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进团一次就瞎眼】同居情缘C22-24

在一起啦!然而老宋和星星的夫夫生活似乎遇到了一点点小问题?

C22

再次回到学校,晓星尘感觉恍如隔世。

“你可以去参加社团,你以后想留校的话,还是多一点学生工作的经历为好。”宋岚温言道:“再也不会有人来打扰你和别人的交往了,放心去做你想做的事吧。”

晓星尘点点头,“嗯,有个学姐约我去吃饭,约了好几次了,我以前怕连累她就拒绝了,现在看来可以安心赴约了。”

“……不许去。”

 

生活回归平静,薛洋连同他唯一的好友一个因故意杀人未遂和故意伤害罪被判了18年,另一个则判了无期。这几日的报纸上都在说这件事,民众也是议论纷纷对这两个坏蛋咬牙切齿,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心者再想保他们出来将会相当困难。于是晓星尘渐渐从过去的阴影里走了出来,脸上恢复了清朗纯净的笑。宋岚面上不动声色,心里非常开心,回去帮晓星尘处理好了提前结束留学的交接事宜便再次跟晓星尘过上了工作日上学休息日回家陪孩子的恬淡生活。唯一的变化在于宋岚开始对晓星尘的行迹进行一定程度上的把控。尤其是在异性交往方面。

晓星尘回过头来,目光有些玩味,故作为难地说:“方才可是子琛让我去参加社团呀。这位学姐可是研究生会宣传部的部长,似乎有意栽培我,子琛你说,我不去是不是不合适?”

宋岚薄唇一抿,思索了一阵,才回道:“……研究生会、宣传部、太乱,整天瞎吵,不好。”

晓星尘假装很吃惊的样子,“子琛前不久还说觉得我适合去做宣传工作呢?”

宋岚严肃道:“你听错了。”

 

那位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学姐给晓星尘发了好多次微信还是没得到回音,心想自己好歹也是系里公认的美女,又大方能干会做饭,第一次见到有男人对自己这般不动心,莫非传闻晓学弟单身的说法是假的?他是不是已经有了女友?而且比自己更美更贤惠?

而此时比她“更美更贤惠”的宋岚依旧作为晓星尘最好的“朋友”,严格审查着晓星尘的外出记录。

“星尘,这个打工不要去了,这一片治安很差,前不久还出过抢劫杀人案。”

“星尘,这个男的人品不好,我看到过他偷改同学的报告数据,你不要和他走得太近。”

“星尘,这女孩皮肤太黑,不适合你,不要和她去唱歌。”

晓星尘实在忍不住乐了,“那子琛觉得我应该去哪里、和什么样的、皮肤有多白的人交往才合适?”

宋岚耳尖一红,不说话了。

 

自从上次在医院晓星尘扑在宋岚怀里默默流泪宋岚温柔地拥抱他哄他然后两人被进来换药的小护士那兴奋喜悦的尖叫声打断之后,他们之间的关系似乎重新回到了最初那君子之交促膝而谈互敬互助的模式,只是,或许变得更加亲密更加无所不谈无所不管了一些。

晓星尘歪歪头,看着因为脸红而背过身去装作专心看书的宋岚,微微笑了笑,无奈地耸了耸肩。

两人都对对方存了心思,又都不敢明确表现出对对方动了心思。

说到底,关心则乱。

怕若是自己一厢情愿,怕若对方的感情还没深切至此,自己这艘唯有彼此才可作为港湾的小船,寻不到靠岸的入口,简直是说翻就会翻。

 

“真是鸡婆。”阿箐嘟着嘴说。

晓星尘放下书,好心地提醒她:“阿箐,你现在可是在啃鸡屁股,就稍微对鸡尊重一点吧。”

“我是说你们!”阿箐翻了个白眼,嘴上咀嚼的动作不停,却还不忘边吃边数落晓星尘,“星尘哥哥啊,你知道宋哥哥脸皮薄得像个大姑娘,你就不能主动点?”

“……阿箐的意思是我的脸皮就很厚吗?”

