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文章完整版加群自取659037329

魔道给兔 23 受伤的宋岚兔

   双道长正式开始有戏份啦~本文里薛洋同学不会再出现啦,因为并不打算发刀。接下来也没啥阴谋争斗,只是甜蜜蜜的兔子的生活,所以请放心食用~

23

       羡羡兔和江澄澄兔前脚刚踏回熟悉的土地上,羡羡兔那个神出鬼没的盲眼神兔小师叔就拖着身负重伤的洁癖兔风尘仆仆闯进了莲花坞。

       羡羡兔接到消息就撒开腿儿往师姐那里跑。一路上听别兔说小师叔兔它们比以前变得更惨了!羡羡兔心里大惊,那俩兔已经是一个身体有残疾一个心里有问题,更惨那得是有多惨!

       羡羡兔惴惴不安扒在师姐的洞口叫了一声就钻进了洞,正巧晓星辰兔闻声迎出来。

    “阿婴?许多年不见了。”星尘兔是一只雪白的大兔子,只有耳尖有一点灰,然而现下它一身白毛都粘了土看上去乌突突的。它眼睛上蒙了一圈兰草叶子,不能看到羡羡兔,却可以听着声音准确判断羡羡兔的位置。它伸出爪子轻柔地摸了摸羡羡兔的头:“呀,阿婴,你的耳朵垂下去了!”

    “呼,呼!”羡羡兔撑着洞壁喘了几口气:“先不提那个!小师叔!你还活着!”

    “这是怎么说的话呢!”洞里的江澄澄兔搡了羡羡兔一爪子。

    “不是说看起来可惨了吗!我还以为你不行了!害我这可劲地跑啊!到底怎么……”羡羡兔视线往洞内一扫,便不说话了。

        师姐的山洞最里面的草垫子上趴着一只黑漆漆的大兔子。这只兔子浑身伤痕,毛也秃了好几处,一只脚拧成一个不自然的角度。厌离兔正给它敷草药。

    “宋岚…?怎么回事?它怎么伤成这样?”羡羡兔转头问星尘兔。

       星尘兔低下头,露出一个苦涩的表情:“它不能说话了。都是因为……我。”

    

       宋岚兔是一只兔格很高的兔子,它不和别的兔亲近,也不许别的兔碰它一下,一旦被碰到了,它就会一蹦三尺高,然后迅速窜到附近的溪流里把自己从头到脚冲个通透。若附近没有水源,也找不到可以擦身的干净草叶,它便会一脸苦大仇深的表情,对谁都爱答不理。这个怪病只有在遇到星尘兔时才会稍稍好一点。

       作为两只本领很高也不打算归属哪一个兔族的成年兔子,宋岚兔跟着它“志同道合”的兔友星尘兔在多年前便拜离了各自的师门一同云游去了,只偶尔带回一些奇珍异草分给师门里的兔子们。星尘兔的眼睛是怎么看不见的羡羡兔不清楚,但羡羡兔记得它们几年前走的时候,宋岚兔虽然很高冷,但是并不哑,说起话来头头是道,颇有点见识。

       羡羡兔面色沉重地盯着宋岚兔脖子上那一道深深的裂口。

     “应该就是这处伤损坏了它的嗓子,万幸没有危及性命。”厌离兔说完叹了口气。

     “这到底是怎么弄的?这个绝对不是摔或者刮能弄出来的伤口。”江澄澄兔问星尘兔。

     “说来话长……唉,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我。”星尘兔只是低着头不断重复这样的话。

       羡羡兔见小师叔不愿意详谈,又看它神色疲惫浑身的白毛乱糟糟的,伸爪阻了江澄澄兔的追问。

       因为厌离兔的洞处在云梦江兔一族大大小小的兔子洞中最中间的位置,不冷不热避风还安静,长兔们便将伤痕累累的宋岚兔暂且安置在这里,厌离兔则暂时住在别处。星尘兔留下来卧在昏迷的宋岚兔身边,小心地舔了舔它秃了毛的黑耳朵。它们还带回一只褐色的小兔子,身上也有些小伤口,但无大碍,只是疲惫得紧,刚进洞里就倒在一边呼呼睡着了。厌离兔轻轻摸了摸小兔子的脊背,跟着江澄澄兔它们退出洞。

       羡羡兔出了洞,看向江澄澄兔:“宋岚昏了多久了?”

       江澄澄兔严肃地答到:“带回来的时候勉强醒着,阿姐给它清理伤口时它就疼晕过去了。”

       也对,醒着的话怕是不会老实让别兔碰它。羡羡兔想。

    “之前晓前辈说它们是遇到了坏兔子,被打成这样子。但是具体的它不肯说。”

        羡羡兔讶然:“它们两个在一起还能被打成这样?什么兔子能有这本事!”

    “我也想知道,太瘆兔了。”江澄澄兔叹了口气,“晓前辈那个样子你也看到了,失魂落魄的,一问就只会说是它的错,我看暂时也问不出什么,先别管了,等他们休息好了再说吧。”

       羡羡兔点点头,心里却觉得十分不安稳,总觉得事情并没这么结束。

 

       因为厌离兔住到了弟弟的洞里,羡羡兔就又和江澄澄兔挤在莲池边上的大洞里睡觉了。好在这两只兔打归打,遇到正事却都是很能担当的,之前吵架的事谁也没再提起。第二天天光乍破,江澄澄兔就去帮姐姐拿草药,羡羡兔衔了满满一口鲜草就蹦着给星尘兔它们送去。

       它刚一靠近洞口,就见一个褐色的小脑袋从洞里钻出来,谨慎地打量它。羡羡兔认出是小师叔它们带回来的小兔子,就把草放在地上,问它:“你醒了?它们还在睡吗?”

