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文章完整版加群自取659037329

【进团一次就瞎眼】06-10 千粉答谢!

原定着周更的,作为千粉答谢提前放出来~再次感谢关注我的兔兔们,你们的支持是我日更的动力!么么哒=3=~

到这里这个故事的背景就交代完毕了,之后会开始进入扣题阶段讲述基佬团长和他的基佬团员臭不要脸秀恩爱的故事。欢乐无虐。


06

一星期后,魏婴杀回剑三了。只是他扔掉了以前的毒经号,新建了一个花哥,起名【江山无羡】,加了江澄好友,然后入了浩气。

江澄:???

这一星期发生了什么,魏婴知道,蓝湛知道,就江澄一脸懵逼。

【三毒圣手】:WTF?!说好的一起终老恶人谷呢?

【江山无羡】:我呸。谁要和你一起终老。我要抱着湛哥哥大腿上段去了,你庖你的野猪去吧,拜拜。

【三毒圣手】:……??!

 

一星期前,蓝湛给魏婴放了99个烟花并接受了魏婴给自己炸的三个真澄之后,向魏婴求了情缘。

当时魏婴的心里……是什么也没有想的。

他用自己的号密蓝湛:

【夷陵老祖】:你是开玩笑吧。

【一念忘机】:没有。

【夷陵老祖】:蓝湛,你没把我和谁弄混吧?咱们见过面的,我化学系的魏婴啊,纯爷们儿。

【一念忘机】:我知道。

【夷陵老祖】:你是Gay?

【一念忘机】:不是。

【夷陵老祖】:那你这是玩的哪出?

【一念忘机】:我想保护你,不让别人再欺负你。

发完这句他似乎觉得用这种保护姿态对另一个男人不太妥当,赶紧补上一句:

【一念忘机】:我是说,我可以陪你一起打架。

魏婴没有立刻回复。他需要先弄明白一些事。于是他QQ敲了罗青羊。

‘绵绵,在不?’

‘在呀~’

‘你之前和一念忘机的聊天记录还在吗?能截给我看看吗?全部。’

截个记录没什么费劲的,魏婴很快就收到了几张图。滚轮从头到尾拉到底,魏婴心里更加茫然了。

从蓝湛和绵绵的聊天记录来看,蓝湛对自己没有表现出任何明确或含蓄的不满,正相反,他似乎对自己非常关心,甚至向绵绵询问自己是否生病、是否心情不好,而且语言显然经过了精心斟酌,既不显得过于热情,又让人明确感觉到善意,估计绵绵也是因此才对他交予信任的吧。

只是对象是自己,这就很奇怪了。如果不是想耍自己,那又是为了啥?魏婴实在想不出蓝湛想和自己情缘的原因,干脆切回页面去找本人问个明白。

这一切屏不要紧,他才注意到他已经把游戏里的蓝湛晾了一刻钟有余。屏幕上,【一念忘机】却还是站在他身边,不动也不言语。

难道在挂机?

【夷陵老祖】:蓝湛?还在吗?

几乎是瞬间,【一念忘机】就回复了:在。

【夷陵老祖】:这个,我仔细想了想,还是没明白你跟我求情缘是啥意思,我也不喜欢瞎猜别人的心思,你能不能直接告诉我,到底是为啥?

【一念忘机】:你要是不愿意,我不会勉强你。

【一念忘机】:就是在游戏里,一起。不会干扰你现实生活。如果你不想被别人知道,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以后你要是有了别的喜欢的,我也不会继续纠缠。

敲完这句,蓝湛守着电脑屏幕等了好久,也没等到魏婴的回复。按在键盘上的指尖微微发颤,他感到一阵苦涩梗在喉头。

只是游戏里,虚拟的,在一起,也不行吗?

半晌,他才深深呼出一口气,艰难地打下一行字。

【一念忘机】:……抱歉,你当我没说过吧。

结果这一次魏婴立刻就回复了。

【夷陵老祖】:等等!

