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进团一次就瞎眼】18、19

我就是爱写打架,写不好也爱写,剑三JJC是我最激情的游戏回忆。

以及,吃糖!

18

当天晚上魏婴打了他人生中最为奇异的一通电话。通话时长四十二分钟,但除了魏婴自己在不停地说,接电话的那方却几乎没发出过声音。

“……蓝湛,所以说,你不要有那么大的压力,我觉得吧,感情这种事,主要还是讲求个缘分,慢慢来,自然地来,舒心地来,这就好了,你明白不?明白啊。好,那……我挂了?”

“不。”

每当魏婴试图结束这通自说自唱的电话时,蓝湛就会来这么一句。

魏婴不禁苦笑。这孩子什么毛病?没跟人打过电话啊?咋还就抱着手机不撒手呢?就算我一个月白送二百分钟通话时长但你这压根不跟我“通话”就用掉了我40分钟算什么事儿啊?

“蓝湛啊,你听我说,我手机有点发热了,咱们加个微信聊好不好?”

那边迟疑了一阵,才答道:“……我有你的微信。”

“啊?”魏婴一愣,“我加过你?”

“……去年圣诞晚会,你下台,给了二维码。”

魏婴这才想起圣诞晚会上他被台下求勾搭的妹子们吼得飘飘欲仙,干脆大方地亮出手机:“来来来美女们有兴趣认识一下的来扫个微信啊哈哈哈哈~”

原来那时黑暗中围过来的人群里居然有蓝湛。

“蓝湛,我算服了你了。”魏婴无奈,“你下次想知道我的事情,直接来问我,好吗?只要是我能回答你的我都会回答,你不用拐弯抹角去打听我的信息了。”

蓝湛像个小孩子似的乖乖答了一句:“知道了。”

 

这天起两人便不时发发微信聊聊天,魏婴问蓝湛平时的喜好,蓝湛都一一回答。魏婴觉得这种交流很不平衡,因为他自己的事蓝湛可能比他还清楚,但他对于蓝湛却是完全不了解。这种信息的不对等让他觉得有些不舒服,仿佛在这段恋情中蓝湛是个那掏心掏肺的痴心女,而他魏婴是那个薄情薄幸的负心汉。

魏婴觉得他也应该为蓝湛做点什么。

但是要帮蓝湛上课,那不现实,他和蓝湛都长得太好认了,让他去替蓝湛签到,那等同于戏耍教授主动挂科啊。而学生会里那些活动,蓝湛手下有直属的、非直属的下属分担各种不同的工作任务,魏婴也不好觍着脸硬往里掺和。至于生活上?魏婴摸摸下巴,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去给蓝湛送送早饭什么的,但后来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他和蓝湛聊天时发现蓝湛不吃学校食堂,只吃自家做的原料非常特殊的“药膳”,当然了,这是魏婴的叫法,蓝湛认为那只是普通的便当罢了。

“唉,等假期回家,让厌离姐教我做几种甜点好了。就是不知道蓝湛爱不爱吃甜的。”魏婴自言自语着,顺手点开游戏输了密码上线。他和蓝湛虽然都住在学校大学城分部,但却是分别住在南区宿舍和北区宿舍,中间隔了整个校园,甚至还有个人工湖,每天上完课想凑到一起吃个饭都费劲,更别提像同班情侣那样手挽手去上学了。

不过就算有机会也不可能手挽手去上学吧。魏婴脑补了一下蓝湛和自己十指相扣晃悠悠甜蜜蜜蹦跶哒走进教室的画面,笑得肺都要裂了。

由于工作日不好见面的缘故,两人就约定好平时晚上一起在游戏里见面,也算是一起做了点什么事,加深一下对对方的了解。当然,当蓝湛努力面无表情地提出这个纯情的建议的时候,魏婴又是忍不住一阵大笑。

蓝湛真是太可爱了有木有!