“啧,至少你不会一害羞就结巴呀。谈恋爱这种事,就得有一方先不要脸,不然根本没有开始的机会。”

晓星尘好笑地看着她,“你都是在哪听到这些话的?不正经。”过了一会儿却看向窗外苍茫的天,幽幽道:“‘谈恋爱’?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呢。我与子琛都是男人,子琛对我再好,也不能就觉得他是对我……况且就算他对我……要考虑的其他事情也很多。阿箐你还小,不懂个中难处。唉……不提也罢。”

阿箐再次翻了个白眼。她觉得成年人真是太麻烦了,明显两人已经你情我愿浓情蜜意就差捅破一层窗户纸了,结果非要各自背着对方胡思乱想甚多,白白浪费了这大好春光。哦好吧是夏光。连她这样的孩子都能想明白的道理,晓星尘和宋岚却偏偏装作不明白。真真急煞人也。

她呸掉最后一块鸡骨头,大眼睛滴溜溜转了转,忽然凑到晓星尘身边问:“我上次跟你说的法子,你用了没啊?”

阿箐说的是让晓星尘故意把有女同学对他示好的事情告诉宋岚。晓星尘原本是不打算让宋岚知道自己在被学姐追求的事的,毕竟以他和宋岚之间微妙的关系,告诉对方这种事……怎么想怎么别扭。然而阿箐却认为必须要给宋·黄花大闺女·岚一点适度的危机感,省得他明明还没求亲就以为自己已经把人家娶进门了搁那安逸悠闲不作为呢。于是晓星尘试探着对宋岚说了此事,宋岚的确也有所反应,但是……

“他不让我去。”晓星尘回答说。

阿箐一拍大腿,“对呀!就是这样!然后你就问他为什么不让你去,然后他就忽然霸道地把你搂在怀里说‘因为你已经是我的人了我不许你去招惹其他女人’然后你们就可以么么哒然后这样那样……”

“快打住。”晓星尘受不了地打断她,“他只分析了我不该去的官方原因,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阿箐瞪圆了眼睛,“啊?那后来呢?他没再问起这事儿吗?”

晓星尘摇头,“没下文了。他再没问过我和学姐怎么样了,似乎对此并不在意。”沉思一阵,又说:“我不想试探他了,或许子琛真的……只是把我作为一个至交好友才会舍命护我助我,我不该胡乱揣测他的心思,这样不尊重。其实对我而言,若能在子琛找到结婚对象前和他一同这样生活,哪怕我们一辈子都只是朋友,也很好。我们会一起看书,一起逛街,一起旅行,子琛开心,我也开心,这样的状态已经足够快乐了。”

阿箐注视晓星尘半晌,没再说什么,只是贴到他腿边,轻轻握住了他的手。

 

然而晓星尘不知道的是,宋岚之所以不担心他和学姐会有一腿,是因为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宋岚已经给学姐安排了个好对象。

 

“谢谢你啊岚岚~虽然我现在的男朋友长得没有晓星尘帅,但他真的很宠我,比那个对我冷冰冰视而不见的晓星尘好多了!我感觉自己都从女强人变成公主了!一下又恢复少女时代了呢~”学姐捧腮娇羞道:“谢谢你把他带进我的世界,你简直就是我和他爱的丘比特啊。学姐以后遇到条件不错的姑娘会记得先给你留着的!”

宋岚礼貌地点头客气,心里却想:给我留着就不必了,学姐你带领着其他姑娘走出晓星尘的世界我就对你不胜感谢了。

解决了情敌的宋岚面带满足的微笑昂首跨步回了宿舍。

他们晚上都没什么要紧事,便约好一起玩游戏娱乐。宋岚推门进屋的时候晓星尘正在帮阿箐研究装备,他瞧了宋岚一眼,问道:“子琛,有什么好事吗?”

宋岚下意识嗯了一声,马上反应过来,又绷紧了表情摇摇头,一本正经地坐到自己的椅子上开了电脑去登游戏。

晓星尘也换了自己的号。他们约定好每天晚上打22刷段,等他们自己装分上去了才好带阿箐打33,不然3个DPS,就算其中两个手法很好很会抓时机,但续航能力太差,一旦无法一波带走对方奶妈,就只有被对方耗死的命。

这两个人脑子灵光手指也灵活,加上有着一般22队友根本不可能企及的默契度,纵使不怎么交流也能够打得顺畅,从不存在误爆气场这种错误。唯一的插曲大概仅仅在于宋岚的无敌总是在不太合适的情况下落在晓星尘脚下。

“子琛,这个山河落早了,我还能抗一会儿呢。”

“嗯……”宋岚接受批评,“是我太紧张了。”

晓星尘扑哧一乐,“这有什么好紧张的?游戏而已,被打死又能如何?”