【夷陵老祖】:好,我们情缘吧。

【夷陵老祖】:不过我这个号不想玩了,你等下,我去建个小号拜你为师,以后我就跟你混啦相公公=3=。

 

07

令蓝湛心如刀绞的魏婴沉默的那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是怎样不为人知的过去让魏婴这样一个从不搞基的汉子转眼就投入别的男人怀中?请看本期的《师妹有话说》。

好吧,其实只是魏婴的师妹划掉江澄在蓝湛求情缘的同时给魏婴发了几条他本人觉得无关紧要的闲聊。

以下信息来自QQ联系人“婉吟妹妹(备注名)”:

‘煞笔魏婴!我今天见到吴学长了,你猜他跟我说了啥?就你上学期那个差点没赶上deadline的报告,就你狗屎运拿了国家奖学金的那篇,你当初不是吹是学生办老师喜欢你专门给你延了时间吗?卧槽我今天才知道,是有学生会的硬给你塞进去的。我说谁那么牛逼过了交稿时间还能给塞进去,这不是和规定对着干嘛?不怕被教务处罚啊?你猜怎么着,吴老师说是蓝湛给你交的!你跟那家伙关系挺好的?没看出来啊。哎这事儿你可别告诉别人啊。’

‘说起他来我还想起一事儿,之前你在化学楼不是把酒精灯打了烧了地板么。那天晚点儿我看到蓝湛在那做实验来着,楼管是不是以为是他烧的记在他头上了?我就说你不能魅力大得连楼管大爷都拿得下吧。’

‘哎还有运动会的时候,咱们和国学院不是坐一起吗,当时你吃的那个盒饭,那不是那些花痴女给你做的便当,那是蓝湛的午饭!当时你个傻逼问也不问就给吃了,我就想看看你怎么跟他交代。妈呀可笑死我了。当时你是没看到蓝湛那个含情脉脉死盯着你的表情。哎,他之后没找你赔他午饭啊?’

 

没有让赔。那天年轻的学生们挤着坐在一起看比赛欢呼,魏婴根本没注意自己吃的到底是哪份饭,只记得他当时一边吃一边抱怨“这菜淡出个鸟了”,随后蓝湛似乎在他耳边小声问了一句“你喜欢吃辣”?而他当时是怎么回的蓝湛?……他好像,并没回答蓝湛,他忙着和妹子们一起给副班长助威呢。

还有实验室那事儿,那天魏婴在发烧,脑子蒙蒙的,竟然做出了打翻酒精灯而且过了好久才发现这种事。地板烧焦了一大块,黑漆漆的,瞒是肯定瞒不过去了,但他急需去医院,草草收拾了一下就先离开了。第二天回去找楼管主动承认错误的时候,得知已经有人赔过钱了。

还有那篇奖学金一万元的实验论文……

这么一想,辩论会那次魏婴口舌如簧把国学院几个学究汉子气得够呛,一个汉子当场就甩了眼镜撸了袖子,还是蓝湛把他们按回座位上的。

上学期,魏婴在食堂买炸大排,刚好排在蓝湛后面,眼睁睁看着蓝湛买走了最后一块。他随口抱怨了一句,当时蓝湛是怎么做的来着?蓝湛居然一言不发把自己餐盘里的大排扣进了魏婴餐盘里就走了。当时魏婴端着大排就愣在那里了。

还有一次是在图书馆,魏婴去得晚了点,发现自己平时常坐的那个位置已经被占了,正在四处打量有没有别的位子,结果蓝湛不知从哪里冒出来拿走了放在那个座位上的衣服和包,用眼神示意魏婴坐这里,然后就离开了。当时魏婴只当蓝湛是刚好自习完要走于是把位子留给了自己。

不过现在仔细想想,蓝湛学国学的去理科图书馆自习干啥?他们文图在马路对过的另一个校区啊。

他不能是看自己一直没到怕别人占了自己的位置专门给自己占的座吧?

魏婴突然觉得脊背冒汗。

不想不要紧,仔细一想,他就觉得,蓝湛这人如果不是刚好喜欢做好事普度众生,那就肯定是对自己有什么奇怪的想法没跑了。

 

 

08

其实一般情况下,如果一个男同学对魏婴处处友好照顾,魏婴会很亲近他。因为魏婴非常遵守自家妈咪的话:“凡事要记得别人对你的好”,所以遇到个试探着和自己交好的汉子,他往往都会主动出击把人家拿下,从此多个朋友多条路嘛。可是蓝湛显然不属于一般情况。 

   要说蓝湛这人对魏婴很冷漠,那是胡说。正相反,魏婴虽然一向觉得自己与蓝湛交情很浅,但静心一想又会觉得似乎处处都能看到蓝湛的身影。他就像个默默无闻的小仙女,出现在魏婴可能会需要帮助的地方,施个法帮魏婴“排除危机”然后再默默无闻地消失掉。

这要是个姑娘,做到这个地步,哪怕不再给进一步的暗示,魏婴估计也早明白人家的心意了。问题是蓝湛是个汉子啊,魏婴不知道该不该往那方面去想,怕自己自作多情误解了人家。毕竟蓝湛明确说他不是Gay啊。

魏婴咂咂嘴,心想难道是“我并不是喜欢男人只是我喜欢的你刚好是男人而已”?