 

“蓝湛,我上线啦,么么哒!”魏婴给蓝湛发了条微信过去,立刻就收到了回复。

“我马上上线。”

 

魏婴回归以后就去了蓝湛的帮会,一进去才发现自己格格不入:这个帮会基本上是一个全长歌帮派,虽然也有零零散散的其它门派玩家在线,但那基本都是小号,他们的大号仍是长歌门。魏婴作为一个不落俗套的花哥,几乎是完全看不懂帮会频道那些技术问答。

简直不抱住蓝湛的大腿就不知道怎么混下去啊。

但蓝湛的帮会主要成员们似乎在现实里也相互认识,所以氛围非常和谐友好,魏婴也渐渐结识了一些新的亲友,慢慢拾回了些江湖的感觉。

唯一的遗憾是【三毒圣手】几乎不怎么上线了。魏婴猜测江澄那厮估计在忙着申奖学金的事没空沉迷游戏,于是也不去勾引他玩物丧志了。何况新的日常队友很快就已经凑齐了。

 

这新队友就是魏婴的故人晓星尘一家子。

自从上次打荻花圣殿加了晓星尘两口子好友之后,他们每天的大战就变成了五人行,魏婴蓝湛晓星尘宋岚连上小丐帮阿箐。当然,阿箐只有在周末才上线,周一到周四都是蓝涣补了空位跟着去打本的。

魏婴曾以为阿箐只是晓星尘一个游戏亲友,就随口问晓星尘为何会和阿箐这样的小姑娘玩得这么好,却意外得知这女孩居然是晓星尘的养女。

厉害了我的小师叔。

 

晓星尘据说是有非常严重的近视,几乎是摘了眼镜等同于盲人的程度,虽说戴上眼镜玩玩电脑也不至于把视力搞得更糟糕,但宋岚还是坚持要晓星尘“解放双眼”——点他跟随然后闭目养神。

所以晓星尘打大战本几乎是不输出的。魏婴看在宋岚DPS一个顶仨的份儿上也就不计较这一点了。

 

晓星尘和宋岚的主要兴趣是JJC。魏婴也曾经非常好这口,看他们切磋不禁觉得有点手痒,想着或许可以跟着他们去打33,但又不好丢下蓝湛,最后干脆开了个5人队,一帮大战队友又变成了JJC队友。

五个0段排到的第一场,对面也全是0段,三个DPS两个奶妈。魏婴看着那两个白发成衣的大胸妹子,不禁想起以前和江澄打竞技场的时候,江澄都是冲上去追着奶妈一阵乱戳,哪个奶妈妹子长得好看他先打死哪个,根本不管集火不集火,操作全看心情。就那样任性的一个狂暴近战毒经居然也打进过雕像,也实在是天赋异禀。

不过晓星尘他们的打法显然是非常理性的。蓝湛作为韬光养晦含蓄内敛的老琴爹,放了懵逼圈后就功成身退到后排上dot,顺便保护身边的奶爸魏婴。

对面的苍云看这边只有一个奶,首次尝试便准备拿魏婴开刀,结果发现根本近不了身,又去追打装分相对低的小丐萝阿箐,结果刚一靠近就被宋岚一个定身又被晓星尘开了爆发,配合着蓝湛在他身上上满的dot,甚至来不及开反弹拉决斗就成了一层血皮,然后被阿箐一个棒打狗头打成了狗。

对面看这边配合得毫无纰漏也警惕起来,围着气场边缘等机会。

晓星尘这边是敌不动我不动,蓝湛和魏婴安安稳稳站在后排“观战”,阿箐站在最前面跳来跳去吸引火力,却并不跑出纯阳的气场范围,弄得对面藏剑没了耐心,开着免控就冲了进来,结果魏婴一方全部交了轻功四散而开,藏剑打不到丐帮又去追魏婴,就见魏婴操纵着一头黑长直秀发的花哥一边风骚地后跳躲避控制,一边不紧不慢给自己挂着加血技能,血线永远稳定在可以被斩杀的临界值以上。

藏剑似是打烦了,眼尾一扫看到一边一个默默上毒深藏功与名的老琴爹,剑锋一转气势汹汹就转火扑了上去。

魏婴在YY里喊道:“蓝湛小心!”

