临时住所就能造好。可是眼下这地方不适合挖洞不说,连像样的遮蔽物也没有,三只兔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沉默了。

    忘机兔看向阿箐兔,问它:“你去云深不知处时经过此地吗?”

    阿箐兔大眼睛咕噜噜转了几圈,不确定地说:“好像有……又好像没有。就算有似乎也没有现在这么荒凉。”

    羡羡兔点点头,“那是因为你往那走的时候还是夏天,现在已经秋天了,就这可怜兮兮的几棵树也已经光秃秃只剩个杆子了。”它四处打探了一下,回来对同伴们说:“不然我们今晚就睡在地面上?我们三个轮流守夜。”忘机兔摇头,“我来便可,你们休息。”羡羡兔正要反对,江澄澄兔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哎呀都别吵了,这里要有个什么东西袭击我们,还不远远就看见了!再说我们走了三天除了鸟和松鼠什么活的东西都没看见,瞎紧张个啥!”

    江澄澄兔很少出莲花坞,出远门也就去过忘机兔家和姐夫家,这些地方兔口兴旺交往频繁,连通几家的道路不时有兔子行走,因此一路都很太平。而往白雪山去的这条路眼下看来也风平浪静,江澄澄兔便放松了警惕。这也不能怪它,江澄澄兔打小就有族兔呵护,从来没有真的见过野兽,对于豺狼虎豹什么的也都只是听说。忘机兔虽然警觉性很高,但它其实也没有见过猎食者,训练用来对付天敌的技巧本领说白了也是纸上谈兵。而羡羡兔却是真的见过这些东西,甚至和它们面对面打过交道,所以最为谨慎,“江澄澄你起来,那里不行,我们至少找个树丛躲进去。根系处的土相对来说比较湿润,应该好挖些。那些吃肉的家伙神出鬼没的,等你看到它们八成你已经完了。”

    羡羡兔好说歹说把江澄澄兔拉扯起来,跟忘机兔一起刨灌木下的泥土。因为很难挖动,纵使弹跳起来往里钻也钻不下去,所以它们不得不使出全力全凭爪子往外挠土,别提多费劲了。江澄澄兔瘪着嘴凑过来刚想跟着挖,忽然发觉树丛上的影子似乎不太对劲。

    几只兔子正面对着一株大灌木撅着屁股刨土,即将落山的太阳将它们的影子拉得老长投射在灌木上。江澄澄兔看到自己的影子最高,因为自己是站立着还未低下头去。在自己右边那个椭圆形的矮一些的投影是正俯身刨土的忘机兔的,忘机兔右边那个更矮一些的是伏在地上刨土的羡羡兔的。而在羡羡兔更右边,那个远比它们高的影子……是谁的?

    江澄澄兔比了比,发现那影子有不止自己两倍高,阿箐兔就算人立起来也不该有那么大的影子。何况……江澄澄兔看向自己左边,阿箐兔正聚精会神地研究着地上一条不幸被截断成两截还在坚强蠕动顽强生存的蚯蚓。

    江澄澄兔感觉自己背上的毛一根根竖了起来。

    它尽力平稳而轻微地转头,看向羡羡兔那边。然后它看到……一只巨大的、不知名的怪兽就站在离羡羡兔不远的地方一边打量着几只兔子,一边不住地流着口水。

    江澄澄兔四只爪子都僵住了。

    这时阿箐兔一回头,也看到了那东西,遂轻声对江澄澄兔说:“江叔叔,你别动,也别出声。我遇到过这个,它捕食前会仔细观察目标有没有反抗的能力,我们不动它一般不会轻举妄动的。”

    江澄澄兔用气声回道:“那它俩怎么办!它俩都没看到!”

    江澄澄兔说的是还在埋头苦挖的忘机兔和羡羡兔。偏偏羡羡兔完全不知危机将近,一边挖还在那一边撩忘机兔呢。

   “好哥哥,你看你这白爪子都成黑的了,一会儿我给你舔舔!唉,咱们这一路风餐露宿的,苦了你这个正儿八经的世家公子了。等到了白雪山,让小师婶给咱们安排个最大最舒服的山洞,痛痛快快干点儿快活事儿。”

    忘机兔耳尖一红,“魏婴,这里还有别兔。”

    羡羡兔扑哧一乐,“又不是外兔!再说它俩不是早看过我们……”

   “魏婴!别说了。”忘机兔打断它的话,脸颊绯红。

    羡羡兔嬉笑道:“二哥哥羞羞了!嘿嘿嘿~”

    嘿你个头啊嘿!江澄澄兔气得恨不得跳起来把这俩傻缺兔踹飞。都什么节骨眼儿了你们哪怕抬起头往背后看一眼呢?!就知道在那里谈情说爱!吃了你们算了!