半晌,他才听到背后的宋岚小声说了句:“就算是游戏……也不行。”

晓星尘不太想承认他的心脏开始不听使唤了。

风平浪静地赢了九场之后,第十场他们巧遇了同服的熟人。或者至少对方单方面认为彼此是熟人,于是便放弃了战斗往地上一坐开始在近聊打字聊天。

【XXX花】:道长道长!你们今天终于不是双开啦?咱们别打了来勾搭嘛!

奶花身边的炮姐也跟着撩道:

【XXX炮】:咩咩好帅!!咩咩缺情缘吗?能打能奶随便挑!星星眼!

晓星尘回头问宋岚:“你亲友?”

宋岚有点尴尬,“聊过几句,不熟。”

结果奶花下一句话就把宋岚卖了:

【XXX花】:宋道长,上次我给你介绍的那家淘宝店你用过了吗?是不是特别便宜!我买烟花都是在那打包买,看你帅才推荐给你的!快给我一个爱的山河!=3=

宋岚:“……”

晓星尘笑眯眯看向他,“宋道长,打包买烟花呀?我记得阿箐说过那个是告白用的吧?宋道长一次就要买一打,这是要拿下多少人呀?”

宋岚眉头一皱,“星尘,别这么阴阳怪气的,我就是……就是想看看是什么样。”

晓星尘也不跟他客气,起身走过来按开了他的背包,“呀,这么多!每一种都有10个?你需要放十个才能看清这个烟花究竟长什么样子吗,子琛?那你眼神可比我还差呀。”

宋岚默默把头扭了过去。

 

C23

这两人在游戏里除了没有绑定为情缘以外,和情缘根本没有任何区别。同时上下线,同时做日常,一起去主城切磋一起去看装备,可以说是永远身处同一个地图里。而且由于两人是同一个门派,连门派任务都是一起做,简直没有分开的机会。

阿箐开着小丐萝跟在他们身后偷人头,一边享受被保护的快感一边暗暗鄙视这两个没骨气的大人。

不管晓星尘怎么想,阿箐是已经下定决心要把自己的星尘哥哥嫁给宋哥哥了,原因无他,只因为他们对彼此的真心。无论是在网络上还是在这个诺大的城市里,想要寻到一颗真心都不是易事,阿箐失去过很多很多东西,她不能再眼睁睁看着自己最重要的人错过一份真爱。

然而情敌刺激并没有效果,看来想要这两人把话说开,还得想别的办法。阿箐托腮烦恼地自言自语:“唉,就算怂恿宋哥哥把那一包的烟花都放给星尘哥哥,只要宋哥哥不开口表白,星尘哥哥一样可以推说这只是对好友的亲昵罢了。反正他俩无论多暧昧都能用一句‘因为我们是好朋友’来搪塞。唉,真是不让人省心。”

有什么含蓄的办法可以让他们互相把话说明白呢?

阿箐想不出来。

索性不想了。

什么也没有直接问清楚来得妥当。

 

于是,在一个周六的晚上,三人一同惬意地坐在宋岚家主卧室的羊毛地毯上打33,在开战倒计时10秒的时候,阿箐忽然大声而直接地问:“宋哥哥,你喜欢星尘哥哥对吗?你想和他在一起对吗?不是作为朋友而是作为男朋友。”

话刚问完战斗就开始了。

宋道长一个激灵,未出家门先交了无敌。

对面策藏歌看到这边开场送山河,居然傻在那不知道要不要往前冲了。

晓星尘愣了一秒,然后面带窘色去念阿箐:“阿箐,你……”话刚出口却被阿箐扑上来捂住了嘴。阿箐直直盯住宋岚,“宋哥哥,你说吧。为了打消你的顾虑,我先替星尘哥哥告诉你:他喜欢你,想结婚的那种喜欢。你要是对他也有这种想法,今晚起你们就算在一起了,我做你们的见证人。你要是没那个想法,你全当我童言无忌开了个玩笑,以后你们就是普通朋友,再也不提这事,也别再盯着对方脸红背着对方叹气。”

宋岚刚才还觉得脸上火烧火燎,听到阿箐这么说,情绪却逐渐平静了下来。

 

我居然沦落到要孩子帮我鼓起勇气的地步了吗?

