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魔道祖兔双道番外.识君(三千粉点梗)【有插图!】

本文为白雪观大澡堂(592238455)第一次文手画手联合产粮群活动作品,插图画手为 @吟昊 ,是超豪华的梦幻插图(兔),请一定要看!!!再次感谢昊大触!!!

 

识君

 

星尘兔是一只很特别的小兔子。

它从记事起便跟着师父生活在一座隐秘的深山中。那座山里只有寥寥几只兔子居住,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活物。这几只兔子没有亲缘,平日里往来也不算密切,但都拜在同一个师父的门下,跟着师父修炼本领。

星尘兔有只关系相对比较亲近的性子活泼大胆的师姐,自成年后就一直谋划着要出山外看看。终于有一天,这只母兔不顾师父的反对,趁着夜色,消失在了郁郁葱葱的山林中,自此杳无音讯。

这件事成了星尘兔的心结。

山的外面有什么?师姐为什么不回来了?年幼的星尘兔时常坐在洞口想。

它们生活的这座山很高,食物也不算富足。好在星尘兔身体很好,每天跟着师父上山吃草下山饮露,平平静静长到了成年。

它这一成年,它那平日里无悲无喜的师父脸上终于有了些许忧色。

“星尘,我知你日日看着天外,大约是想起了你那师姐所为吧。但我须提前告诫你,山外并非如你们想象般有乐趣,外面的兔子也不尽和蔼过你师兄弟。你若是像你师姐一样执意离开,我们便不再是师徒。一旦走,就不要再回来了。”

师父的话在星尘兔心里激起了波澜。

星尘兔和阅历丰富的师父不同,它虽将师父的一身本事学了七八,却并未遇到过任何特别需要它出力才能挽救的境况。

星尘兔不想就这样一天天看着日升月沉直到老去。

 

三天后,星尘兔站在师父的山洞外,用力按了按爪子,终于还是朝着漆黑的山洞深处恭恭敬敬拜了三拜,就此,别却了养育它多年的师门。

并非星尘兔薄情寡义,它也很想留在师父身边报答它的养育之恩。但一来师父的本领远在星尘兔之上,根本不需要星尘兔来照顾;二来,若是能将本领付诸行动,那应当也算是不负师父悉心授业的一番心血了。星尘兔打定主意,待它游历归来,就抱着师父的后腿好言讨饶,师父应当不会铁了心赶它走才是。

然而奇怪的是,当星尘兔跳下山口的一块巨石再回头向山上望去时,它出山时走过的那条路却被一阵忽如起来的浓雾掩盖得严实,再也不见其迹。

 

失去了退路的星尘兔就这样背着一个小草囊踏上了征程。

 

出了山的星尘兔并未对山外的危险思考太多。它心思质朴,只想着到处去看一看,若遇到别的兔子有难就出爪相助,若遇到知己同志便结伴同游,共同在这广阔的天地间作为一番。

结果万万没想到,还不等星尘兔有机会施展拳脚,它自己就先遇了难。

 

那是一个傍晚,滂沱大雨突如其来,星尘兔来不及寻找避雨处,被结结实实浇了个通透。待天色完全暗下去后雨势也渐渐小了,它终于寻到一处山坳,缩在一株大松树下避雨。

狼狈地抖了抖湿漉漉的毛,它坐在湿冷的草根上深深舒了口气,这才解下背后的草囊,想拿出些干草来吃。结果这一摸,它才发现草囊的底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掉落了,里面的食物也不翼而飞。

看来只能就地啃枯草了。虽然味道差,但出门在外本就不能苛求太多。

它情不自禁叹了口气,忽而无奈一笑。师父诚不欺它,这山外面的风风雨雨似乎是会欺负外来的兔子,从来不给一点讯息就打得兔措爪不及。

又过了一阵,雨终于停了下来,月亮重新挂上了树梢。星尘兔走到一处小水洼旁,低下头想喝些水。这水洼被松树的枝叶遮住大半,水波很平静,借着白色的月光依稀可以看到它自己的倒影。

星尘兔有十几日没好好打理自己的毛了,现在水中的它看上去蓬头垢面,简直看不出原本的毛色。不过比起倒映在水洼另一边的那只乌七八黑的獾,它这模样已经算是好看的了。

 

怔楞半晌,星尘兔有些茫然地抬起头。水面一颤,在它对面喝水的那只獾仿佛也是刚刚注意到这只共饮的伙伴,也正抬头看星尘兔。

 

