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魔道祖兔 39 一个…洋葱

虽然觉得大家应该都知道,不过还是稍微提一下:三次元养兔兔的兔兔们请记得兔兔只能吃少量水果,千万不要把水果作为饲喂兔兔的主食,不然兔兔容易生病。蔬菜类的兔兔也可以吃,但同样不能多吃,尤其一些人类都觉得味道刺激的食物比如辣椒柠檬洋葱什么的就不要尝试给你的兔兔吃了!

魔道祖兔里的兔子完全是根据剧情随便吃的,不服你来打我呀

39

云深不知处一带最常见的食物就是药草和各种普通绿叶植物,兼有些果实。忘机兔虽能辨别出至少一百种草药,却并不认识多少水果。

它将野果放在曦臣兔的洞里,看着那堆成小山的各种食物犯了难。原则上来说,一物换一物,它拿来的野果子虽然有一大簇,但每一枚都很小,而且是同一个品种,也就够换曦臣兔那些藏品中的一个,毕竟,一眼望过去,这些藏品每一件都有刚才拿给羡羡兔吃的黄果那么大个。

那么拿哪一个呢?忘机兔围着果实转了一圈,仔细嗅了嗅。果实大多被果皮包得严实,并没有散发出明显的味道,入鼻的只有淡淡的清新果香,嗅不出哪一种更好吃,而忘机兔又不好把每一种都尝一口。

它把爪子搭在一个金黄色的椭球状果子上感受了一下,觉得这个果子的外皮摸上去和刚才给羡羡兔的那个差不多。而旁边一个淡紫色的果子表皮却很光滑,看上去水分很足。

忘机兔可从没见过任何紫色的食物。

不如就选这个?而且这个紫色果子比刚才提到的两个果子个头都大,换了也不亏。

于是羡羡兔啃橙子啃到一半听到洞口有动静,从果瓤中抬起头来,看到忘机兔滚着一个更大的果子回来了。羡羡兔蹭地一下扑过去,围着这个果子打转,“蓝湛,真有你的!你是怎么说服蓝大哥的?之前我们问它要它不是不肯给吗?这怎么又同意给我们吃了?还一下给俩!”

忘机兔默默看向别处,没回答。羡羡兔也不甚在意,只是拨了拨紫色果子的表皮,触感一片滑嫩,一摸就知道口感肯定差不了!它歪歪头看忘机兔,又用爪子指了指这个大果子,示意让忘机兔先吃。忘机兔只舔了舔羡羡兔的毛,转身坐在了一边。

于是羡羡兔也不装君子风度了,吭哧一口就把果子咬开了花。和它想象的一样,这个果子连同表皮部分都很多汁,只是貌似没什么甜味,而且……

“唔!!!”

忘机兔在一边闭目养神,忽听羡羡兔一声呻吟,赶忙睁了眼看去,就见羡羡兔两只前爪抱着头乱挠,看上去十分痛苦。

“魏婴?!”忘机兔下意识以为是果子有毒,飞快扑过去翻开被羡羡兔咬开的那处豁口,看到果皮里面依旧是一层一层的浅紫色果肉,倒没见流出什么类似毒液的浓浆。而羡羡兔两只小黑爪子不住地抹着嘴,口里还呸呸呸地往外吐,眼睛也紧闭着睁不开。忘机兔心里焦急,抓了一把果肉捏在爪上仔细闻了闻,只觉一股刺鼻的辛辣味仿佛有形一般罩住了自己的脸,眼睛也跟着刺痛。它本能地想要去揉。

羡羡兔熬过了最难忍的一阵子,泪眼迷蒙地看到忘机兔正拿爪子抓眼睛,忙大喊道:“蓝湛!别碰眼睛!”羡羡兔小时后曾在乱葬山吃过别兔扔下的辣椒,知道“辛辣”这种味道,所以在它刚吃下一口果肉后嗅出这果实里浓烈的辣味时,心说不好,立即阖了眼皮摒住呼吸,这才躲过了那辣味的攻击,但已经吸进去的味道仍令它难受不已。可是等它睁开眼看到忘机兔的动作时却已经来不及阻止忘机兔了。

 

