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进团一次就瞎眼】11-15

自己都觉得自己太能打字了。可是论文怎么就写不了这么快呢。

11

魏婴的花哥还没满级就急着入了阵营,在野外做任务免不了被闲来没事专门欺负小号的大恶人盯上。于是江澄关了阵营在千岛湖化蝶飞诶诶诶诶诶诶了好半天终于于某个小岛上发现魏婴的时候,就见一个黑长直花哥站在原地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变,而一旁的【一念忘机】兢兢业业弹着琴帮他刷怪。江澄看了一会儿觉得眼睛痛就开了角色屏蔽,然后密了魏婴。

【三毒圣手】:是你做任务还是他做任务?他是你买的代练啊?

过了一会儿,魏婴才回过来:

【江山无羡】:我情缘帮我刷怪你眼红啊?有本事你也找一个去啊?快快来看看,我这几身哪套最好看?

说着魏婴啪啪啪地给江澄展示了一下自己刚收集好的几套校服。江澄一脸嫌弃地看了一遍,回复到:

【三毒圣手】:黑了吧唧的,都不好看。还是以前紫色的好看。

【江山无羡】:哦。那你去看你自己吧,拜拜。

【三毒圣手】:拜你妹!你还要装妖装多久,赶紧回来跟我打JJC去!

【江山无羡】:去你妹的,我什么时候装过妖?二哥哥就是爱我这玉树临风的男子气概。

“二哥哥”是魏婴对蓝家老二蓝湛的爱称,而【涣水三千】则是“大哥”。魏婴觉得这个称呼体现了他与蓝湛亲密而诚挚的情缘情谊,江澄只觉得辣眼。

【三毒圣手】:二哥哥?

【三毒圣手】:二哥哥…………!@#!@%¥#%!%

【江山无羡】:干嘛啊你被人按键盘上强奸了啊?

【三毒圣手】艹!!!你才被强奸!!你丫还真跟他搞基啊?!你是不是脑子有坑!

【江山无羡】:谁说我要搞基了?也就你这样的单身处男会把情缘等同于谈恋爱。

【三毒圣手】:呵呵,你自己分得清就好。

江澄对魏婴这种“靠男人”升级的行为非常不齿,偏偏魏婴脸皮厚根本不搭理他的嘲讽,而一边的【一念忘机】……江澄点开他看了看装备,又看了看对方的名剑大会胜率,在近聊打了一句“哼”,然后神行打木桩去了。他才不会傻到去挑战一个装分比自己高两千22胜率高达90%以上的老琴爹咧,万一,万万万一,他一个疏忽大意不小心失手输了,那多没面子。

蓝湛看到江澄神行离开,按在键盘上的指尖终于稍微松了松。他知道【三毒圣手】是谁,事实上魏婴身边几个常见玩家背后的底细蓝湛都摸得门儿清,他知道这个江澄是魏婴最亲近的哥们儿,因此对江澄有种本能的敌意。

蓝湛的反应过度吗?“并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对魏婴情有独钟”这种道理蓝湛能不懂吗?能。在蓝湛眼里,所有接近魏婴的人,肯定都对魏婴多少有点意思。毕竟,魏婴那么可爱。

得想个办法让他们分开才行。可是蓝湛又不敢明确要求魏婴离江澄远一点,怕惹魏婴不高兴。正纠结着,魏婴那边选好了衣服开始戳自家情缘。

【江山无羡】:蓝湛,我想好了,这个号我不打架了,我想去打本。你喜欢打本吗?

【一念忘机】:喜欢。

真是弥天大谎!蓝湛的账号是代练给升上来的,平时除了(有魏婴去的)大战本什么本都不打,普通灵霄峡都没进过,甚至搞不清10人本和25人本有什么区别,不理解输出们为争DPS第一抢特效首饰抢破头的执着,没听过男神团长和奶妈后宫的818,甚至不知道装备是要拿钱拍的。

魏婴听到回答很高兴,打开团队副本看了看:

【江山无羡】:蓝湛,你会开团吗?你要是会的话你来开,我主玩PVP的本打得不多。

这一次蓝湛没有立刻回复。他先给他哥哥打了个电话:

“忘机,怎么了?我在学生会开会呢一会儿回去,你今天怎么没来开……”

“哥,开团是打本的意思吗?”

蓝涣被他这个突然的问题搞得一头雾水,但还是仔细地解释道:“差不多吧,但是开团是针对团长来说。团长组织人去打副本就叫做开团。忘机,你是想打本吗?”