    羡羡兔它们优哉游哉,那只怪兽却等不及了。见四只软绵绵的兔子仿佛没注意到自己一般,它也不再客气,站起来无声地向前走了几步。

    江澄澄兔看出来了,这东西恐怕已经把目标锁定成了忘机兔,一双阴毒的眸子紧紧盯住了忘机兔雪白浑圆的屁股。只见它后腿肌肉绷紧,眼看着就要飞扑过来。

    江澄澄兔也顾不得自己一动会不会吸引怪兽的注意了,用力往右一顶,直把没有防备的忘机兔顶得翻了个个儿和羡羡兔滚作了一团。

   “哎呦!”羡羡兔大声抗议,“干嘛干嘛干嘛呀?!”

    忘机兔却意识到事情不对,立刻爬起来挡在羡羡兔身前,而在它眼前不远处,一只灰褐色的狗一样的东西正和江澄澄兔大眼瞪小眼

    羡羡兔大惊:“豺狗?!什么时候……”

    江澄澄兔紧张地一动不敢动,而那只豺狗却似乎很稀奇这个小东西居然敢阻挠自己捕猎,歪着头去嗅闻江澄澄兔,口水滴答在地上,散发出一股腥臭。

    阿箐兔伏在江澄澄兔身后,对羡羡兔喊道:“我引开它你们快点跑!”说完一跃而起,在豺狗眼前一晃,再向反方向奔去。

    豺狗一愣,下意识去追,待看清这只猎物如此之瘦小之后突然又折返了回来,重新去盯江澄澄兔。

    忘机兔箭步冲上去挡在江澄澄兔身前,对它低喝道:“走!”

    那豺狗的最初目标本来就是又大又圆的忘机兔,看到猎物重新回到眼前,兴冲冲就去咬。忘机兔横着往左一蹦躲开了豺狗的血盆大口,却没有拔腿就跑,而是反复左右跳跃,引着豺狗去捉自己。

    因为它知道,若自己跑了,这豺狗很可能会去袭击还在一旁站着的羡羡兔和江澄澄兔。

    羡羡兔大吼一声冲上去,咚地撞在豺狗胸口,奈何体量相差太多,撞的也不是什么要紧的部位,豺狗纹丝未动,斜眼睨了羡羡兔一眼,从鼻子里发出一声轻蔑的哼气声。

   “咬它尾巴!”阿箐兔大叫道。江澄澄兔立刻绕到豺狗身后,叼住它尾巴上的硬毛用力一扯,居然真给扯下来一簇,豺狗疼得双眼赤红,扭头就去咬江澄澄兔。

   “快躲开!”羡羡兔急得大喊,刚想再去撞豺狗,身旁忽然嗖地闪过一道白影猛冲向豺狗,直直怼在了豺狗柔软的肚子上。

    豺狗吃痛,抬起爪子就去踩这只不速之兔,谁知刚一转脸,一只大黑兔子忽然从天而降,一脚蹬在它眼睛里。

    是真的蹬在了“眼睛里”。豺狗眼泪都出来了,眯缝着一只眼去找那个踹自己的东西,结果一个没留神又被那东西蹬在睁开的那只眼睛上,疼得它嗷一嗓子。这时江澄澄兔忽然恶向胆边生,扑上去啃住豺狗尾巴就拽,硬生生又给拽下来一大撮毛。

    那豺狗似乎意识到对手数量增加了,加之眼睛睁不开,一转身夹着尾巴仓皇逃窜。

    羡羡兔看得瞠目结舌,在心里感慨道:难怪小师叔小师婶一瞎一哑还带个小的也能逍遥自在云游四方,果真是有些本事啊!

    星尘兔侧耳听了听,知道豺狗已经跑远了,才问:“阿婴?可有受伤?”

   “小师叔!小师婶!”羡羡兔激动地扑向两只及时救场的大兔子,“你们终于来啦!”说着就往星尘兔肚皮底下钻。

   “阿婴。”星尘兔笑着摸摸羡羡兔的头,“我们本来还想着不知几日才能追赶上你们,幸好你们脚程不快。”

    宋岚兔把羡羡兔从星尘兔肚子下面揪出来,转头用眼神询问忘机兔和江澄澄兔是否有碍。

    “无事,多谢前辈相助。”忘机兔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江澄澄兔惊骇未定,半天才憋出一句:“我它妈的终于见着活的狼了!!”说着捡起地上的豺狗尾巴毛,“不行,我一定得把这个带回去给阿姐看看!!”

    羡羡兔笑话它,“你还真看得起它!它就是一只土豺狗罢了,狼有它两倍那么大!而且狼从来都是成群捕猎的,要真遇上狼,咱们所有兔加起来也不够它们分的。”

    星尘兔说:“这一带并没有狼居住,不过夜长梦多,我们还是早些赶到白雪山为好。子琛,你带阿箐先去点火,我和阿婴它们准备干草。”

    羡羡兔一怔,“小师叔,你说点啥?”

   “火。”

   “……那是啥?”江澄澄兔问。

    星尘兔笑了,“一会儿你们便知道了。有这东西,便不怕有野兽夜袭了。”

——————————————————

星星和岚岚要开挂啦


评论(38)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