“……”

 

几乎是下一瞬,星尘兔已经后腿一蹬奋力弹起迅速开跑。

然而它已经奔波多日,又没吃饱饭,这一用力顿时感觉头重脚轻,没跑出几步就浑身一软顺着山坡翻滚了下去。

那只獾也饿了好几天了,看到猎物如同看到亲娘,跟着一个箭步就冲下了山坡。

山坡上的枯枝碎石划得星尘兔皮毛生疼,但它无暇顾及,翻了个身拼命向下奔跑。

祸不单行,方才停下的雨毫不留情地再次打了下来。乌云闭月,一路只有些许微光照明,星尘兔摸不清方向,脚下磕磕绊绊,仓皇间跌了好几个跟头。眼见那只獾的鼻子就要贴到它的尾巴,忽然,一阵疾风呼啸而过,一袭黑影掠过它的头顶径直撞在了獾脸上。

獾怒吼一声,抬爪就去扯扒在自己脑袋上的不速之客。星尘兔愣愣回身,看到一只毛发黑亮身形矫健的兔子正用前爪深深抠进獾的耳根。

獾虽皮糙肉厚,耳根处的皮肤却是薄的。那獾被这么一抓登时疼得满地翻滚。

“跑!”黑兔子头也不回地大声喊道。

星尘兔傻盯了一阵才意识到它是让自己逃走,定了定心神,却是冲着那獾就扑了过去。

星尘兔没有近距离应对野兽的经验,根本不知该从何处下爪,慌忙中一口咬在獾勃颈处,凭着些蛮力倒是起到了威慑的作用。那饿极的獾被这么双重打击,也寻思着自己是不是该放弃眼前的猎物了。而那黑兔子根本不给它松懈的机会,猛起一脚蹬进了獾的一只眼睛里,直把獾踹地得后撤几步,捂着眼睛呜呜低吼几声又恨恨瞪向一边作势要扑向自己的星尘兔,最终一扭头,向着远处狼狈地跑走了。


惊魂未定的星尘兔花了好久才意识到自己捡回了一条兔命,连忙转身对着一旁沉默不语的黑兔拱爪道:“多谢兄台搭救!”

黑兔从容不迫地抚了抚自己爪上拨乱的毛,摇摇头,用金色的眸子盯住星尘兔,严肃道:“你不懂对付这些东西,就不应该逞强留下来。”

星尘兔摸摸鼻子,不太想说自己方才是吓得来不及多想就扑了上去,于是歪头道:“我怎能留兄台独自应付这等猛兽?我虽没什么本事,但若留下……也聊胜于无吧。”

黑兔子微微一愣,才道:“那倒是我该多谢你相助了。”

“哪里哪里,玩笑而已,兄台莫当真。”星尘兔赶忙笑笑,又再次认认真真行了一礼,这才恭恭敬敬报上自己名姓:“在下抱山散兔门下弟子晓星尘。这位兄台如何称呼?”说完又察觉自己一身乱毛实在难以示兔,于是收回爪子,有些尴尬地往回缩了缩。

黑兔不动声色打量它一番,觉得它脏归脏,身型却是浑圆有力,一双眼眸也是难得的清澈透亮,洗洗应该又能成一只好兔。于是下意识就问:“你要洗澡吗?”

星尘兔抬起脸眨眨眼睛,“……兄台方才说什么?”

“嗯……”黑兔自觉失言,耳根微微一红,忙冷声正色道:“无事。我是白雪山弟子宋岚,门中名唤宋子琛。你……独自在这山中度夜过于危险,你若是没有合适的地方休憩,可以跟我到我暂住的山洞来。”

 

星尘兔大大方方跟着宋岚兔回了宋岚兔的山洞。原本它就没有合适的地方落脚,宋岚兔又是它的救命恩兔,不但身体强健,一举一动还可看出颇有教养,令星尘兔心生好感,便起了结交的心思。星尘兔一边跟在宋岚兔身后,一边思索着如何能好生答谢一下对方,顺带把自己这个落难的可怜样从对方心里抹去,换个更好的印象进去。

宋岚兔心里却只想着一件事,就是把被雨水淋湿了的毛弄干。虽然他刚接触过獾,十分想从头到脚仔细搓洗一番,但眼下天色已黑,又下着雨,贸然下水不但危险还可能会着凉。于是它一路走一路扯下不少被雨水冲刷干净的树叶草叶带回洞里,打算凑合着擦擦身子。