想完他就浑身一抖。这种妹子们YY小说里才会出现的肉麻台词怎么可能真的扣在活人身上啊,而且还是那个一本正经的蓝湛?

这事儿,还真的是,有点儿意思。

于是刚结掉手上一个项目处在空窗期无所事事内心空虚的魏婴,鬼使神差地,决定答应蓝湛的“求爱”。

他真的很想看看,这个像背后灵一样偷偷关注着自己的蓝湛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09

魏婴当然不会料到,最不可能的答案就是最接近现实的。蓝湛的确不是Gay,蓝湛就是恰恰喜欢上了一个同为男性的对象而已。或者说,在见到魏婴之前,蓝湛根本没有“性取向”。

蓝家是真正的书香门第,在这个时代并不多见,蓝家的孩子甚至还保留着“字号”这样现代人早就不再使用的东西。在这样的家庭里长大的蓝湛可谓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加上生得白皙俊逸,一派冷峻脱俗的气质,勾得方圆几里的妹子们春心泛滥。然而对于那些风花雪月,蓝湛向来是不动声色拒之千里。

所以蓝湛是冰山霸道总裁吗?不,恰好相反。他其实只是个不善于表露感情的少女心傻汉子。

是的,直到念硕士,蓝湛那颗坚如磐石的心,才终于第一次开花了。

他在开学典礼的新生发言会上,看到了化学系那个风流不羁的发言人,从此一头栽进爱情的深坑,智商全无终不悔,为婴消得人憔悴。

可是隔院如隔山,除了全校型的大型活动,蓝湛和魏婴能够名正言顺共处一室的机会少之又少,因此蓝湛只得自己创造机会。

给心上人占个座那是小意思,让个炸大排也算不得什么太甜蜜的邂逅,爱慕了魏婴近一年之后,蓝湛和魏婴最亲密的接触也仅在于魏婴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糊里糊涂吃掉了蓝湛自己做的午餐。而且魏婴还吃得一脸嫌弃。

比蓝湛高一年级的大哥蓝涣看到弟弟在选课系统默默退掉了那门魏婴想上却没抢到的课,问他:“忘机,你给魏同学让出名额,魏同学知道吗?”

蓝湛沉默了。

蓝涣也无语了。

忘机,你为他做这做那却不让他知道,有什么用?你这是追人呢还是学雷锋做好事不留名呢?

可是蓝湛才没空理会大哥,他只是默默开心着:这样魏婴就能选到这门课了,他一定会很高兴吧,真好。

把室友劝退把弟弟塞进自己宿舍的蓝涣发现一心向学的弟弟在入校后的第二个学期就开始玩一个网络游戏,内心非常惊恐,因为蓝湛和网游实在太不般配了!就算在下雨天也不般配!

而且观察了一星期后,蓝涣更忧心地发现弟弟不仅玩游戏似乎还玩得挺上瘾,下了课就登上线噼里啪啦地敲键盘。虽然蓝湛似乎被转移了注意力不再默默藏在图书馆等待魏同学哼着小曲刷卡进门了,但沉溺网游也并不是什么好消息。蓝涣作为兄长,想过要劝弟弟不得玩物丧志,可是想到弟弟年龄已经不小,刻板的说教万一引起弟弟反感怎么办?于是他决定曲线救国,先打入敌营再说——他下了同一个游戏来玩。