曦臣兔和江澄澄兔、金凌兔在山洞里无言静坐半晌,三兔心中都暗暗骂了一声。

曦臣兔面上却不见愠色,只站起身来对江澄澄兔拱爪道:“让江宗主见笑了,是曦臣疏忽,竟由得忘机做出这等不合规矩的事来,你莫要怪罪金凌公子,曦臣这便回去管教忘机。”

江澄澄兔也面色阴沉。听金凌兔和曦臣兔分别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一说,它就猜到,蓝忘机使这一招调虎离山之计骗出曦臣兔,免不了是那不着调的魏无羡教唆的。就算不是教唆,魏无羡肯定也是间接原因,毕竟蓝忘机虽然不怎么招它江澄待见,却肯定不是能做出偷盗行为的兔,一想就知道大约是自家那个没脸没皮没师兄样的魏无羡兔把曦臣兔的好弟弟给带坏了。

于是江澄澄兔轻咳一声,道:“泽芜兔不必多言,说来也是我江家管兔没管到根上,给你们蓝家添了麻烦。不如我和你一道前去,我有话要跟那傻……魏无羡说。”

曦臣兔却摇头拒绝了,“眼下天已完全黑了,我们不便把金凌公子一个孩子单独留在洞中的。江宗主你且在此陪伴金凌公子,曦臣回去自有处置。”说完不等江澄澄兔提出异议,转身便出了洞。

江澄澄兔看着它白白的身子消失在洞口,心里觉得有些不爽,却马上反应过来,甩了甩头,冷眼扫向缩在一边哆哆嗦嗦不敢言语的金凌兔,“好你个小兔崽子,胆儿越来越肥了啊?学会帮着外兔骗亲兔了?”

“……我,”金凌兔委屈地耷着耳朵,声音都带了哭腔,“我不敢拒绝……它……蓝忘机,很凶……舅舅你都打不过它,我,我不敢……”

江澄澄兔一听这话登时火冒三丈:“胡扯!谁跟你说的我打不过它?!”

“魏……大舅说的啊……”

显然,“打不过蓝忘机”这个说法比帮着蓝忘机骗蓝曦臣这件事更加触及江澄澄兔的怒点,它跳起来骂道:“我呸!魏无羡的话有谱吗?你也敢信!你不听我的听他的?!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金凌兔哇一声哭出来了,大叫道:“那我要听谁的!不是你让我在别兔家要听别族主兔的话吗!大舅跟蓝忘机成亲了,大舅不就是蓝家主兔吗!那我不听它的听谁的?!你们大兔子一个两个都对我们呼来喝去的,凭什么你们就可以不讲道理!”

江澄澄兔反而被吼得一愣,后知后觉地厉声斥道:“金凌,你这是怎么跟舅舅说话呢?你敢吼你舅舅我?你信不信……”

“有本事你打断我的腿!”金凌兔也急了,“有本事你来打!我怎么吼你了,不是你先吼的我吗?!”

“我那是教育你……”

金凌兔居然气势汹汹用更高地嗓门回吼道:“那你不会好好说话啊???!!!”

这下,因为曦臣兔忽然到访又忽然离去而莫名心情不佳的江澄澄兔彻底抑郁了。

 

曦臣兔一路上都在思考怎么处理忘机兔偷东西这件事。它虽知对食物无欲无求的弟弟肯定是因为爱妻心切才做出这等傻事,但总要给忘机兔点教训让它下次不再做这么出格的事情才是。不然今天因为羡羡兔嘴馋忘机兔就去偷果子,明天羡羡兔寂寞忘机兔岂不是都能去偷孩子了?

想着,曦臣兔没有回自己的山洞,而是先径直奔向忘机兔的洞,在洞口处停了下来,驻足整理了一下情绪,尽量保持着微笑,装作没事一般地探进洞去。

“忘……”这一声还没唤出口,曦臣兔就被洞里捂着脸打滚的忘机兔和绕着忘机兔上蹿下跳的羡羡兔吓了一跳。

“……”

最终曦臣兔也没顾得上教训弟弟弟媳,急匆匆地把弟弟叼到溪里洗脸去了。临出洞时,曦臣兔瞥了一眼那个咬了一口的洋葱,好笑又无奈地叹了口气。

也罢,洋葱已经让它们长了教训了。

————————————————————————————

为啥是曦臣兔叼?因为羡羡叼不动啊

再说忘机兔是被曦臣兔从小叼到大的,自家亲哥哥叼,不丢兔,嗯。大概。


评论(67)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