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雅正的姑苏蓝兔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莲花村儿爱情故事16

16

羡娃子一惊,这才发现屋里居然有人。待再定睛一瞧,不禁咧开嘴角笑了,“哎呦,那书上有句话咋说的,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晓星尘刚才正背着门擦窗户,听到有人鬼鬼祟祟摸进来以为是偷东西的,回头发现是羡娃子,颇有些纳闷,“小魏?怎么……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是小蓝带你来的吗?”

“哪啊,他搁家做饭呢。”羡娃子被抓了包,索性大大方方开口问道:“晓大夫,这有没有多余的粉笔能给俺啊?”

晓星尘微微一愣,“粉笔?”他指向教室前的白板道:“这里早就不用粉笔啦,现在用的是这种黑色的记号笔。”

羡娃子这才注意到这个教室的“黑板”和他念的小学里的不一样。他走到讲台前拿起黑板槽里一支两指粗的记号水笔,拔掉笔帽在白板上划拉几下,啧啧称奇,“还真的没有粉。不愧是中学,连上课用的物件儿都不一样。”

晓星尘笑道:“也不是。只是子……这里的老师,他个人,嗯……不太喜欢用粉笔。其它乡村的中学,据我所知,还是用粉笔的居多。说起来,小魏你要粉笔做什么?”

羡娃子正兴致勃勃在白板上乱涂乱画呢,听晓星尘这么一问才回过神,心想这下没法给蓝湛画画儿了,这里的这什么……记号笔,看着比粉笔高级多了,肯定老贵了,自己也不好开口问晓星尘要,再说带回去也不好搁地上画啊。但是他有点不甘心白跑一趟,想着至少瞅瞅这里有啥平常见不到的新鲜玩意儿回去跟蓝湛说。一双眼睛在教室里里外外逡巡,忽然看到教室后门处立着个长条形的东西。

“那是个啥啊,大夫?”羡娃子指着教室后门问。

晓星尘循着他的目光望过去,随即莞尔一笑,“哦,那个啊,是前两天另一个老师从城里带来的,似乎是他个人的兴趣,说是课下可以给孩子们补补音乐课,提升一下艺术鉴赏能力,也是挺好的。”

两人说着就走近后门处那张琴。

羡娃子小学时就学过语文和算术,跟着一群小崽子在溪水里帮老师捉鱼丁权当做体育课,画画那全是个人天赋,至于音乐课,他是听都没听说过。

“啧啧,城里人真会玩儿哈,还教孩子弹琴。”羡娃子伸手抚摸琴表面光滑的木刻,忽然冒出一个念头:蓝湛要不是被看苹果地耽误了,指不定也能成一把弹琴的好手。

倒也不是说羡娃子觉得湛娃子有音乐细胞,他单纯就是觉得湛娃子长得秀气,整这个秀气的东西,应该格外秀气——至少也比挥锄头合适。

晓星尘看羡娃子抚着琴陷入沉思,以为他有兴趣,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小魏,这个……温老师嘱咐过,说这琴来时搁牛车上颠了一路,弦子都给颠得没法用了。你要是想弹,等过几天他们回来调好了再来玩吧?”

羡娃子点点头,“好哇大夫,过几天俺带蓝湛来学学这城里的东西。”他忽然想到什么,抬起头看向晓星尘,“……过几天?这么快就要开学了吗?”

“是啊。”晓星尘点头,“这学期学生多了点儿,有些用品得置办好,课本儿也要先准备,所以子琛他们过几天就得回来。”

羡娃子想起之前晓星尘问湛娃子开学来不来上课的事,不知怎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不安稳感,不过待仔细思索,又想不出有哪里不对。

于是他只是喃喃道:“嗯,挺好,抓紧一切时间学文化,挺好的。”过了会儿又问,“大夫,你们这的老师是那种几个月换一批的大学生吗?”

“大部分是的。”晓星尘回答,“不过也有常驻的,我那个朋友就是留在这儿当老师的,有好几年了。”

羡娃子瞅着晓星尘眨巴眨巴眼睛。

晓星尘不解,“怎么了,小魏?”

“你们城里人都有这个爱好啊?”羡娃子撇撇嘴,“俺还以为你是个特别奇怪的城里人,才故意在这穷乡僻壤待着。你上次说的……什么,安心之所?难道这城里人都爱把乡下当安心之所啊?”

晓星尘闻言,垂下头无声地笑了,再抬起眼眸时却只是柔和地望着羡娃子,没有说话。

羡娃子也不追究,刚好这时有人在外边敲了敲教师门,“大夫,午饭烧好啦,快来吃咧!”

晓星尘应了一声,随即招呼羡娃子,“小魏,你也在这儿吃点吧?”

羡娃子一惊,“啊?都该吃午饭了吗?”他几步跨出教室,抬头一看,可不,大太阳明晃晃照头顶了。他两手一拍,道:“坏了坏了,俺把娃儿落山尖儿上头了。”说是这么说,脸上倒不见十分急切的神色。

“是思追他们吗?今天是你带他们出来玩儿吗?”晓星尘了然点头,“思追是个乖孩子,应当不会乱跑才是。不过你还是快去看看为好。”

羡娃子很以为是,跟晓星尘又说了两句就转身上山了。

评论(5)

热度(50)