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图)魔道祖兔 29 羡羡兔成年啦

设定补充:这个不是修仙或武侠文,没有“道长”一说,所以阿箐作为双道长兔收养的小兔子管星星叫“师父”。

另外沿用了原著中的设定,阿箐虽然是白瞳但是看得见。不过羡羡以为它看不见,所以……你们懂的。

为了答谢瓜瓜 @壹牙瓜 的图,这章稍微爆了点字数并终于让羡羡变成了一只大兔。

配图 @壹牙瓜 



29

       江澄澄兔同星尘兔宋岚兔阿箐兔一同拜别了莲花坞,踏上了寻羡的旅程。而另一边的云深山,羡羡兔享受着忘机兔体贴的照料,完全想不起来江澄澄是谁了。

       曦臣兔暗察自家一些长兔不喜爱羡羡兔自由散漫的性子,于是便没有将羡羡兔入驻云深不知处的事往上面通告,往下又拿胡萝卜封了思追金凌两只小兔子的嘴,告诉忘机兔不要让羡羡兔到处乱跑。于是羡羡兔每日除了偷偷在远处看忘机兔认真上课的风采(好吧羡羡兔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就是在忘机兔洞附近的小山林里欺负麻雀虐待小鱼,日子过得逍遥无忧。它来云深山待了三天了,每天早晨都是半梦半醒地被忘机兔舔醒。

       忘机兔也有了一个新爱好,就是帮羡羡兔洗澡。其实究其原因是因为羡羡兔早上赖垫不肯起,忘机兔无奈,便先将自己的毛发梳理得一尘不染,然后抱住羡羡兔从耳朵开始舔,直到把它睡得蓬乱的毛打理得顺滑,羡羡兔才悠悠醒过来,抱着忘机兔撒娇要东西吃。

       要知道,厌离兔虽然宠爱弟弟们,但也从未这么惯着它们,更何况嫁到别族后,它连早餐都不常给弟弟们准备了。所以羡羡兔在忘机兔这找回了当大爷的感觉,那叫一个美滋滋爽歪歪,仅仅三天似乎整个兔都胖了一圈。

       这天夜里,两只毛球搂在一起说悄悄话(其实只是羡羡兔说一句忘机兔给它捧个哏),互相戳戳这里摸摸那里,闹着闹着,羡羡兔突然觉得一种奇怪的感觉出现在肚皮以下的位置。

       它坐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又原地蹦了两下,接着转着圈去查看自己的尾巴。

       忘机兔不明所以,有点茫然地看着。

       羡羡兔嗅不到自己的尾巴,就喊忘机兔:“蓝湛,蓝湛,你看看我,你给我看看我尾巴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咬了。”

       忘机兔把它的小尾巴仔细检查了一番,回到:“没有。怎么了?”

     “我怎么感觉一刺一刺的,还很烫啊?肚子下面也是这样。我是不是晒伤了。”

       忘机兔心说云深山半个山都罩在云里,遮天蔽日,现在又不是盛夏,怎么会晒伤,转念一想,脑中忽然闪过一个猜测。

     “魏婴,你……你躺下,我看看。”

       羡羡兔闻言乖乖趴下来。

       “不,仰着躺。”忘机兔翻过它的身子,犹豫了一下,还是用爪摸向羡羡兔下身。

       “啊!”羡羡兔刚被触到就大叫一声,一跃而起,脸颊连同耳朵立刻烧了起来,“……怎、怎么回事?!感觉好,好……”

       “……是不是很……舒服?有些痒,又有些痛?”

       忘机兔当然说不出“爽”那个字,只是看着羡羡兔,试探着问它。

       羡羡兔呆立片刻,点了点头。

       忘机兔按住羡羡兔的爪子,认真地对它说:“魏婴,你长大了。”

 

       “我发育成熟了?”羡羡兔缓缓消化着这个信息,在它身边熟悉的兔子里,除了什么也不说的师姐,还没有兔子发育成熟。江澄澄、怀桑和其它同羡羡兔玩得好的兔子,全都是些傻乎乎的小兔崽子。羡羡兔没想到总被江澄澄骂“幼稚”的自己这次居然赶在别的兔子之前了。紧接着,它感到一种奇异的自豪感涌上心头。

     “哈哈!江澄澄那厮从此和它魏爷爷我是两代兔啦!哈哈哈哈哈!”羡羡兔兴奋地满地乱窜。忘机兔由着它蹦了一会儿,然后一个箭步冲上去扑住它,把它抓在怀里。“魏婴,天晚了,兄长它们已经睡下了,莫闹。”

       羡羡兔减小了声,却还是掩不住满脸兴奋。它用两个爪子不停地刨忘机兔的颈毛,兴冲冲问它;“蓝湛蓝湛,你是什么时候成年的?”