 

他不再去管游戏里的战况,合上笔记本,深吸了一口气,随后对晓星尘说:“星尘,我们谈谈吧。其实我早就想和你谈谈了。”

阿箐闻言一跃而起,捧着自己那台笔记本飞一般地跑出了卧室,临走时用脚咔擦一声带上了门。

“……”晓星尘的脸上染了红晕,有些不自在地看向宋岚。“子琛,我……阿箐她,其实……唉,好吧,孩子没有说谎。我喜欢你。但我敬你在先,你不必勉强,无论你怎么回答……”

 

“星尘,我们在一起吧。”宋岚直接打断了他接下去的话。

 

晓星尘恍惚了一瞬,接着仿佛难以置信般去摸宋岚的脸颊。

也是烫的。

两人面对面坐在地毯上。屋外的天空繁星点点,屋内暖灯晕黄,将两人的影子牢牢印刻在雕花墙纸上。他不动,他也不动,时间与空气都凝固成了胶片。

那一定是非常宁远又幸福的故事。

宋岚耳尖越来越红,却难得没有转身逃开。晓星尘凝视了他许久,终于笑了起来。

 

“好啊,子琛。”

 

我们在一起吧。

其实说起来,早就已经在一起了不是吗?

只是,今天起,我们恋爱吧。

 

“子琛你其实脸皮挺厚的吧?”

“……何出此言。”

“你的脸都这么烫了,却不怎么红。倒是耳根子粉嘟嘟的,可爱。”

“……星尘……别闹。”

 

半小时后阿箐拿着三支可爱多钻进屋里,庆祝两位监护人终成眷属。游戏里战斗早已结束,三人也不再打竞技场,而是照着阿箐的意思飞到纯阳去炸烟花。

阿箐如愿以偿沐浴了一场大型烟花浴,宋岚在论剑峰上燃放了他包袱里所有的烟花,满地白雪都被鲜花覆盖完全看不到原本的颜色。宋岚的烟花一半放给了晓星尘,另一半放给了阿箐,一共90个。也亏得宋岚家网络好,三人居然从头到尾没掉过线。

晓星尘难得不解风情数落着宋岚浪费钱。“要庆祝去做顿好吃的不行吗,游戏里,何必呢。”

心却是颤的。

阿箐咯咯笑着,道:“我是要让追你们的那些妹子看到了死心呀!里面还有几个是我同学呢。现在我可以告诉她们我家哥哥们有主了,她们别再惦记了,就算是在游戏里也不行。”

阿箐还在好友频道跟小伙伴们吱吱喳喳难掩兴奋,宋岚却拉着晓星尘出了卧室掩上了门。

客厅里没开灯,只有月光将家具镀成银白色。

宋岚凝视着晓星尘在夜色中依旧粲然的星眸,末了终于拥了上去,轻唤一声:“星尘。”

晓星尘伸出手回抱住他,嗯了一声。

两人久久地相拥站在静谧的房子里,只有呼吸声和心跳声预示着一段相伴一生的感情终于化茧成蝶破蛹而出。

 

“子琛。”

“我在。”

两人正犹豫着要不要顺势正式互送一下“初吻”呢,眼看着渐入佳境,陡然的光亮就突兀地射在了他们身上。

“宋哥哥!”阿箐推开卧室的门,急急叫道。

“阿箐,怎么了?”对于促成自己和星尘的这个惹人疼的孩子,宋岚今晚格外温柔。

“咳,嗯……”阿箐无辜地眨巴着眼睛,沉声道:“你俩的可爱多,老不吃,我怕它们化了,就拆开了打算一起吃,然后,嗯,不小心,没拿住,掉在……你的羊毛毯上了。”

宋岚:“……”

那张全手织羊绒地毯是宋岚花了六万从俄罗斯买回来的,不能机洗,只能手擦。

更糟的是,那三支可爱多全是巧克力口味的。

于是晓星尘和宋岚成为情侣的第一个晚上,啥也没干成,净刷地毯了。

 

C24

真说成为情侣这件事,除了害羞,宋岚和晓星尘没感觉到什么别的。毕竟一般情侣都是先告白后同居,他们则是反着,还没确立关系的时候已经把共同生活该做的事都一起做过了,因此并没啥新鲜的体验。

唯一有点变化的是睡觉。以往晓星尘都是独自睡在一间客房,但当晚,换成了晓星尘和宋岚一同睡在客房。

为啥不睡在宋岚的主卧?因为主卧空调开着暖风在烘地毯呢呀。

然而这俩人不愧为君子,抱在一起睡觉除了不时对上对方的视线略微羞涩却幸福地微笑以外,似乎并没意识到还有别的事情可以做,就那么纯洁地睡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宋岚醒来看到晓星尘在身边,才微微察觉到似乎有哪里不对。