结果,蓝涣也变成了一个游戏渣。

蓝涣玩了个和弟弟一模一样的长歌成男,兢兢业业跟在弟弟身后给弟弟保驾护航,竟莫名体验到一种母鸡保护小鸡的满足感。

然而,正是由于和弟弟就住在一个宿舍,又天天跟着弟弟做日常,蓝涣渐渐发现了一些不太对劲之处。

比如,蓝湛上线的时间非常不固定。虽然他一回宿舍就会登上游戏,但却并不急着做任务,而是不知为何把角色挂在那里自己在一边看书。然后在某个时刻,他会看看好友列表,然后一个激灵扔掉书,立刻飞到黑戈壁开始接日常。蓝涣也跟着他去,发现蓝湛采取的是一种“自杀式”玩法,他会站在人群边缘最靠近对立阵营玩家的位置灵活地走动,然后突然冲出去,并在蓝涣大加给出去之前就倒在地上。“忘机,小心点呀,不要跑那么远,很危险的。”蓝涣这样劝他,然而下一次蓝湛还是会一如既往冲出去,然后再次被击杀。

奇妙的是,几乎每一次击杀蓝湛的,都是一个叫【夷陵老祖】的恶人玩家。

当时蓝涣还天真地感慨道这个夷陵老祖还真是手速出众每次都能抢到忘机的人头。

然后,【夷陵老祖】这个ID开始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蓝涣的屏幕上。

比如每天的大战。蓝湛总是站在副本门口,在看到【夷陵老祖】出现在本门口时立刻点他组队,然后仿佛没事人一般在近聊发一句“[大战!英雄XXXX],有奶随便来3=2。”时间长了连那个【夷陵老祖】也发觉了,于是会在队伍频道里说“又是你们呀,真巧。/抛媚眼”

这时蓝涣就会感到身后的蓝湛开心得花枝乱颤。

蓝涣:???

后来,【夷陵老祖】主动加了蓝湛好友,把他当作一个游戏里的熟人,野外遇到了也不再收割蓝湛的人头了。蓝涣感到弟弟因此落寞了许久。

 

 

10

陷入网游大坑几个月后,蓝涣在同学会上听几个女同学说起他正在玩的这个游戏,大家一聊蓝涣才发现原来本校玩这个游戏的人很多并且有一个自己的群。他被相熟的妹子拉进了群,发现蓝湛居然早就在群里了。

还来不及纳闷,他又得到了另一个信息。【夷陵老祖】,本服恶人的风云杀手,就是同校化学系的魏婴。

蓝涣顿时感到过去的点点滴滴走马灯般在脑中闪过,口中的食物味道在一瞬间与记忆中因好奇尝过的狗粮重合起来。

原来如此。

我就说忘机这段日子怎么没去跟踪魏同学,原来……只是换了一种跟踪的方式。蓝涣叹道。

进了群的蓝涣非常容易地搞懂了弟弟的上线规律。只要魏婴在群里喊一句“我上线啦恶人小伙伴有一起刷人头的吗?组起组起!”蓝湛立刻就切回游戏迅速就位等待送人头。

蓝湛背包里任务奖励的金几乎都拿去修装备了。

“忘机,”他曾问过弟弟,“你为什么不去恶人和魏婴一起玩呢?”

蓝湛听到这个问题,表情有些委屈,过了一会儿才答到:“我以前不知道他是恶人的。现在恶人强势,转不过去。”

“那你重新建一个号加入恶人啊。”

蓝湛摇摇头,“那样装分跟不上。魏婴不打小号。”

所以你拉着我周末陪你刷JJC换装备抬装分是为了让魏婴能心安理得地打你??!

好,这痴情秀的,我服。

不过蓝涣作为蓝湛的哥哥,当然不会举双手赞成弟弟去搞基。从家族义务上来说,他甚至应该试着劝弟弟放弃这段不同寻常的感情。蓝涣真正下定决心支持弟弟去追求魏婴,是在【夷陵老祖】被围杀风波之后。

一向端方淡定与世无争的蓝湛,在那一晚上,仿佛化身修罗一般,持一琴一剑,毫不留情杀得几个玩家嗷嗷讨饶,而且直到最后也不肯松手,硬是守了他们帮会整整两星期,弄得帮会管理分崩离析作鸟兽散。

但即使是这样,魏婴也没再上过游戏。

蓝涣看着弟弟天天晚上挂着机发呆,终于为弟弟感到心疼了。

“忘机,你这样等着也不是办法,你知道和魏婴关系很好的那个纯阳成女吗?我之前无意中发现,她有时会帮魏婴上线做日常。”

蓝湛抬起头,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哥哥。

蓝涣转过椅子,拍拍蓝湛的肩膀,温柔地对他说:“这几天游戏商城的新烟花上架了。”

“哥哥给你充钱。勇敢去追吧,忘机。”

 

 

 


评论(85)

热度(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