     “不久以前。”

     “不久以前是多久啊?哎,你跟我说,成年兔子是不是比小兔子力气大?跑的也能更快?”

     “……主要区别不在这个。”

     “那在哪?哦对,我师姐说了,成年兔才能结亲生小兔子,也不知道为啥。我倒是没感觉我有哪里新长出了什么东西。我们这算是结了亲了吧,那我能让你生小兔子了吗?”羡羡兔开心地舔忘机兔的耳朵。

     “不能。”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不能。

     “哦……我就知道,公兔子是不能生小兔子的对吧?结了亲了也不行?那好吧,你别难过,我可以把金凌和思追偷来,就说是我们生的。”

     “……我不难过。我不想要小兔子。”忘机兔抱住羡羡兔,语带无奈:“魏婴,你……不明白。”

       羡羡兔眨眨黑亮亮的眼睛盯着忘机兔。

       忘机兔迟疑了一下,然后耳朵微微粉了。

     “你……若是愿意,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兔子的成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等我它妈找着了魏无羡,它妈的我它妈打断它的腿!”

     “……江宗主,这里还有孩子,你说话请稍微……”星尘兔不甚满意地望着江澄澄兔的方向。

       阿箐兔蹦蹦跳跳地说到:“师父放心!我才没那么容易学坏!”

       它们离开云梦有几天了。这一路有瞎有小,走得并不算快。好在厌离兔作为一只谈过恋爱的过来兔非常肯定地表示“阿婴必然就在晓前辈说的那只兔那里”,大家才放下了心没有夜以继日赶路。雨早已停了,远望云深山笼罩在一层白纱般的雾气中,如梦似幻。阿箐兔和宋岚兔都看着那奇妙的美景心中赞叹,但江澄澄兔却看都懒得看一眼,只抱怨到:“看吧,好看吧,一会儿往上爬你们就不觉得它好看了。我告诉你,能活活累死兔!”

     “眼下天色已晚,我们可以在山下暂休,待明日日出再上去,这样安全些。阿箐一定也累了。”星尘兔温润的声音从队伍后面传来。

       其实阿箐兔精力好得很,此时只想着爬上这座好看的山看看里面有没有兔子神仙,不过听到星尘兔这样说,阿箐连忙配合地装出疲倦的样子,对江澄澄兔说:“是呀,江叔叔,我的脚走得好疼呀。”说着还抬起小爪子给江澄澄看自己磨红了的肉垫。

     “唉,小孩子就是……好吧,大家暂且休息。”江澄澄兔不情不愿地同意了星尘兔的提议。

       云深不知处地界里没有兔子的天敌,因此四只兔也懒得挖临时用的地洞,干脆就幕天席地睡在了一颗阴凉的树下。

       第二天东方刚刚现出点亮色,江澄澄兔就醒了过来,催促几只兔起来赶路。

     “呼~这里的空气真好闻。”阿箐兔一边走一边伸了个懒腰,凑在星尘兔耳边说,“师父,我看江宗主其实担心魏前辈担心得要命。”

     “胡扯!我是等不及揍死它丫的!”江澄澄兔听到了回头反驳到。

       星尘兔微微笑了,对身边的宋岚兔说:“子琛,我看一会儿就先让江宗主去找阿婴吧。我和你从未拜访过姑苏蓝氏一族,理应先去通报拜见族长。阿箐,你还小,不需那么多礼节,你要是愿意可以先跟江宗主上山。”

     “好好!”阿箐兔开心地跳,解下自己绑在身上装物用的小草囊递给宋岚兔:“这个我就不背了,爬山费劲。师娘你先帮我拿着。”

       不要叫我师娘!宋岚兔动了动三瓣嘴,可怜的是无兔听得到它这句无声的抗议,于是它认命地接过草囊收好。

       四只兔子在山腰分道扬镳,江澄澄兔带着阿箐兔加快了脚程,朝着姑苏蓝兔的聚居处跑去。

       江澄澄兔对忘机兔的洞有点印象,毕竟去过几次。不过它不熟悉忘机兔的味道,加上忘机兔和曦臣兔这两只兔子不仅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连挖的洞大小形状都差不多,于是江澄澄兔一头钻进了曦臣兔的山洞。

       而原本跟着江澄澄兔的阿箐兔啃了一朵路上捡到的小花,回头就找不到江澄澄兔了。它四处走了走,看到了一个入口形状非常圆滑规整的山洞。这里的兔子挖洞都挖得这么圆吗?它也没多想,本能地向着那个洞走去。


——————————————————

你猜江澄澄兔和阿箐兔分别看到了啥

评论(48)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