“啪。嘟——嘟——”蓝湛已经把电话挂了。

蓝涣:“……”

挂了电话,蓝湛立刻回复魏婴:

【一念忘机】:会。好。

【江山无羡】:好好好!你等我满级我们先去刷刷大战装备,然后去团本里浪!嘿嘿嘿。

蓝湛看着屏幕上魏婴发来的那粉色的密聊,心里也跟着冒起粉嘟嘟的泡泡。

 

12

魏婴行动力相当强,又有蓝湛一路帮着刷怪保驾护航,一个晚上就刷完了任务升满了级。第二天晚上他照例登上线,组了刚巧也在线(其实是一直挂机等着)的蓝湛就要去刷装备。正要刷广告叫人呢,江澄就点了组队申请。

【三毒圣手】:?

【三毒圣手】:你们要打22么?

【江山无羡】:打本!五小!拿装备当团长撩奶妈走上人生巅峰。

【三毒圣手】:……

【三毒圣手】:你怎么改玩PVE了。

【江山无羡】:打架打烦了换个玩法而已。怎么样,你来不来?听说打本的妹子特别多,最喜欢玩DPS的犀利汉子了,说不定你脱单有望哦。

【三毒圣手】:我呸!我才不稀罕!

但其实江澄是动了心的。一方面退了[弑天下]远离了以前的腥风血雨之后,江湖变得风平浪静,有时有些无聊过头了。魏婴也不再陪江澄打竞技场,江澄已经做了一段时间的风景党,的确在考虑换个玩法。另一方面,江澄玩这个游戏一年了,在这个据说单身妹子比汉子还多的游戏里居然一个情缘也没找到过,心里着实有些郁闷。他坚信那是因为他以前都忙着和魏婴浪人头没有给妹子接近自己的机会。他这么跟魏婴争辩的时候,魏婴看着江澄那个仿若裸奔的姨妈红毒哥哥,难得地沉默了。

江澄,你要想有妹子情缘,要不要先考虑,换个角色?

 

有了家室以后,魏婴一改以前的锋芒毕露,改玩了奶妈。“人家要保护二哥哥嘛~”这个解释把江澄恶心得够呛,屏幕前的蓝湛却是幸福得快要上天。

魏婴合计了一下,觉得时下主流的大本他们肯定是打不了的,先不说基础装备过不过关,江澄这个近战毒经甚至不知道“远程DPS”到底是什么含义。倒不如先去打打以前的副本练习一下意识和默契。想着他就开始着手准备。

【江山无羡】:二哥哥,咱们明晚去打荻花圣殿好吗?说不定能拿到特效笛子~到时候吹给你听呀~

蓝湛不知道荻花圣殿的boss有几率掉落万花的可吹奏特效武器,只是想起了魏婴在化学院的圣诞晚会上表演的那支笛子独奏曲。那晚,魏婴手持一杆墨笛,安坐在台上垂眸吹出婉转的曲音,让从未见过他那般沉静如水模样的蓝湛心头一震,再也收不回目光。

一提,蓝湛是作为学生会干部以监督晚会秩序的名义偷偷混进化学院看晚会的。

【江山无羡】:蓝湛?嗨喽?

【一念忘机】:好。

【江山无羡】:好,那明天你来开团吧。我问问看江澄能不能叫到几个亲友来一起打。

【一念忘机】:好。

【江山无羡】:我第一次奶团本啊,要是奶不住挨骂了你作为团长要保护我。

【一念忘机】:好。

【江山无羡】:要是出了马具你黑给我?

【一念忘机】:好。

【江山无羡】:蓝湛,你这个“好”其实是自动回复吧?

【一念忘机】:不是。

【江山无羡】:哈哈。蓝湛,我觉得吧……

【一念忘机】:?

【江山无羡】:再被你这么宠下去我就真要变成基佬了。不过我喜欢。哈哈哈,我先去睡啦,明天见。

蓝湛还没来得及再回一句好,魏婴就已经下线了。蓝湛在屏幕前平静了良久,最终还是给那个已经下线的人发了一句晚安。

 

 

13

魏婴在校友群里喊了一圈,意外地喊来了不少人。

荻花圣殿副本门口,一个黑时装气纯、一个白校服剑纯、一个萝莉丐帮、一只黄灿灿的藏剑二少爷,和一个满身蓝装的军爷,站成一横排列队迎接魏婴和蓝湛。

【江山无羡】: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不用在这里等我,你们先进本嘛。反正谁黑仇杀谁。

藏剑【我喊我舅打你】在团队里叫了一声“大舅好”,那个军爷【阿凌的跟宠】也跟着喊了一声“忘机前辈好”。这两个上中学还打游戏的死孩子都不是别家的,藏剑是江澄姐姐的孩子金凌,今年在上中学,因为娘亲疼爱老爹宠,性格颇有些骄纵。天策是蓝湛叫来的他家远房亲戚蓝思追,也是个中学生,原本是跟着蓝涣蓝湛玩老琴爹报社的,不知怎么忽然改玩了天策,还起了一个乍一看仿佛在虐狗的名字。不过魏婴怎么想也觉得江澄家的孩子和蓝湛家的孩子应该没什么交集,金凌上的寄宿制贵族学校,蓝思追念的是走读制的市重点,俩学校一个在城东一个在城西。在魏婴看来,这俩孩子要能有机会玩到一起去那江澄都有机会睡了蓝湛他大哥了。

魏婴发了个YY频道,大家登录YY的间隙,丐帮萝莉点开魏婴的装备看了看,在团队频道问到:

【小箐蛙】:团长,你这个装备单奶没问题吗?