     “醒了。”褐色小兔子回到,身子却不动声色挡在洞口。

       羡羡兔觉得这小兔子颇有点机灵,居然在防范它。又不禁觉得好笑:“小妹妹,你这是在我家,至于提防我这个主人吗?昨天还是我师姐给你们敷药的。”

       小兔子想了想,“那你告诉我江家大小姐的孩子什么时候出生的。”

       羡羡兔乐了:“去年冬天,叫金凌,它爹叫金子轩,它大舅叫魏无羡。晓星尘是不是这样跟你说的?”

       闻言小兔子终于放松下来,挪了挪身子让羡羡兔进洞,虽然以它小小的身子本来其实也挡不住洞口守在那也没啥用。但羡羡兔为了表示对它守门的肯定,故意擦着它的身子装作很费劲地钻了下去。

     “对了小娃,你叫啥?”

       小兔子跟在它身后叼着草进来,把草放在一边才说:“我叫阿箐。”说完便去喊星尘兔。

       羡羡兔注意到这只小兔子的眼睛和别的兔子不一样,居然是灰白色的,不知道是不是和小师叔一样是瞎子?不过它没有开口问。

       星尘兔迷迷蒙蒙醒了过来,和阿箐兔道了声早。羡羡兔安静地蹲在一边,看它醒了就喊它:“小师叔,你好哇。”

     “阿婴?你过来了。”星尘兔朝着羡羡兔的方向一笑,“我睡了多久了?唉,这次真是够呛啊。我们刚巧到了这附近,子琛又伤得重,我就只得……唉,给江宗主和江小姐添麻烦了。”

     “小师叔这是什么话,你就当这里是你自己家就是。对了我给你们带了草来,你们先吃点东西吧。师姐它们一会儿就来给宋叔叔换药。”羡羡兔抖抖身子站起来,把药草推给星尘兔和阿箐兔,星尘兔道了声谢,阿箐兔很乖巧地小口吃了起来。只有宋岚兔还卧在草垫上没有动,身子却是从昨天的趴着换成了仰躺着,想来是星尘兔怕它一直压着肚子于是给它翻了个身。

       星尘兔摸着鲜草,分出了一些留着,又转身抚了抚宋岚兔,叹了口气。

     “小师叔,你们这到底是招惹谁了?我真的很想知道何方妖怪能把宋叔叔弄成这样脏兮兮的样子。”羡羡兔忍不住问。

       星尘兔摇了摇头:“阿婴,不是我刻意要隐瞒,只是那兔性格顽劣睚眦必报,背后又有些势力,我不能让你去犯险。何况我也再不想被它纠缠了。你若是想帮小师叔,就帮我和江宗主打个招呼让我们在此地多逗留些时日,待子琛伤好了再走。至于我们和它们的恩怨,你莫再管了。”

       羡羡兔沉默了好一阵子,才点了点头:“你们想留多久就留多久。若是去别处有难处,一直留在这里也是一样的。江澄澄那兔崽子不能不乐意的,不然我咬死它。”

       阿箐兔吃饱了打了声招呼去洞口透气,星尘兔坐在宋岚兔身边恹恹地守着,没过多久厌离兔来换药,羡羡兔就帮星尘兔把宋岚兔翻个面。

       宋岚兔身型比它俩都大,又受了伤,羡羡兔和星尘兔费了好一番力气才把它毫发无伤地翻过来。厌离兔查看了宋岚兔的几处伤口松了口气:“开始结痂了,没有化脓,等长好了应该就没事了。”说着想起什么又难过起来:“只是它的脖子上那处……我已经尽力了,可是嗓子毁了要想再长好……”

       它没说下去,大家却都明白了。宋岚兔八成以后都是只哑巴兔了。羡羡兔想象了一下星尘兔它们日后云游的场景:一个啥也看不见,一个看见了说不出来,还领着个貌似也不怎么看得见东西的小的,这个画面让羡羡兔觉得心都碎了。

     “晓前辈,要不你们以后就住下来吧。”厌离兔也想到了这一层,实在不忍心它们再出走。

     “谢谢江小姐好意,我四海为家惯了,是不在意身处何处的。等子琛醒来决定吧,它去哪我就去哪。”星尘兔缓缓地说完,又低下头舔宋岚兔的毛。

       羡羡兔看着这一幕心里有种奇怪的熟悉感,但是厌离兔还在,它也不好问。它看着小师叔的一身白毛毛,就想起了忘机兔。忘机兔的毛比星尘兔的白一些紧实一些,蹭上去温暖又光滑。忘机兔现在不知道在干什么?羡羡兔看着靠在一起的星尘兔和宋岚兔,感到一阵莫名的空虚寂寞。

       它开始想念忘机兔了。

———————————————————————————————

羡羡兔:妈的狗粮

评论(38)

热度(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