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魔道祖兔15 风一样的羡羡兔

二哥哥开始思考基情与友情的区别了。

羡羡兔虽然长得可爱但也是一只帅气逼人的公兔子!


15

       羡羡兔和江澄澄兔在清凉的溪水里打了几个滚,羡羡兔直接把自己当成了这里的主人,领着江澄澄兔去看忘机兔的山洞和山洞旁的大槐树,絮絮叨叨地念着忘机兔有多么热情好客。

       江澄澄兔可是没看出忘机兔是怎么热情好客了,它感觉忘机兔面无表情地在背后瞪着自己,但又觉得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不过到了羡羡兔对忘机兔表示晚上要回去和它睡在一起时,江澄兔很肯定自己在忘机兔不动如山的脸上看到了明显的怨愤。

       江澄澄兔:“?!”

       羡羡兔却没管那么多。明天的赛跑和最后一天的划水都是以单只小兔子为单位进行的,它并不需要一早和忘机兔碰头。并且作为好兄弟它觉得自己理应回去照顾受惊的江澄澄兔以免它做噩梦。羡羡兔想不出忘机兔能有什么理由反对自己这个决定。

       忘机兔的确没有反对的理由,于是它就沉默地看着羡羡兔和自己道了别,一蹦一跳跟着江澄澄兔走了。它们走出老远,忘机兔还能听到江澄澄兔的说话声:“……不用呀,我没事,真没事!”

       真的没事就放它回来,不要让它去陪你睡觉。

       忘机兔想。

       可它不应该这样想的。江澄澄和自己都是羡羡兔的兔友,羡羡兔怎么对自己就该怎么对江澄澄,不偏不倚,才是君子所为。

       但是忘机兔却觉得自己从耳朵到尾巴都僵硬了,爪子不自觉捏紧,胃里一阵一阵泛酸。讨厌这样,讨厌羡羡兔抱着江澄兔,还舔它的脸。羡羡兔都没舔过自己的脸。为什么羡羡兔不能只有自己一个兔友呢?像羡羡兔这样活泼的兔子……不,只要是不像自己这么沉默寡言的兔子,似乎都有好多好多兔友,那是非常自然的事。这么自然的事自己看在眼里为什么会觉得难过呢?

       忘机兔缩在自己的山洞里,觉得今晚特别的冷。

 

       那天晚上它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羡羡兔拱醒了熟睡的自己,然后不断用粉色的小舌头舔自己的脸。“你怎么回来了?”忘机兔问。羡羡兔好笑地看它:“我不回来我去哪呀?这是我的家呀,再说我还得给小崽子们喂奶呢。”

        什么小崽子?梦里的忘机兔怔怔地想。就见羡羡兔伸爪抱了抱自己的头然后绕过自己向洞深处走去。忘机兔循着它的方向扭头望过去,就看到自己的洞深处窝着三只黑白相间的小兔子。羡羡兔拎起一只白色小兔塞到它自己肚皮下面:“小兔崽子,赶紧吃吧,吃完了我好睡觉,肚子里这几个蹬得我难受死了。”在忘机兔惊愕的目光注视下背对着它的羡羡兔不知用哪里喂完了三只小兔子,然后摇摇晃晃地凑到忘机兔旁边亲亲密密贴着它卧下了。羡羡兔张嘴打了个小哈欠,把头钻进忘机兔绵厚的颈毛里,声音糯糯地对它说:“今晚不要了……蓝家二哥哥太生猛了,我认输了,生完这一窝再不生了。”

       忘机兔:…………

       ?!

       从梦里醒来的忘机兔感觉自己尾巴毛都凉了。

 

     “兄长。”第二天早上曦臣兔出了洞,忘机兔早就候在洞口,看它出来就问,“兄长,我们会生小兔子吗?”

     “……你是说我们吗?”曦臣兔有点惊讶,“不会呀,我们是公兔子,只有母兔才能生兔子。”

     “无论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也不会生吗?”

     “不会呀,世上没有哪一只公兔子生下过小兔的。忘机你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问这个?”曦臣兔心里莫名有种不好的预感。然而忘机兔只是心神不定地摇了摇头,转身回到自己的洞里去了。

       曦臣兔站在洞口心情复杂极了。

 

       赛跑的规则很简单,快者为胜。场地在云深山的半山腰,为了减小对小兔子们不必要的伤害,赛道是一条精心选择过的泥土路,避开了巨石和树木,只有一些灌木花丛砂砾小坑作为设置的障碍物。兔子遭遇危险时不可能指望自己脚下一马平川,在快速奔跑时灵活闪避障碍物是奔跑的必要本领。而没办法好好控制自己的脚的小兔子很容易因为一头撞上障碍或踏进坑里绊倒而耽误时间。

       羡羡兔人立起来把两个爪子垫在脑后,嘴里嚼着一根狗尾巴草,一只脚砰砰地点着地,一副自由散漫的样子。温宁兔站在一边看着它,神情十分向往。“魏公子,我见过的所有兔子里,没有比你站得更稳的!”“咳咳,”羡羡兔吐掉嘴里的草,“都说了你不要这么客气,你这样我好难为情的。要夸我等一会儿我跑完吧,保准你也没见过比我更快的兔子。”

       羡羡兔闲不住,平时没事就爱跑跑跳跳。这虽然是一个娱乐方式,但不代表它在娱乐时没有投注认真。它伏在比赛的起点处,待一边的长兔发令后,便“嗖”一声射了出去。

       它的体形修长匀称,四肢劲瘦有力,皮毛精短滑顺,卯足了劲奔跑时就像一道黑色的闪电贴地飞行。它不再是被捕食者,它就像一只猎豹,矫健地穿梭在灌木丛间,只一个轻轻点地就能灵敏地扭转方向,在凹凸不平障碍重重的赛道上如履平地,仿佛没什么可以拦住它的脚步。忘机兔站在终点远远看着羡羡兔飞奔而来,觉得兔心一阵鼓动。

       仅七声蛙鸣的时间羡羡便抵达了终点。

     “呼,呼,怎么样?”羡羡兔一爪撑着腰,问同样等在终点的温宁。

     “好快呀公子!现在为止还没有别的兔可以在八声蛙鸣以内跑完!”温宁兔崇敬地回答。

     “哈哈哈!不错不错,和我平时一样快!蓝忘机,你跑完了?多长时间啊?”羡羡兔凑到忘机兔旁边问。

       忘机兔感到羡羡兔灼热的呼吸撒在自己脸上,蓦地想起那个梦,急忙眼神避开了羡羡兔:“八声。”

       羡羡兔拍拍爪子,愉快地大笑起来。


评论(38)

热度(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