【江山无羡】:我如果说有,你能切奶吗?

【小箐蛙】:……

白衣服的道长叫【风月明】,旁边那个和他贴着站在一起的黑衣道长叫【风凌霜】,俩人ID起得就怕别人看不出他们是一对似的。不过两个都是男号,魏婴不知怎么称呼,便问:

【江山无羡】:二位道长,你们哪位是道长哪位是道姑啊?

【风月明】:阿婴。

【江山无羡】:?!你认识我??

【风月明】:我是晓星尘。

【江山无羡】:……世界真小啊小师叔。

晓星尘是魏婴导师的同事,作为副教授来说年纪很轻,魏婴本科时曾去听过他的课并跟着他参加过几个讨论班。晓老师性格温润如水,颇有点文人雅客的风流气质,很受学生们欢迎。不过这两年他已经辞职当了专职家庭煮夫,据说是因为患了眼疾,他的学生们都惋惜了好久。

魏婴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再次遇到了昔日的老师,忙不迭加了晓星尘好友,然后揶揄着问一旁那个黑衣纯阳是不是他夫人。没想到YY里忽然传出一声低沉磁性的男声:“是他夫君。”

魏婴扑哧一乐,也开了麦:“小师叔啊,没想到你们做老师的也爱玩好基友互相占便宜的那一套。”

不料晓星尘用魏婴记忆里熟悉的春风一般干净温厚的声音云淡风轻回了一句把魏婴炸得一愣的话:“没占便宜,宋郎本来就是我夫君。”

“……”

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魏婴的大脑是拒绝反应的。过了半晌他才暗惊,难怪没听闻小师叔结婚的消息,这确实是结不了啊。那个正直纯良的小师叔?那个被一群小女生暗恋花痴的晓星尘老师,是基佬?这个世界太尼玛神奇了!幸好江澄不在,不然他一定要震耳欲聋地瞎叫唤了。

不过说起江澄……魏婴看了看屏幕上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说好的八点一刻上线打本的江澄迟迟没有上线,难道是被导师临时召唤走了?魏婴滑开手机给江澄留了条语音说自己再等他十分钟他还没回来自己就改天再换号陪他打。结果语音刚发出去,江澄还没动静,团队频道突然出现一个组队申请。魏婴一看,是个小秀萝,一身装备和蓝思追有一拼,那叫一个傻白甜。魏婴犹豫一会儿还是决定带了。

秀萝起了一个乍一看很萌但念起来很奇怪的名字,叫【玛德丝叽】,魏婴心想一般叫什么什么叽的不都是藏剑么。不过人家爱叫什么他也管不着,能打就行了。

 

14

直到进本移交了队长,大家才知道原来那个一直没出声的长歌才是正牌团长。其实团长谁当大家是不在意的,但是……这既不开麦也不打字毫无存在感的团长实在是不多见。

“蓝湛,你说句话呗,喊大家进本清怪呀。”魏婴喊到。

蓝湛这才开了麦:“进本,清怪。”

简洁不过倒是说得挺明白。清怪就清怪呗,团长喊了大家也就开始忙活。丐萝阿箐输出不高但极擅长推人,推得小怪满地找牙,金凌和蓝思追跟着到处追小怪追不上,那叫一个鸡飞狗跳。两个道长倒是云淡风轻一路上一个怪也不搭理目不斜视向牡丹进发,一个紧跟另一个一看就是点的跟随。到了牡丹面前,蓝湛还没开口,宋岚突然在团队频道打了“!@¥!#%!@%@%!#¥@¥!”一串乱码。

“他在说什么?”魏婴问晓星尘。

“哦,没事阿婴,子琛在擦键盘。”

“……哦。”魏婴点点头,没过一会儿晓星尘也在团队频道打出一串乱码。

“小师叔,你们两口子都喜欢开怪前擦键盘啊?”

“没。是子琛非要也给我擦一下。”

“……”这都是什么毛病!

25人荻花圣殿这个副本曾经虐得老玩家满地打滚,但在这个赛季已经是闭着眼睛打也能过的了,大概唯一有点危险的是boss有个能反伤的技能,魏婴又不太清楚自己的驱散能不能救得起全团,转念一想,团里不是还有气纯嘛,撑不住了可以用8秒真男人挺过去,便问:“小师婶,你会下镇山河吗?”