话音未落蓝湛已经读了个条上了天,悠悠然接着读了个条,然后魏婴就看到刚才那位黄鸡兄弟转身冲着自家的小奶妈就砍了上去,一个风车把奶妈卷成了残血。可怜那奶妈刚反应过来还没来得及按大加呢就被晓星尘控成了雕像,然后直接被宋岚一个两仪拍成血皮,接着又被阿箐一招龙跃于渊带走了。

魏婴不禁想:小师婶该不会是算好了伤害量专门把人头让给阿箐的吧?

那个给对手当了助攻的藏剑这次真的急眼了,转头怒找刚才平沙他的那个长歌,蓝湛却并不理会,挂完了dot后一个清绝影歌切了剑,竟是朝着对方仅剩的大毒奶刺了上去,连着把毒奶从满血打成了半血,然后晓星尘丢了一个控制过去,毒姐一时紧张就交了解控,又被阿箐敦得在地上翻滚,眼看血线要下30%,只得交了大加开始读千蝶。

由于魏婴这边四个DPS是轮番集火对面奶妈,导致对面的藏剑和唐门想救自家奶妈还得换着目标攻击,刚换了目标魏婴这边另一个DPS又接着打他们的奶妈,怎一个手忙脚乱了得。

阿箐继续执着地把毒姐姐拍得满地翻滚,藏剑则追在阿箐身后想要保护奶妈,这时魏婴只听YY里蓝湛说了一句“魏婴,你去奶阿箐,我打唐门”,便交出孤影朝着一直躲在最后排放箭的唐门直奔而去一通连击。这时晓星尘喊了声:“子琛我控住这边你去帮忘机。”与此同时唐门隐了身,蓝湛立刻收回影子恢复血条,硬生生抗住了一发追命箭被打成了血皮,但唐门还来不及对蓝湛补上一刀,还剩不到四分之一的血量就被宋岚两个技能拍归了零。与此同时魏婴一个长针就把蓝湛的血量重新抬满。

剩下的追人追得心累的藏剑和挨打挨得心累的五毒立刻点了退出。

魏婴他们首战告捷。

 

*平沙落雁:长歌技能,成功读条后可以控制对方玩家攻击其友方玩家

其它技能需要一一解释吗?剑三玩家应该都是懂的。没玩过的就当看个热闹吧2333

 

19

之后的几场情形意外地相似,对面全是两奶三DPS,魏婴这边依旧采用了抓时机乱节奏的战术,把对面打得七零八落。

魏婴再点开信息一看,居然已经打上了四段。他喜滋滋地开了麦:“小师叔啊,我感觉和你们打55比我找队友打33还愉悦,不如我们组个固定队吧。”

哧啦一声细弱的电流音,晓星尘也开了麦,温柔的男声通过耳麦传了过来:“阿婴,我自然没意见,不过我们只有周五才打竞技场,因为阿箐平时要写作业,子琛也要工作。”

“没问题,那就周五晚上一起浪!蓝湛,你没问题吧?”

“嗯。”

“好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啦。”

 

魏婴换了两件竞技场装备然后下了线,钻进被子里跟蓝湛发微信。

“我小师叔是不是听起来脾气特别好?唔,这个说法不对,他事实上也是脾气特别好。但是我小师婶脾气貌似不好,跟小师叔性格完全不一样,也不知他俩是怎么看对眼的,现在居然还一起生活一起养孩子,真是奇缘。”

蓝湛回道:“我们性格也不一样。”

语音发出去他忽然觉得自己这话说的恐怕有些自作多情。魏婴在感慨晓星尘与宋岚的“奇缘”,但在魏婴眼里,自己和他能算是奇缘吗?还是只是……就那样“试一试”的关系而已呢。