后面的星尘兔从善如流地学着宋岚兔扯了些叶子回到洞里。刚好它大半天没好好吃过东西,肚子已经瘪了下去。再者它见宋岚兔已然拿了不少叶子了,也就不再顾着推让,塞进嘴里就嚼了起来。

一心想把自己弄干净的宋岚兔一时忘了有别兔在身边看着,抓着叶子就往身上蹭,结果这一扭身,正对上狼吞虎咽的星尘兔。

“……”

两兔顿时都觉得有些尴尬。

星尘兔谨慎地问:“宋兄你为何用这叶子搓身?这叶子莫非是不能用来吃吗?”说着就想把嘴里嚼碎的叶子吐出来。

宋岚兔哪里见得了那画面,赶忙摆爪,“不不,你放心吃便是,我是想……嗯,不必顾及我。”

星尘兔有些茫然地望了它一眼,不过还是继续吃了起来。

这一来宋岚兔也不太好意思拿别兔吃的东西来清洁毛发了,总觉的那样不太尊重,于是默默将叶子全推到星尘兔面前,独自走到山洞深处别别扭扭坐下来。

“宋兄,”星尘兔有些惊讶地睁圆了眼睛,“你不必全都给我的,你自己也吃一些啊。”

“不必。我早些时候吃过了。”宋岚兔回道。

星尘兔又是一愣,它想,宋岚兔自己不吃,为何还带这么多食物回来?莫不是看自己风尘仆仆饥肠辘辘,专门拿给自己吃的?想来也在情理之中,宋岚兔能够不顾自身安危解救别兔于猛兽的利爪之下,定然是位十分善良友好的君子,只是想不到它竟周到体贴至此。

于是当小憩的宋岚兔不经意抬起头来时,就看到用过了晚餐的星尘兔正一脸笑容地看着自己。

宋岚兔疑惑地抖了抖耳朵。

星尘兔见它注意到自己,便愉快一笑,踩着碎步走向宋岚兔身边。

它不动还不打紧,这一动,那一身看不出什么颜色的毛上挂着的脏水就扑簌簌往下弹。宋岚兔连忙往后缩了缩,有些不自在地问:“怎、怎么了?”

星尘兔莞尔,“宋兄,你身上都湿了,不冷吗?不如我们挤在一起睡,这样暖和些。”说着就往宋岚兔身上靠去。

宋岚兔根本没来得及拒绝,就感到一个毛茸茸湿漉漉却带着热度的身体贴上了自己的身子。

可叹星尘兔在大山里过了许多年质朴纯情的生活,并没察觉出就这样不由分说往别兔身上挨有多么不合规矩,它师父也从未对它讲过这些。所以星尘兔只是想着两兔靠一起温暖舒服,贴上之后还满足地蹭了蹭,道:“宋兄,如何?”

如何?此时宋岚兔几乎是紧扣着爪子才忍住没跳开。

那粘腻的雨水混合着泥水的液体顺着星尘兔的毛尖打湿它的毛发,让它难受得起了一层细密的小疙瘩。对于一般的兔子而言身上沾点泥土沾点水似乎算不了什么,但是对宋岚兔来说,这简直算是一种折磨。

可它不知该不该直接拱开星尘兔。其实若是一只蓬头垢面粗俗无礼的脏兔子如此举动,它定然已经将对方撵出半个山头远。可对着星尘兔这样显然不同于前者的兔子,它却不太好就这么明显推拒对方了。然而它心中迷惑极了:星尘兔看上去似乎是一只教养不错的兔子,怎么会做出跟第一次见面的陌生兔子挤在一起睡觉这种不合礼数的事?!

“你、你……”你在干什么?!宋岚兔心里喊了好几句,对上星尘兔那坦然的眼神,却是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星尘兔看宋岚兔老老实实任由自己靠着,心头涌起一股欣喜。

自记事起它就不曾与别兔这样亲近过。不是说师兄师姐对自己冷漠,只是它们纵然再照应自己,却总是自己的先辈,星尘兔保持着谦逊恭敬的态度,不好与它们亲昵。而它们一族又从不与外界往来,所以事实上,星尘兔是只连个正经兔友也没有的孤单兔子。

可如今出山没多久,它就碰上了另一只与自己年纪相仿的公兔,对方还如此仗义温善平易近兔,又是独身,怎么看怎么值得结交,它是不想放过这样的机会的,于是仔细思索着跟宋岚兔搭话。

“宋兄也是外出历练的?”