“早安,子琛。”晓星尘醒了过来,面上还有些不自在,却是轻轻地笑着。

宋岚伸手抚了抚他睡乱的头发,柔声道了句:“早安,星尘。”

然后就起身去做早饭。

……一般情侣的同居生活大抵也就是如此吧。

宋岚做饭,晓星尘洗碗,宋岚帮晓星尘收碗筷,晓星尘道了声谢,然后两人一同走回客厅,一左一右坐在沙发上,中间隔着小阿箐,打开电视开始看早新闻。

没有任何多余的身体触碰,没有含情脉脉眼神唰啦唰啦擦火花,没有恬不知耻的啾啾啪啪唇舌勾缠,甚至没有一句“宝贝你今天真帅我爱你”的调情爱语。

真真是举案齐眉、相敬如宾。

 

阿箐表示自己虽然只有十岁,但身边早恋的小孩子玩的花样都比这两个人多。

“我说,”阿箐趁宋岚去书房的功夫小声问晓星尘,“星尘哥哥,他亲你了吗?”

晓星尘意味不明地看了阿箐一眼,回道:“要是没有你的地毯,应该是亲了的。”

阿箐挠挠头,“我不是故意的嘛。不过你们完全可以接着来嘛。我听人说,刚确立关系的小情侣,干柴烈火得很呢。为啥我完全没听见你们有啥动静?”

“……”晓星尘瞪大了眼睛,“阿箐,你才十岁!”

“是呀,那又咋了。”阿箐不以为然,“这都什么时代了,你真以为我们这些天天泡在网上的孩子会什么也不懂吗?”

晓星尘暗自决定给阿箐断网。

 

其实不同的情侣有不同的相处模式,像宋岚和晓星尘这样的,对于“在一起”这个既成事实消化得不那么快,不像某些小情侣一样激情也没什么稀奇。真正稀奇的是他们这样相处了一个多月以后,还是如此如同结婚四十年的老夫老夫一样心如止水。

晓星尘心里开始打鼓了。

 

子琛他……真的知道男人和男人在一起是怎么一回事吗?他对我的喜欢,难道……是纯精神的那种吗?虽然那样干净倒也很子琛,但……但愿不是他开始意识到对男人没有那方面的兴趣才好。

 

晓星尘作为一个没有生理洁癖的正常男人,虽然平日里堪称清心寡欲,但对那方面的事情也不是不懂。更何况如今他摆脱了过去的种种灾难与志同道合惺惺相惜的挚友结为伴侣,内心对于某些事情还是有些好奇兼之期待的。然而宋岚这一个月来不仅没向他表露出那种意图,甚至连睡觉都只是好好穿着睡衣轻轻搂着他,毫无逾越之举。

晓星尘独自在客厅看着情感调解节目,忽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念头。

 

子琛……莫不是不行吧?

接着他马上打消这个想法。

 

不不,他大约只是太过喜净,不爱跟人有肢体接触吧。

仔细想想,他虽很喜欢抱着我,但都是穿着衣服抱。

所以果然还是,洁癖……吗?

 

回想起来,这些日子,宋岚时不时会独自窝在书房看着什么,一但晓星尘给他送茶和点心,他便会自以为非常自然地合上笔记本,然后自以为非常自然地跟晓星尘闲聊,等晓星尘离开后才再次埋头研究。

晓星尘心里有些犯嘀咕。他虽然不觉得宋岚这突然的“冷落”(如果能算作冷落的话)是不再喜爱自己,但是……

 

“子琛,你到底在干什么?”晓星尘再次去给宋岚倒茶时,实在忍不住问道。“你不理我,倒是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里看些不让我看到的东西,是否能给我一个解释?好歹我这也算是宋郎新娶回来的‘媳妇’,怎的这么快我对宋郎的吸引力都比不及这些书了?”

晓星尘故作委屈,其实只是想戏耍宋岚一下。谁知宋岚听了这话却很认真地站起来将他搂在怀里,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星尘,我定不会让你失望。”

随后又把晓星尘推出了门外。

 

“???”

晓星尘站在宽敞明亮的客厅里,端着空茶壶,一脸迷茫。

 

评论(45)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