魏婴很快发回一段语音,蓝湛有些忐忑地点开,听到魏婴清朗干净的嗓音带着笑意从电子设备里穿心而入,一样的悦耳迷人。

“说的也是!这就是互补?嗯,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不过你脾气可比我小师婶好多了。”

魏婴没有反对蓝湛把自己和他与晓星尘夫夫相提并论。

蓝湛的眉头舒展开了。

 

蓝湛和蓝涣的床就隔着一条过道,蓝涣在YY里给帮里的迷妹们讲解手法,一回头就看到弟弟在床上挂着耳机对着手机笑。对,是那种只有蓝涣才能看出是笑的笑。在手机光线的照射下,蓝湛那被染上青色屏幕光的笑容看得蓝涣眼角一抽,赶紧把视线放回电脑屏幕继续开麦讲解,假装自己没看见弟弟那少女怀春的荡漾模样。

因为实在是太辣眼睛了。

忘机这学期终于学会笑了,若是妈妈知道了一定会开心吧,然而蓝涣觉得他一点也不想看弟弟那村头傻大妞般的笑颜。

 

与蓝湛的幸福形成反差的是,江澄在屡次约魏无羡出去吃饭遭拒且理由都是“哎呀难得周末我得跟蓝湛约会呀婉吟妹妹你就自己去逛逛街吧来哥哥给你一百块钱你喜欢什么就买给自己单身狗千万别亏待自己哈”后,江澄对这对基佬深深怨念了。自然地,对于忽然杀出来抢走了自己唯一发小且占据了自己发小所有休息时间导致自己只得一个人去吃火锅忍受服务员投来的同情目光的蓝湛,江澄是一点好感都没有,甚至认为对方脑子有问题,自己要搞基就算了,还非要拉着以前明明和自己一起偷女生裤衩的直男魏婴远赴不归路,简直是祸害社会残害大好青年。

于是江澄偷偷建了个小萝莉号,打算通过游戏去刺探一下敌情,顺便给他们“加加料”,最好是能把这两个不知悔改的死给点醒。

所以【三毒圣手】这段时间没上线,是因为江澄正开着另一个号摩拳擦掌要搞点事。

然而他跑去加魏婴现在的帮会,却被告知“对不起我们帮会是纯长歌门帮会不收七秀”。江澄不服,说:

【玛德丝叽】:那个魏……打错。那个【江山无羡】不也不是长歌吗?

【金凌剑收起来】:啊,是这样的妹子,那个花哥是我们副帮主的情缘,所以可以破例收进来~实在不好意思啊妹子,或许你可以找找别的帮会?我知道有别的PVP帮会氛围很好也很善待新人的,我帮你介绍几个你看看喜不喜欢?

江澄心想,我去别的帮会有意义吗?蓝湛那个货只在自己帮会里蹦跶,根本不参与野外活动,魏婴这阵子貌似也是只在自己帮会群里浪,我不杀入内部还有什么用?但是这个号才好不容易弄到90级,现在难道要我再去建一个长歌?我才不费那劲!

至于找代练升级?江澄冷哼:我凭什么为了这对基佬多花30块钱!

【玛德丝叽】:你们帮会是只收长歌门和帮众情缘?

【金凌剑收起来】:唔……非要这么说的话,也没错。呵呵,实在不好意思啊妹子……

江澄没再回这个负责接待的小长歌。

 

情缘?呵呵。我玩这游戏这么久了就没接触过这个东西。江澄心想。

不过倒是不花钱也不费力,不痛不痒,何况装成一个萌妹子说不定还更好“搞事”。

于是江澄从贴吧搜来了帮会[云深不知处]的YY频道号,点进去,很不走心地给一麦正在滔滔不绝讲解技能的汉子发了条私信。

【嗨帅哥~我好喜欢你,我们情缘好吗?不许说不!】

 

收到这条私信的蓝涣嘴角一抽,心想这个霸道萌妹还真是好特别好不做作。

 ——————————————————

不用猜,【金凌剑收起来】是思追的长歌号。


评论(41)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