“……是。”

“今日宋兄的本事真令我大开眼界,不知宋兄门中弟子可是都有这般英武?”

“……过奖。师父师兄本领远在我之上。”

“当真?那我它定要去拜访学习才是。”

“……嗯。”

“说起来宋兄,你为何一直在抖?莫非是着凉?”

“……无事。”宋岚兔难受地绷着身子,尽力忽略泥水划过身体的感觉。

星尘兔却不知道宋岚兔的苦楚,疑惑地看了它一眼,见它眼神明亮双耳直竖不像有恙,便放宽了心接着聊。

“宋兄接下来欲往何处?”

“……南方。”

“南方?我听我师姐说那里有几个颇有名望的兔族,我也一直十分向往,只是路途遥远不太好辨认清方向。不知宋兄可否带领我一程?”

这次面无表情的宋岚终于扭头看了星尘兔一眼。“你想去南方?”

星尘兔严肃地点了点头。

其实它并没有明确的目的地,也没有计划去往南方。它难得地撒了一个小小的谎。

宋岚兔转回头去,没回答。

星尘兔歪着头等待了一会儿,心中的火焰渐渐熄灭。它想,自己是不是表现得太唐突了?如果宋岚兔并不想与萍水相逢出于道义而救下的自己保持交往呢?说不定它就是那种喜欢独来独往的兔子、就跟自己那个神出鬼没的师父一样呢?它不说话,是不是觉得自己冒犯了它、不想再与自己交谈了?

 

突然间,冰冷的沉默笼罩了夜幕中黑漆漆的山洞。

 

星尘兔心中失落,加之实在太累了,迷蒙中头一歪,枕在了宋岚兔肩上。它倏地惊醒,挣扎着将身子倒向另一侧,以免再惹宋岚兔不快。

只一心抵抗着秽物侵袭的宋岚兔并未像星尘兔一样思虑那么多。它静静等着星尘兔睡沉,想要把身子移开。它一只爪子撑住星尘兔半个身子,想要慢慢挪向别处,眼角一扫却见星尘兔紧闭的眼皮在微微打颤,似是梦中也不慎安稳的样子。

宋岚兔忽然心头一震。

眼前这只奇怪的兔子,说起话来文质彬彬谦恭有礼像是世家弟子,做起事来却又像个山野莽夫一般不懂疏离,真是矛盾。看它的样子也不像是没兔管教的,却又为何只身出现在这荒野之中?它到底是只怎样的兔子?

结果宋岚兔犹犹豫豫大半夜,最终也没能把星尘兔推开,就这么别别扭扭地任由它挤着自己睡了一个晚上。

 

第二日清晨,宋岚兔早早醒来钻出山洞觅食。它带了些沾着露水的草叶回来,又好生给自己梳理一番毛发,最后将摆在一边的草囊紧了紧、牢牢捆在自己身上,这才回身去喊星尘兔。

“嗯?”星尘兔缓缓睁开了眼,有些茫然地望着眼前这只似曾相识的黑兔子发了一会儿呆,半晌才猛然直起身子,“啊,宋兄!抱歉抱歉,我失态了。”说着赶忙拿两只爪子去抹自己脸上压乱的毛。

宋岚兔又是莫名其妙地心头一颤。

它轻咳一声,作平静状转向洞口,道:“无妨,你是该好好休息一下。不过现在已快到晌午,再不动身就迟了。你起来吃些东西,我们上路吧。”

星尘兔循着它的目光看去,发现洞口处整整齐齐堆了一堆新鲜的树叶青草。

“这是给我的?”它有些不好意思,“这……又劳烦宋兄照顾我了。”随后它又反应过来,“……上路?”

宋岚兔看了它一眼,“你不是要随我一同去南方吗。”

“啊。”星尘兔睁大了眼睛,“我、我以为你……那,宋兄,这一路就多指教了!”

宋岚兔只觉得被它那个笑容晃了眼睛,抖抖耳朵避开了星尘兔灼热的目光。“无事。嗯……你我年纪相仿,不必叫我宋兄,你……唤我子琛便是。”

“好,子琛!”星尘兔眯着眼睛唤了一声。

就是从这一声“子琛”起,宋岚兔就再也没想过丢下这只奇特的兔子。

 

评论(37)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