宋岚似乎被这个称呼噎了一下,愣了好半天才回到:“会。”

接着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不虚此言似的,他立刻在晓星尘脚下落了一个镇山河。

魏婴:“……”

小师婶,你是逗比吗?!我什么时候让你现在镇山河了?而且你还下在小师叔脚下?你没看到大家都站在一起就他远远愣着不知在干啥不和大家抱团吗?你的山河就镇他一个连你自己都不镇的?你是在报复我叫你小师婶吗?!

“……二哥哥,等一下他CD?咦,人是不是没齐?”大家在boss面前站定,魏婴转头没看到秀萝,加了好友一看,人家进了10人本。于是魏婴密了秀萝妹子一下,告诉她要是找不到路可以直接开麦问。结果秀萝回到:

【玛德丝叽】:不。

【江山无羡】:怎么了?你没有麦吗?

【玛德丝叽】:有。

【江山无羡】:那你可以开麦的,我们是亲友本,都可以说话,不用拘谨。

【玛德丝叽】:不开。

【江山无羡】:是不方便开吗?

【玛德丝叽】:没有。

【江山无羡】:那你直接告诉我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接你,你开麦说吧。

【玛德丝叽】:就不。

……好吧好吧,真是个有个性的妹子。于是大家只好又等了五分钟。

终于摸进本的秀萝抠着脚贴地飞到人群,魏婴原本以为她是怕大家等急了,正要喊蓝湛开始指挥,谁知秀萝一言不发就跟脱缰的野狗一般冲向boss直接一个剑破便挥了上去。

???

同学,团长还没让打呢?你非要打也行,你别站在水里打啊?你非要站在水里打也成吧,至少别挂着反伤砍剑破啊?好吧你非要砍也行,小师婶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又把山河插在小师叔脚下?你没看到他还站在外面发呆吗?好吧这些暂且不提,二哥哥,你是掉线了吗?

魏婴开了麦叫道:“蓝湛!你指挥大家站在一起呀,我奶不住了!再减员这次就要团灭了!”

谁知蓝湛闻言,开麦“嗯?”了一声。这一声里包含的好单纯好不做作的疑惑和无辜之意让魏婴暗道不对。

蓝湛该不会并不知道“指挥”是什么意思吧?

 

15

万万没想到最后还是魏婴接过了指挥的重任领着一群原来不会打本但是超会演戏你还不能骂他们因为他们是你亲友的亲友磕磕绊绊杀到了夫人脚下。

而且毛都没有掉落。

然后魏婴假发一甩又担起了跳夫人的大梁团灭四次以后终于把这个副本完成了。

还是什么也没有掉落。

魏婴看了一下已经指到晚上十一半的挂钟,默默擦了把汗,心想幸亏江澄那傻帽今天没跟着来不然肯定要被他吐槽死。

不过魏婴感觉这种幼儿园老师带小朋友爬山一般充满乐趣和汗水的开荒过程还有那么点意思。毕竟他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呼……喊了一晚上,还真有点累了。”魏婴散了团起身去冰箱里取出一罐冰啤酒,拉开拉环猛灌一口,深深舒了口气。反正明天不上课,洗个澡看看电影睡觉吧。不过得先去和蓝湛说一声下线。想着,他回到电脑前,密聊频道那一大片粉字蓦地印入眼帘。

【一念忘机】:对不起,魏婴。

【一念忘机】:我没有打过这种副本,但我怕你会不开心,是我说了谎,对不起,我没想到会这么难。

【一念忘机】:魏婴?

【一念忘机】:我会好好学的,今天的我已经学得差不多了。你别生气,好吗?

【一念忘机】:魏婴?

【一念忘机】:真的很抱歉。是我的错。我保证不会再骗你了。下次一定能好好陪你打本的。

【一念忘机】:你不要生气。

【一念忘机】:魏婴?

【一念忘机】:魏婴。

起初的惊讶消失之后,魏婴嗤笑出声。要知道他可并没把蓝湛其实不会指挥这件事放在心上,游戏嘛,本来就是玩玩而已,有什么好计较的?没想到蓝湛居然这么紧张!他不会现在还在可怜巴巴地守在电脑前面等自己回复吧?

糟糕……有点可爱啊,蓝湛这家伙。

魏婴嘴角勾起一抹笑,弯下纤细的腰肢,指尖快速敲出一行字:

【江山无羡】:蓝湛,明天周六,我们见面吧。

 

———————————————————————————————

羡羡:撩汉,我更专业

PS澄妹其实在本里的

 

 

 


评论(58)

热度(3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